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給《明報》總編輯的信(文:陳景祥) (10:00)

跟鍾天祥先生不熟,只見過幾面,僅限於社交場合上聊幾句。跟姜國元先生也只是點頭之交,而且認識時他仍在《大公報》,之後他轉了幾個地方,也就一直沒跟他碰過頭了。

其他文章:【傳媒之道】求真的ABC(文:張健波)

看了《明報》最近的炒人風波,於我心有戚戚然。我是過來人,做了近30年報紙,離開「舊舖」時也有一段不愉快經歷,所以想跟總編輯說兩句心底話,希望不會冒犯。

天祥先生:

最近您決定炒掉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引起了一場風波;員工抗議,作者開天窗,衝着您而來的評論鋪天蓋地。當總編輯的,當然有權炒人,但「權」是否用得恰當,是這次風波的一個關鍵。您說現在經營困難,要裁員節流,削減8%開支,因此不得已要裁員。

削8%開支的目標不算高,早前星島集團以集體減薪方式,削20%的薪酬開支,力度更猛,近期有些報紙和雜誌更乾脆結業,可見報業不景氣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如果您要削8%開支,有沒有考慮過集體減薪、共渡時艱?以《明報》員工的團結,如果能曉之以理,應該有機會得到員工支持。就算逼不得已要裁員,但裁誰?裁多少?應該可以跟員工一起商量。

搞報紙的人都知道,辦公室、印刷機等硬件都是次要,只有人才最重要,想搞好編採質素、保持競爭力,斷無理由要炒掉一個有經驗有能力的執總。動手裁員肯定不受歡迎,因為沒有人認為自己是應該被裁的一員,當家的在這個困難時刻,更應該開誠布公,與員工面對面談,坦誠交換意見,肯定比現在互相對立各不相讓要好。

您從大馬過來,應該不太熟悉香港的政治環境。相信您上任以來,一定有不少人循不同渠道「提點」您有哪些政治禁區,報紙的報道要怎樣「平衡」;自然也有聲音對某些報道或專欄「看不過眼」,要求您「為香港好,要做啲嘢」!對做新聞的人來說,這些其實都是噪音,目的是想您的報紙「變調」、收聲,但這樣做受益的只是提出「忠告」的人而不是報紙,《明報》的公信力和它是否受讀者支持,也不是這些人關心的;然而,公信力和讀者支持,應該是您千方百計要保住的核心價值。當香港「輿論一律」時,提「忠告」的人會很開心,《明報》卻肯定會死掉,這應該不會是您想見到的結果吧!

其他文章:明報人(文:陳星)

我一直是《明報》的讀者,到現在還每天從便利店買一份回家。《明報》的兩位前老總張健波兄和劉進圖兄都曾經是我舊同事,對他們的才能和識見我深深折服;現在躁動不安的年輕記者,都是對新聞自由有所堅持的後起之秀,他們其實是《明報》最寶貴的資產。我至今仍然相信,《明報》是認真辦報、認真做新聞的媒體,所以我現在仍然每天買一份,每天都認真地看。

我覺得,已退下來的張健波兄如果當中間人,安排您和記者編輯坐下來對談,找出一個解決當前困局的方案,也許是一條出路。這是我一廂情願的意見,沒有跟健波兄說過;也許,您會有更好的想法,但現在的對峙不應再拖下去,否則報紙會元氣大傷。

面對當前的政治氣候,大股東或許可以考慮成立一個信託, 把報紙交由信託管理,在大股東和政治之間築起一道防火牆。今時今日,把報紙交給信托管理比賣盤好,因為堅信新聞自由的投資者所剩無幾,很多人都不願見《明報》變成一份喉舌報。

我只希望,明天、明年,或更長的時間,仍然可以看到一份高質素的《明報》。

祝編安

陳景祥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7日《明報》經濟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月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其他文章:安裕周記:安裕這個人(文:田心)

其他文章:香港黑霧‧安裕周記(文:紙石頭)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