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令我失望的《100毛》 (文:珊揚) (19:26)

早幾年《100毛》橫空降世,到之後有毛記電視,再做勁曲金曲及台慶,風頭一時無兩。《100毛》雖然說不上領導了香港的網絡潮流(筆者覺得網絡潮流九成在高登做起先),但亦創造了不少潮語,例如真XX及多謝XX,把惡搞放上大台,《100毛》的影響力筆者相信都超出大家的預期。《100毛》除了惡搞時事新聞,亦有拍廣告,手法比固有的突出,令看廣告不再是令人厭惡的事,可以是令人回味一看再看。

其他文章:【傳媒之道】求真的ABC(文:張健波)

《100毛》及毛記電視的出現曾經令筆者充滿希望,覺得香港有一個新媒體出現,以年輕一代的手法去傳播訊息,即使不能衝擊傳統媒體都為新一代殺出了一條血路。筆者曾經以為100毛及毛記做起左之後會為社會做更多的事,豈料只是筆者自己的一廂情願。

黎明演唱會因場地不符合消防規格而未能舉行需要取消,這個消息於大約下午五時左右傳出,《100毛》的專頁在晚上六時半左右就發佈這一張圖片(圖一)。

圖片字數不多,簡單而言就是想把演唱會取消的責任完完全全推到食環及政府身上。舉辦一場演唱會所需的人力物力很多,要申請和處理的東西亦很多。一場演唱會要取消,原因可以很複雜。如果要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少不了查證核實大量的資料和找負責部門回應事件等等。為何《100毛》可以有如此高的效率,在一個多小時內完成查證的工作,把責任推到政府身上?答案筆者不知道,亦只能把問題拋出來。

老實說,《100毛》和毛記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筆者真的看不透。是新聞傳媒?是一條影片頻道?不過無論是前者或是後者,筆者認為既然100毛說的每一句話及發出的每一個帖子都將影響數十萬人(《100毛》的facebook專頁有約85萬like),請負責任一點。

筆者也十分討厭今日的香港政府,但當香港已經充滿大話及荒謬,為何還要製造謠言?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明報人(文:陳星)

他文章:【傳媒與社會】記者的共業(文﹕譚蕙芸)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