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港獨爭拗】自決與港獨(文:瑋康) (11:08)

最近港獨言論引起政府、建制人士非常大迴響。他們除了聲稱港獨思想無市場外,也多次強調違反《基本法》,政府也可能因而控告散播港獨言論的組織。港獨思想引起北京這麼大反應,當然是因為地方獨立違反中共大一統主張有關。環顧中國四周,除了藏獨、疆獨、台獨外,現在多了港獨,也令北京非常頭痛,因為香港可以說是中共眾多高官的「豬仔錢罌」,他們自然要確保所有制度在控制之內,所以一定要壓制港獨思潮。但如果出動武力鎮壓港獨人士,如鎮壓疆獨、藏獨一樣,只會使投資者信心大失,「豬仔錢罌」因而砸爛,絕非中共所願。所以投鼠忌器,如何處理港獨而保「豬仔錢罌」不失,肯定成為未來中共對港政策的首要項目。再者,中共也不能再向台灣推銷失敗的一國兩制,於是又要想一套辦法來處理台獨問題。

其他文章:【港獨爭拗】無法禁「獨」(文:曾偉強)

其他文章:失去的自決權(文:王慧麟)

平情而論,香港能成為獨立國家的客觀條件確實並不多,現階段大多市民也不會贊成,因為畢竟壯年、老年一輩香港人的中國情懷特別深厚。但10年、20年以後呢?難保在2047年以前,民心思變,港獨也會成為主流。至於何以會有港獨思想,我們又不得不追溯回歸後的香港管治問題,當中又可以分成觀念、制度、生活方式3個層面考察。

回歸後3個層面的管治問題

我們先由生活方式說起。過去10多年,人民幣升值而港幣貶值,國內自由行旅客數目激增數百萬人。雖然香港市道暢旺,但城市交通、街道設計,根本不能應付突如其來的巨大需求,因而為市民帶來極大不便。基於自由行購物需求,香港大街小巷都是金器舖、藥店、化妝品店,除了帶來水貨客問題,原有的食肆或其他類型店舖也急速消失。當然,政府可以說一切都是市場決定,但這樣供需求改變市民原有合理的生活方式,卻大有問題。但由於香港政府拒絕管制、疏於執法,最後變成大部分香港市民要遷就各種不合理的改變。

正如上述所說,中共為了保護其利益,一定要操控政治制度,確保其預期結果。於是所謂改革香港政制,只是小修小補立法會的功能組別、特首選舉制度,不可能引入更多民主成分。直到2014年的公民抗命運動,爭取中共履行普選承諾的香港人與北京攤牌,結果看到北京就是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擺明不會遵守普選承諾。而香港這種半獨裁式的政治制度的運作結果,就更難以令人接受。縱使政制不民主,政府理應尚有能力探知民情,疏導民怨,改善民生;但北京幫香港人選的特首以至一眾官員,完全不知民生疾苦,幾乎所有重要政策、基建不是與民為敵,就是浪費公帑,更遑論整個制度維護既得利益集團。

至於觀念層面的問題,香港人更吃不消。一個人有自由去愛國,但不是義務。感情之事怎可能迫出來?縱使要香港人愛國,起碼都有值得愛的理由。單就懷疑公安跨境執法的李波事件,最基本的人權、法治都欠奉;再來有毒食品、東江水污染等問題,內地有人擺出皇恩浩蕩的樣貌告訴香港人:少少毒菜毒水比內地供菜供水已很好。潛台詞就是要香港人向中央感恩,但背後食品食水交易完全不提。難道香港人真金白銀買毒菜毒水,都不准投訴?投訴得多了,中共的香港代言人就斥責香港人離心離德,不了解國情。真的了解國情之人,早已被揭露國家機密被抓。請問叫人怎敢愛國?

港獨思潮是社會整合崩潰結果

簡單來說,中共維護專權的前現代思想與香港現代文明的觀念、制度、生活方式發生不同程度的衝突,加上要體現主權、凡事非管不可的想法,使香港問題更加複雜,出現社會整合崩潰。大部分香港人已對現時一國兩制失去信心,產生所謂的信心危機。既然一國兩制不能再信,尋找新制度處理也是自然不過之事。重訂一國兩制是一條出路,但港獨也可以是另一條出路。所以出現港獨思潮,正是香港政府管治失敗、香港社會整合崩潰的結果。換言之,香港政府以至北京都是港獨催生者。

1984年香港前途談判,香港人被中英排諸門外無法參與,由此被安排接受所謂回歸。離2047年尚有30年,香港人要選擇怎樣的政治制度、生活形式,將是未來最重要關鍵。現在大部分年輕的香港人,幾乎都已自覺到政治問題的重要意義。未來10年香港人必定要求自決前途,不可能再接受一個不熟悉香港民情的中央政府,不准市民自己選舉,而強行安排地方政府官員管理,但種種管治惡果卻要香港人承受。港獨只是其中一項選擇,未來10年香港人是否接受這選項,就要看中共如何處理香港的管治。

作者是旅德學者

(原文載於201642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六七暴動(文:陳文敏)

其他文章:解讀港人「人心背離」之謎(文:趙永佳)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