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黑霧‧安裕周記(文:紙石頭) (09:32)

談安裕,曾想到多個標題:尊嚴,他有正直報人的尊嚴 ;風骨,他有知識分子的風骨;心不死志不絕,是他的寫照;一石激起千層浪,是這次打壓的必然結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他堅持在百忙編務中仍洋洋灑灑把每周所見所想一股腦兒寫下來的信念。這股腦兒可真頑強,《安裕周記——思前想後》,見證了回歸前後超過二十年香港的政治光譜,更以歷史的對比扒梳,把中港台近代及當代政治的明與暗、人與獸、高尚與卑劣,民主與威權種種瓜葛理順,是日後國教科借尸還魂時,香港學生必備的正面讀物(而當權派必視之為反面教材)。

其他文章:最敬仰的報人——安裕(文:日光)

讀完五十多篇周記,思前想後,不免感慨。安裕精緻的文筆所要表達的,不就是一顆拳拳的赤子之心嗎?他所堅持的,不就是任何一個平民百姓,在任何一個公義社會,對生活的合理要求嗎?在人類物質文明高度發達,世界精神文化也燦然大備的今天,竟還有這麼多人埋沒良心,為了權和利,不斷重複歷史的覆轍。也許,從中國人割掉辮子那天到強國人翹起尾巴的今日,革命其實尚未成功,思想包袱仍是沉重負荷,言論控制照舊橫行無忌。而公義,則在烏雲中時隱時現。

現在一國兩制分明是「你制佢唔制」,這邊要求高度自治,那邊卻要極度管制。安裕提過國共內戰時,蘇聯意圖介入,令國共隔江南北分治,毛澤東卻誓要把蔣介石趕出大陸。當時中共不肯一國分治,後來又怎願一國兩制?若計算過客觀形勢,憂慮馬上改變香港的政制人心,付出的機會成本太大,那「五十年不變」,就是當權者忍字訣的一着。怎可能到第五十一年才立即全面變紅?何不乾脆五百年不變?所以,五十年不變是假,五十年漸變是真。只是這漸變還未到二十年,已由忍耐變成殘忍。安裕常痛心地問,為什麼中國不肯信任香港?打擊「港獨」云云,不過是打壓民主的藉口。在這方面,台灣和香港正可互相學習:香港可從蔣家天下的白色恐怖中看到民主面對的困境及出路,而台灣也可從香港的回歸看到一國兩制的真偽。

極權統治因為懼怕自身崩潰而加緊對人民壓迫,這時有風骨的人仍一股腦兒撥開眼前黑霧,直向有光的所在走去。安裕深明「中國四千年政治史裏不能擺脫的宿命:打天下,坐天下,最後是吃天下。」反抗極權(尤其是以暴易暴)而成功的,也難免被權力腐化。在此除了傳媒的制衡外,還得寄望修身與為政同步,道德的感召仍有力量令恐怖統治終止。

風雨同舟戰友賢

安裕離職前可能來不及在桌上寫下鄧拓七律《留別人民日報諸同志》中他喜歡的那句「風雨同舟戰友賢」,但他的同志定會繼續努力,覺醒而同舟的戰友也會愈來愈多。

其他文章:安裕(文:陶囍)

其他文章:鍾天祥,請你負起男人責任(文:張秀賢)

(編者按:《明報》集團420日就此事的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424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