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回黃均瑜:一日最衰都仲係佔中?(文:羅冠聰) (11:21)

「反佔中大聯盟」成員黃均瑜日前撰文(〈歪理連連 遺害學子〉,刊4月22日《明報》),指「自佔中以來便一直宣揚的幾個觀點,感覺對青少年學生遺害甚大」,惟說法似是而非,且有嚴人寬己的雙重標準,特此撰文回應。

相關文章:歪理連連 遺害學子 反駁慫恿未成年學生參與政治運動的幾個常見觀點(文:黃均瑜)

社運是成熟社會必擁抱的進步過程

黃說「『獨立思考能力』也並非正確決定的必然保證」,因此,「慫恿未成年學生參與各種社會運動,是缺德的」。先不說兩者完全無邏輯上的必然因果關係,學生小至參與「清潔香港」都是參與社會運動的一種,何來缺德?社會運動,是任何文明成熟社會必然擁抱的進步過程。若黃先生對公民教育、社會運動及至獨立思考有一套「政治正確」的想法,大可直接說明之,而非在缺乏事實基礎的前題下,硬塞「佔中以來」以圖自圓其說。

其歪論之二指「選擇性地尊重一些人,不尊重甚或侮辱另一些人,那是政治,不是教育」。事實是2014年罷課及佔領時,黃均瑜在「大聯盟」設立熱線,鼓勵別人公審參與者,是否「合乎道德」?此事「選擇性地不尊重甚或侮辱另一些人」,正正是黃先生所說的「政治」,出自「資深教育工作者」之口的那些成年人不當之舉,竟由他本人操作,真是不可思議。這不是虛偽是甚麼?

最後一說,更加是指桑罵愧。黃說「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每天都會聽到學生和家長用同一個方式為自己或者子女的錯誤行為開脫。這叫做諉過他人,或者在心理學上的歸因於外」,且看梁特首最近的卸責偉論:機場「濫權」是因為職員犯錯、特首辦有權不知會他便發聲明……若黃均瑜劍指梁振英,直斥其諉過於人的行為,實在勇氣可嘉,可惜其東拉西扯卻是指摘學生「不懂反省」,對居高位而不仁如梁振英,日復日播其惡於眾之事片語不提。

曾出任食物及衞生局政治助理的陳智遠在其個人面書寫了有一代香港人的7種虛偽,第6點說「口說希望社會多元,希望年青人嘗試走不同的路,但什麼『傑青』、『明日領袖』,仍是以搵到幾多錢、家底有幾厚、識得幾多人為潛準則,與他們創造了多少社會價值完全無關」。在黃均瑜身上顯露無遺。身為一個學生、一個社運參與者、今後組黨參政,黃先生開口埋口提及的「佔中以來」,我看到的是我這一代,甚至上幾代的人,從社會運動中受到更多啟蒙,正欲自強求變。而仍在歪理連連的、莫名奇妙抹黑下一代的,是仍在裝睡、深怕既得利益受損的「大人」。

作者是香港眾志主席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7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世界閱讀日】World Book & Copyright Day:閱讀就是告別無知,求個明白(文:李薇婷)

其他文章:謀殺大嶼山 (文:曾偉強)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