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英超爭四】一男子話事Vs歐陸式架構 紅藍爭歐聯撐有商有量(文:蘇柏高) (11:01)

當編者按成為慣性,柏高決定反其道而派膠,將在文末加插作者按,向一切機構內的類獨裁主義曲線表達反對——套用於正競逐英超第3的兩家球會,今晚迎戰諾域治的阿仙奴由始至終是雲格一男子話晒事,明天出征修咸頓的曼城卻引入歐陸式架構有商有量,因此,若問哪隊較值得直入來季歐聯分組賽,柏高瞓身支持藍月亮。

其他文章:【神奇之旅】李斯特城,願你們笑到最後(文:撒拉夫)

曼城及阿仙奴直入歐聯是否mutually exclusive?當然不是,只要藍月今屆稱霸歐洲,把英超季軍讓給兵工廠便成,機會如何不由柏高決定。第3名又有否其他選項?看來也不大可能,熱刺很難餘下3輪輸2場,曼聯就叻極上第4。然後返回主題的月兵之爭,雖然雲格以喜用小將見稱,柏歷堅尼則着重經驗,但這一刻卻以藍月給予柏高「新」的感覺較強烈。

其實柏高之前講過,藍月班主成立城市足球集團,在足球界乃創新之舉。縱使暫未見明顯效果,長遠卻是各種人才和資訊交流的絕佳平台,切合全球一體化、管理智能化等現代理念。相比之下,曼城設立足球總監等職位,以委員會形式統籌各級球隊的運作,包括處理一隊球員買賣、青訓系統等事務,乃純粹跟隨歐洲主流而已,單計在英超亦非先行者或稀有物種,只是因藍月有集團平台支持,可望相輔相成而擴大效能。

委員會形式統籌 與集團平台相輔相成

歐陸式管理的最大好處為球隊風格及發展方針由委員會擬定,主教練雖有份參與決策,惟更大程度屬執行者,因此主帥更替理論上不會對球隊產生極大影響,隨便找來例子就有拜仁慕尼黑與多蒙特。假如你問,拜仁不是隨同哥迪奧拿上任而改用控球嗎?某程度上是這樣,但更重大改變在哥帥自己,於巴塞隆拿不設傳統翼鋒,在拜仁卻承接軒加斯,進攻重點放在洛賓列貝利的兩翼快速突破,今季再羅致京士利高文與杜格拉斯哥斯達。

其他文章:《不正常麗莎》:木偶人間 (文:楊阿倫)

此所以,期待來季哥帥入主藍月立即大換血的球迷,願望或許要落空了。事實上,柏歷堅尼(或曰藍月委員會)已留給哥帥不少有用遺產。例如奇雲迪布尼與史達寧,二人的速度和位置可塑性,俱為哥帥典型愛用之兵;直接跟柏歷堅尼有關的,則有解除費蘭甸奴進攻封印、發掘阿古路第2前鋒能力、提拔伊恩拿祖之類等等,話多唔多,話少都唔少㗎。

柏帥留遺產 哥帥勢不大換血

柏歷堅尼抱怨會方早在2月1日公布來季哥帥加盟的消息,是藍月如今淪落至無望爭標改爭前4的主因,此說法合情,卻未必合理,皆因根據案例,提前落實換帥跟成績起跌沒有明確關係,何况藍月滑落是2月前便發生,反而其後捧聯賽盃並殺進歐聯4強。智利工程師要怪只好怪自己似乎失去了激勵隊員深層爆發的魅力,今屆遇強戰績為前列分子中最差,而這股暮氣多少又像是目前的雲格和阿仙奴。

在愈趨歐化的英超,阿仙奴乃難得依舊維持傳統領隊制式的班霸,惟此亦大抵是他們不斷墮進無冠循環的致命傷。雲格死慳死抵捱過興建球場的艱難日子,諷刺地慳家養成習慣。堅拒斥巨資增兵可以有2種理解方式,一是對現有人腳具備無比信心,但更通常的解讀為欠缺大志,於是每遇逆境,球員很容易給予自己藉口,失去反底動力。到了這個時候,教授交出阿仙奴帥印,固屬解決方法之一,惟也要冒着如曼聯失去費格遜的大倒退風險。與其等待兵工廠走出兩難困境,不如買重藍月打歐聯,而且沒理由要哥迪奧拿領軍踢歐霸那麼浪費吧!

(柏高按:本文內容,不是5%或8%,是0-100%基於編輯施壓,強力改變立場所撰。至於幾成真幾成假,請看官自行判斷。)

(原文載於2016年4月30日《明報》體育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炒姜不明白 耳鑑不足信(文:梁享南《明報》前員工)

其他文章:令我失望的《100毛》 (文:珊揚)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