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個看《樹大招風》的理由:可以見到肥彭個女!!!(文:吳愛達) (18:01)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要睇《樹大招風》,因為可以見到肥彭個女、肥彭個女、肥彭個女!!!講三次不只是因為重要,更加要提醒大家,肥彭真係有三個女!

其他文章:果欄:邊個港女?邊個女神?(文:阿果)

當然,此文的標題和首段其實都是呃like,實情是懷緬末代港督彭定康治理下的香港,繁盛中仍不失人情味,那年頭的樓價對巿民來說雖是高得離譜,但地產霸權卻沒有回歸後那麼囂張拔扈,小店與名店共存,最少領匯(現已改名做領展)還沒有。回歸前的香港應了曹仁超所說的「發達容易搵食艱難」,但炒樓炒股可以大賺,炒栗子也不會餓死,而留下來的人,最少在恐懼阿爺(共產黨)來臨之時,仍可以懷有希望,以為這個都巿的璀璨穩定真的可以五十年不變。

回說《樹大招風》,電影的結尾是香港回歸,象徵英國管治權的肥彭一家告別香江,肥彭的女兒哭得楚楚可憐。回歸後此片段不時在不同媒介中重現,對不少港人來說愈加清晰,悲情的感覺也愈濃。當英國旗落下,五星旗與特區區旗徐徐升起,香港從此成為中國的一部份,輾轉間快將19年,在《十年》獲獎及港獨爭議的當下,作為熱愛這小島的地道香港人,今天再在大銀幕上看到香港回歸的這一幕,實在不勝唏噓。

身邊朋友對《樹大招風》是讚多於彈,個人亦給予正評,但同時明白為何有人不喜歡此片,因為預告片剪得那麼緊張刺激,如果懷着觀看槍林彈雨悍匪作案的心情進場,可能會有「中伏」之感。其實此片的刺激場面不多,故事來自一個江湖傳聞:三大賊王季正雄(即季炳雄)、卓子強(即張子強)與葉國歡(即葉繼歡)將攜手做大案,但到三人終於聯繫上的一刻,卻各自走向末路。江湖傳聞隨着香港回歸落幕,當看到肥彭女兒梨花帶雨的一幕,已到的離場時候,三個賊王「未竟大功」的遺憾由場內漫延至場外。

其他文章:IES學生以「港獨」為題,怎辦?(文:盧日高 @進步教師同盟)

比起緊張刺激的荷里活特技大片,個人覺得《樹大招風》有意思得多,雖說三個故事由不同導演拍攝,但最終能統一成監製杜琪峯的風格,看到杜Sir是片中的靈魂,加上各個演員表現出色,稱得上是一部上乘的港產片。

撇開銀幕外的形象,三位男主角實在演得很好,其中以任賢齊飾演的葉國歡最令人刮目相看,一名朋友看完電影後說:「好大鑊,居然連任賢齊都咁識做戲!」對比起過往作品,任賢齊在此片的表現可說是脫胎換骨,再不是傻痴痴的麼麼茶,而是帶有霸氣的大圈幫悍匪。當他「轉行」當走私電器商,需卑躬屈膝去討好內地官員,還要為小小的關員點煙。放下AK47後錢賺多了,但卻要跟又看不起的官員賠笑,當被說「別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你是誰呀?」,他憤怒得青筋暴現,最終還是得賄款照付。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匪幫的話事人,重出江湖就是要找回自己的尊嚴!

而囂張拔扈的卓子強也不易演,陳小春在戲中一直保持hyper的情緒,「放」得來也有「收」,不是一味的衝動,就角色而言演得很有說服力。陳小春的形象和外型令他有一定侷限性,這次他演活了無視一切追求挑戰的大賊,其造型的確有幾分張子強的神髓。

但全片最難演的角色應是季正雄。對比起張子強和葉繼歡,外界對季炳雄所知最少,塑造人物性格時難度最高,因此季正雄的角色起伏變化最低,內心戲多,如果沒花多點心思去看,此角色最易被忽略。戲中的季正雄個性陰森、猜疑、孤寂、凶殘,應是三大賊王中最冷酷,戲中的葉國歡和卓子強還有自己的班底,但季正雄一直只有自己,對跟隨他來港作案的小旗兵,從沒有交心一刻,稍有猜疑即面不改容地出手殺掉,冷酷得教人心寒。林家棟確是這個角色的最適合人選,戲中的他既然能凶殘如斯,最終卻因為對朋友一念之仁而被捕,是命運的作弄,抑或劇本去得不夠盡?

《樹大招風》選定的時代背景是回歸前,但現實中只有葉繼歡是在1996年中搶被捕,張子強與季炳雄則是回歸後分別在內地及香港被捕,而張子強於1998年12月在內地被搶決,到底三個大賊是否真的曾經碰頭?至今仍是江湖傳聞。有說電影未能拍下去,是因為編劇也想不出他們合作時,該作甚麼案件,順着電影的脈絡,以三人的性格,最大可能是翻面互轟收場,但如果有那個「萬一的偶然」,他們該做甚麼呢?電影留下的懸念,讓我想了好久,我覺得其中一個可行的計劃,是綁架肥彭個女,除了勒索金錢外,還可以提出取消香港回歸。面對人命、金錢和政治的角力,相信最終還是「國土完整」凌駕一切,賊王大概會被乘坐洗頭艇來港的解放軍剿滅,時代巨輪繼續前進,肥彭個女不是屬於香港。

回歸後強國壓倒一切,省港旗兵難再大勇,而互聯網及科技資訊發展一日千里,持槍悍匪也只會被時代淘汰,剩下來的是網絡罪犯或恐怖分子,而賊王若能活到回歸後,也改寫不了遺憾的結局。

(封面圖片摘自網上截圖。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不正常麗莎》:木偶人間 (文:楊阿倫)

其他文章:令我失望的《100毛》 (文:珊揚)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樹大招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