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請加東版明報向作者道歉(文:陳惜姿) (10:06)

這篇稿,加東版的讀者應該看不到了,但管理層可以。

十年前劉進圖邀請我替明報專欄寫稿,我抱着姑且一試心態,一寫十年。與我在其他專欄的稿費相比,明報稿費低很多,而且十年來從沒加過。我為明報寫稿,一來珍惜這個平台,二來珍惜一班高質素的讀者。稿費多少,就沒有跟明報計較。

其他文章:【機場三跑】給2036年香港人的信:對不起!(文:林超英)

十年前答應替明報寫稿,是跟香港明報的協議。劉進圖當時沒向我提及,稿件要發到加拿大刊登。十年來明報加東、加西版刊登我的文章,我沒有分毫收入。不過,既然那同是明報集團,也就罷了,我也沒跟任何人計較。

4月24日,我在明報開天窗,抗議總編輯解僱姜國元。這個窗,在香港明報刊登時被加上「編者按」;在加東版,我專欄位置被放了豐子愷的畫,下面有豐子愷的語錄,而語錄下有個名字叫「塵識之」。

作者開天窗,是作者的自由,明報管理層嚥不下這口氣,可以不刊登,甚至撤換作者,終止合作關係,沒所謂。但明報加東版負責人以畫封窗,埋沒異見,還以作者名字的諧音來侮辱作者,手法低下,難以接受。

加東版十年來刊登本人文章,分文不付,還要以本人名字開玩笑,報格盡失,水平之低,令人驚訝。在此嚴正要求加東版負責人向本人道歉。

名字被加東版編輯改過的作者還有吳志森(吾子心)、余若薇(愚若薇)、陶囍(編輯可能看錯是陶喆,所以改為「徒桔」)、李柱銘(洋名馬丁,被改為「免天」,不倫不類)。本版稱為「時代版」,這確是明報的一個「時代」,我從沒見過如此淪落的明報,先立此存照。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430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明明白白報格淪喪(文:尹兆堅)

其他文章:炒姜不明白 耳鑑不足信(文:梁享南《明報》前員工)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