文摘

半個瑞典人:幼稚園裏的大世界(文﹕周游) (11:12)

「我以前愛里安,現在不愛了。」

「那麼你現在愛誰呀?」我忍着不笑地問。

「我現在愛菲臘。」四歲小女兒笑意盈盈地答。

「愛一個人的時候會做什麼的?」

「會擁抱,會親吻,會一起玩耍。」

「你和菲臘一起玩什麼呀?」

「我們玩媽媽爸爸和孩子。」

其他文章:【學校休整日】星期日現場﹕休整日(文﹕李凱琳(中四生))

里安和菲臘都是小女兒的幼稚園同學仔,幼稚園就在我們家附近,兩層高老式大木屋一直空置着,四年前區政府大事修葺和裝修,在園裏建了沙池、木滑梯和鞦韆,在大草地上築起了一條蜿蜒的小木橋,一直通到盡處小樹叢。小丘上有大樹遮蔭,夏天時孩子坐在草地上吃茶點。鞦韆旁的小斜坡下面是大孩子們的秘密花園,那兒的大鐵絲網另一邊是貨車試驗廠房,空地上放置的大車輪和大鐵架,在孩子們眼中都好神奇。

小女兒說里安最喜歡玩恐龍,他是班上年紀最大的一個,今年足五歲。亦長得肥大肉厚,跟他爸爸一模樣。某天帶女兒上學,幾個同學仔正坐在大搖籃中齊齊盪鞦韆,里安遠遠一見到女兒就大呼其名,逗得我大笑,女兒說﹕「他常常這樣的。」

菲臘是獨子,性格較靜,一頭金髮大眼睛遺傳自波蘭籍的美麗媽媽。有時放學見到一輛速遞公司的重型大貨車停在門外,穿著制服來接孩子的一對年輕夫妻就是菲臘的父母。最近他媽媽用半流利的瑞典文問我﹕「你們通常什麼時候去泳池的?自從那次跟你們碰上,菲臘常常掛在口邊。」「Ella也是啊!」我答。

前幾天下午老師來電﹕「Ella今天給人欺負。」老師語氣有點凝重﹕「有個同學把她的褲子拉下來,她很不開心。我們已跟她和所有孩子談過,說清楚我們不可以這樣對待朋友仔的。Ella現在沒事了,繼續在玩耍,她可能今晚會提起或什麼的,所以我們想你們事先知道。」

「我唔受你玩」 測試小權力

一群四五歲小朋友一起玩,會有「我唔受你玩」之類的情况。孩子們在測試自己的權力,也在模仿大人要揸主意。上周見家長時我和老師談起,她們的做法是﹕嘗試把被冷落的那個孩子帶開,讓她/他跟另一個小朋友玩。這家幼稚園沒升班制,亦沒按年齡分班,一班十多個孩子由一至五歲不等,連老師都一直是那三位。這做法令孩子更有安全感,「大孩子」也有機會學習照顧「小孩子」。

女兒兩歲前開學,兩年來都跟同一群小孩子同班,一齊玩一齊食飯,老師學生之間感情十分融洽。這次拉褲子動作從未發生過,所以老師份外小心處理。接女兒回家途中我問﹕「今天好玩嗎?」她答﹕「我不記得了。」平日總會說「好好玩」的。傍晚我和她在浴缸裏玩水時再問﹕「今天在幼稚園是否有不開心的事?」她點頭。我們繼續一邊玩魚仔,她一邊告訴媽媽﹕「是里安拉我褲子,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那樣做,我不想啊,不可以這樣對朋友仔的啊,老師說,其他小朋友見到也一定要跟老師說。」

其他文章:【學校休整日】星期日現場﹕全港首個休整日 師生學習放空(文:黃熙麗)

「你有哭嗎?」她點頭﹕「里安也不開心。」想是老師一臉正經地跟大伙兒說話。

「現在好了嗎?」她點頭。

那就好了,於是我們繼續唱歌玩魚仔,當夜她也睡得很熟。

老師正經教訓 不開名追究

第二天大大陽光到訪,我寫短訊給老師﹕「Ella沒事,我們打算趁好天去圖書館玩玩,今天放假!」老師回訊﹕「真寫意,後天見。」

其實老師來電時沒有說明是哪個同學仔,我亦沒有問。女兒在圖書館抓起一本恐龍書,嚷着要借﹕「星期五玩具日我帶去幼稚園給里安看,他喜歡恐龍啊媽媽!」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多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jauyau@gmail.com

(原文載於2016年5月3日《明報》副刊親子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果欄:邊個港女?邊個女神?(文:阿果)

其他文章:IES學生以「港獨」為題,怎辦?(文:盧日高 @進步教師同盟)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親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