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電影政治】十年後再看《黑社會》(文:何德漢) (21:24)

早前杜汶澤的《選老頂》備受關注,大概是該片以黑社會故事帶出近年香港政治環境的改變。然而早在十年前,杜琪峰的《黑社會》系列已呈現出更深刻、更人性的香港社會處境論述。

其他文章:《選老頂》:若然十年太遠,那就回應當下(文:程思傳)

《黑社會》系列共有兩集,2005年推出《黑社會》、至2006年再有《黑社會2之以和為貴》。兩集《黑社會》的內容均是社團內部的權力鬥爭──和聯勝內各方人馬爭奪龍頭之位。有趣的是電影以“Election”為英文片名,究竟當中的「選舉」跟政治有沒有關係?

《黑社會》──利益壓倒一切

第一集的對決是處事沉實的阿樂(任達華飾)和作風狠辣的大D(梁家輝飾)。跟香港的特首競選一樣:沒有一人一票選舉,只由社團的叔父輩有權投票決定。其中鄧伯(王天林飾)的角色更似是帶有前中共領導人的形象,對社團話事人的決定有關鍵性影響。

結果和聯勝的叔父決定阿樂任話事人,大D不服發動反擊,甚至試圖另起字頭,期間雙方各出奇謀爭奪象徵社團權力的龍頭棍。最後阿樂跟大D和談,提議有錢齊齊搵,槍口一致對外。本來一觸即發的火併,最終也在利益掛帥的黑社會秩序中化解。

然而當大家以為阿樂和大D可以一起相安無事,大D卻要求分享權力──阿樂感到被挑戰他的權力和利益。結果向來被視為重義氣、大局為重的他打破了外在環境的和諧,展露了人類最原始的本性,就地解決大D和他的妻子。

黑社會社團的變遷

受到中國傳統宗教的薰陶,香港的黑社會社團多以關公為供奉對象,並一直標榜社團成員的「忠義」。事實上三百年前的黑社會社團曾經是革命的烈士,當中一些社團入會誓章更反映出昔日他們要求成員著重兄弟情義的操守:

「兄弟托寄銀錢及什物,必要盡心交妥,帶到支還,如有私騙者,死在萬刀之下。」

「私劫兄弟財物,或暗幫外人,搶奪兄弟財物者,五雷誅滅。」

「不得強買兄弟貨物,以及騙買爭賣,亦不得強為,如有恃強欺弱者,死在萬刀之下。」

「所借兄弟錢財物件,有借有還,如有欺心不還,不念情義者,五雷誅滅。」

「或有搶劫取錯兄弟財物者,即送回兄弟,如有欺心不送回者,死在萬刀之下。」

然而時移世易,今天的黑社會社團為了生活,過去強調的忠義已被搵錢至上的價值觀取代。正如阿樂向Jimmy仔(古天樂飾)說的一番話:「沒有誰跟誰過不去,時代不同了,甚麼也是生意。」今天的黑社會社團早已染指不同行業的經濟利益,社團成員之間隨時因為利益,敵人可以成為合作的伙伴,兄弟也可以反目變作敵人。電影中加入了阿樂跟大D和談後,他們和其餘七個堂口領導人結拜為兄弟的黑社會儀式,似是刻意諷刺表面上忠義同心,實際上只有利字當頭的價值。

金錢、人性、暴力、權力慾

這一集的《黑社會》呈現了人性、權力、利益、暴力之間的微妙關係。杜琪峰透過黑社會故事的論述,帶出今天香港社會利益掛帥的現況。電影中和聯勝話事人的選舉已有百多年歷史,這個只有叔父有權投票的「小圈子的選舉」,到底只是被金錢收買的賄選。現實上的政治選舉也是一樣,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和部份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選舉都是「小圈子的選舉」而已,由此產生出來的特權階級,只會按照中共高層的主觀意願作決定,並且背後隨時涉及更複雜的政治利益和瓜葛、以及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

過去社團中人仍會心存義氣,但在今天只講利益關係的世界,忠義已被扭曲為行使暴力的理據。到底「愛兄弟還是愛黃金」已有不一樣的答案。阿樂大開殺戒的一幕,就連水塘的野生猴群也被嚇怕,正好突顯出人性可以比動物的原始獸性更可怕。這種存在於維持黑社會秩序的暴力,其實也是我們社會秩序的縮影:當任何掌權者要維護既有的權力和利益,也會以同樣的暴力對付他們心中的敵人。

