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炒安裕的邏輯(文:吳志森) (11:06)

「欲悲聞鬼叫 我哭豺狼笑」,不但是安裕常引述的1976年天安門詩抄,也是我心情的寫照。

其他文章:無裕不安(文:梁美儀)

中學時代開始讀明報,超過四十年報齡,同代同齡的長情讀者,為數不少。這批人,是明報能維持到今天的中流砥柱。

像我這樣為明報憂為明報哭的讀者,還有很多很多。他們當中,在極氣憤的情况下,忍痛放棄了明報。

香港大氣候環境惡劣,明報小氣候風雨飄搖,儘管如此,不能否定的是,明報編採人員仍能緊守崗位,調查報道深度剖析屢有佳作,讀者稱道,行內讚譽。即使明報管理層的人事決策愈來愈離譜,明報員工流淚流汗努力不懈,為了表達支持,我對明報仍不離不棄。

以「節省資源」為由,漏夜把筆名安裕的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辭退,拙劣牽強,稍有常識者都不會相信。

總編鍾天祥向員工解說,裁員有三個準則:一是表現不好,二是新來先走,三是薪水最高。「拿最高薪水的人,編輯部裏頭就有兩個,一個我,一個是我的最得力的助手,姜國元先生。」

人才是報紙最重要的資產。姜國元是編輯部靈魂人物,不少有重大影響力的報道都由姜領軍,鍾天祥也承認姜國元是他最得力的助手。炒掉最得力助手,與斬斷自己的右手無異。新聞質素下降,形象聲譽受損,讀者也大量流失。即使真的是鍾所言,炒一個人就能符合節省資源5%的要求,心智稍為正常的決策者,都不會這樣做。

姜國元不但是執行總編輯,還是極受歡迎的專欄作家,安裕周記在知識分子圈有相當影響力,不少讀者因為安裕周記才買星期日明報。安裕被粗暴辭退引起震動,就是這個原因。

安裕有很多粉絲,炒掉安裕,明報將會有大量讀者流失,銷量下降,會進一步影響廣告收益。從生意、經營、管理、決策、經濟的角度看,辭退姜國元,是一個差到不能再差的決定。

除非炒安裕,明報高層想的不是經營,而是另一套邏輯。姜國元是明報敏感新聞重大報道的領軍人物,炒掉,就沒有人領軍了。安裕的文章受歡迎,影響深遠,停掉,就不再有影響力了。為了達到政治目的,明報的形象、聲譽,甚至銷量,統統都不重要,甚至不在考慮之列。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7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月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其他文章:安裕為何會被炒?(文:李慧玲)

其他文章:【傳媒之道】求真的ABC(文:張健波)

其他文章:香港黑霧‧安裕周記(文:紙石頭)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