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慷慨赴死易 好好活着難(文:陳景輝) (10:49)

安裕事件尚未平息,接着又來封窗事件。《明報》漸漸質變。我原本天真地以為,開天窗是專欄作者的言論自由,而且有例可循,但要不是明報員工堅持和撐着,恐怕這個自由傳統,可能早已消失於企圖封窗的總編手中。

其他文章:安裕為何會被炒?(文:李慧玲)

如果說在鍾先生上任前,人們對於這位馬來西亞總編的諸多猜忌,不免有點空穴來風;那末,從上任到當下,從他換六四頭條至今,現在我們已經可以清楚辨認出,他的確是在侵蝕明報的編輯自主傳統。因此,拔除安裕成了必要之舉,原因無他,恰恰是因為安裕乃明報的靈魂人物,他代表了明報過去的編輯自主傳統(如開天窗的表達權利)。因而弔詭地,外界反對解僱安裕的理由,可能恰恰成了他的死罪。

這是場重要的守衛戰,因它關乎明報的靈魂。即使成功的機會今天看起來是多麼渺茫,但正如香港煙火處處的其他陣地及角落,在這一塊塊碎片一樣的局面宇宙和戰場中,這些善良人們的柔韌、堅持和對抗,仍然是我城盼望的持續來源。在此要特別感謝守護自由的明報員工。

網上一些人質問,為何不乾脆集體辭職?!正所謂: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然而我卻認為當下形勢實不該輕言「玉碎」。事實上,以當下當權者的霸道和厚顏(像在講不通的時候就喊句「I am your boss」),慷慨赴死並不難,因每個人只要稍為堅持一下靈魂,像安裕,很容易就會招來惡運。

所以,在小丑當道的季節,那種敢於玉碎的精神固然可敬,但並不夠,在不迴避矛盾之餘,我們還要在每個角落追求美好,畢竟,守住每個陣地,就是在守護自由民主的條件。將來即使真有機會變天,民主也不會外強中乾。

這令我想起意大利新寫實主義的經典電影〈羅馬,不設防城市〉。影片講述在納粹統治下意大利的地下反抗運動。那時候的意大利人,面對納粹的高壓統治,根本看不見將來。主角之一的天主教神父唐彼德羅,平日愛人如己照顧他人之餘,也不惜冒險以自己的身分作掩護,去協助地下左翼和德國逃兵。故事來到結尾,他因被納粹發現而拉去槍斃。死前,他倒沒有甚麼豪言壯語,卻說了一句令人難以忘卻的話:「噢,好好地死去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好好地活着!」

跟寧為玉碎不同,在不避艱難及矛盾之下「好好地活着」,所看見的不止是毀滅的力量,在那裏,尚有盼望和創造。面對日漸灰暗、逐漸崩解的香港,明報員工每天守護陣地的堅持和戰鬥,使我想起這齣電影。噢,好好地死去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好好地活着!明報員工加油!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428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洩密懶人包】離岸大解構 (文:尼斯與湖@法政匯思)

其他文章:無裕不安(文:梁美儀)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