其他文章:《樹大招風》:香港的憂鬱 (文:楊阿倫)

《黑社會2》──中共的介入

到了《黑社會2之以和為貴》,杜琪峰除了強調黑社會社團只為求財的本質,卻將當下香港受到中國因素影響的處境展現出來。兩年後和聯勝再次選舉話事人,今次輪到阿樂和Jimmy仔競逐。起初Jimmy仔表明不會參選,他和鄧伯說「加入黑社會只為保護自己,賺錢才是最主要目的。」

正當Jimmy仔意欲到內地大展拳腳,甚至成功伙拍本地富豪一同進軍內地,他的計劃卻被內地的保安廳副廳長拒絕,原因是他並非社團的話事人。結果Jimmy仔為了發展內地的生意,最後也出爾反爾爭做話事人:四出爭取叔父的支持,同時找來阿武(鄭浩南飾)助他解決各種問題。

另一方面阿樂卻又戀棧權力,意圖保住已有的一切。 權迷心竅的他拉攏東莞仔(林家棟飾)和飛機(張家輝飾)對付Jimmy仔,捉了他的生意伙伴。同樣Jimmy仔為了上位也變得心狠手辣,甚至不惜碎屍餵狗,收買阿樂的手下將他擊斃,最後Jimmy仔成功當上和聯勝的話事人。

不信選舉的中共政權

做了話事人的Jimmy仔成功進軍內地,以為只做兩年便可以退隱江湖。這時副廳長將遺失了的龍頭棍交給他,並要他一直當和聯勝的話事人:「我希望你永遠保管這支龍頭棍,因為我們不相信選舉,我怕你們將來又選出阿樂這些作奸犯科的人……。我覺得社團由你管治,香港治安會好一些,會更安定繁榮。」原來一切已在中共的掌握之中。

十年前當我初看Jimmy仔和副廳長在山上會面這一幕,那時只會想到老生常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然而生處於十年後的香港,赫然對於「一切皆在中共操控下」有了不一樣的體會。或者不少香港人也像Jimmy仔一樣,不想涉及政治的旋渦中,甚至老早明白政治的可怕。然而因為眼前的利益,我們推翻了過去(不參選)的承諾,甚至不惜犧牲一切:包括自己的親信、不自覺地以極暴力的方式達到目的,最後賠上了自己和下一代的未來。電影的結局也有點似《十年》中的《浮瓜》那樣:起初以為可以借勢上位搵錢,誰知卻付上了自己生命中最沉重的代價。

主權移交後中共以龐大的經濟誘因企圖統戰香港人回歸祖國,一向務實的香港人亦接受中共管治香港的現實。然而九七後中港經濟發展的逆轉,我們似是為了生活而必須向中共卑躬屈膝才可以掙一口飯吃。間接地強化中共專權操控香港的正當性,不少內地人更是恩主上身:「要是沒有我們的關照和幫忙,你們香港人連吃粥水也沒有得食。無論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民生各方面,內地人更多無理的苛索和要求我們也要逢迎配合,但我們的一切核心價值和良好制度卻一步步被踐踏和蠶食。」

電影中的Jimmy仔曾向有份投票的叔父說過:「我知道你們有人不服我,你們兩年後可以自己再選過。」本來一人一票普選的可貴在於我們將來可以有改變選擇的機會,但如今不信民主選舉的中共卻要Jimmy仔一直坐著龍頭的位置,完全將百多年的選舉制度廢掉,情況就像中共當日在8.31人大議決的決定一樣:最終特首人選只由中共高層拍板決定,改寫了當日在《基本法》中承諾的「真‧普選」,香港人連可以選擇的機會也沒有。

多年前有中共高員曾經說過「黑社會也有愛國的」,結果在主權移交的前夕成功地將香港不少社團成功收編。電影中的龍頭棍輾轉落入中共的手中,正好說明社團(香港人)已再沒有任何的話事權,也帶出了未來香港已無法擺脫被中共操控的悲觀宿命。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樹大招風》新導演交出佳作(文:家明)

《樹大招風》﹕大限前的無意識主體化(文:朗天)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