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以技術創新促進本土生態文明——再談新加坡的成功經驗 (文:關品方) (11:28)

中國過去30多年高速經濟增長,但高能耗、高污染的發展模式付出了高昂的環境資源成本,各種生態危機包括沙塵暴、霧霾天、不潔水和劣質食品等層出不窮並日益惡化,不斷逼近環境承受力的極限。傳統能源資源減少、自然環境污染加劇、綜合生態系統退化、經濟長遠發展乏力。人民對食品/水源/空氣和生活環境質量的要求愈來愈高;因不滿環境污染而引起不滿,人心躁動。這是一般香港人對國家發展有戒心的深層原因,導致質疑執政黨的領導,是本土分離思想的核心土壤。

其他文章:「你國」、「趙家」、「西朝鮮」——中國人為何對「中國」產生疏離感?(文:程翔)

我們最要關心的,應是中國今後的發展規劃如何針對環境問題提出有效解決方案。空氣清新、水源潔淨、食品安全、醫療保障,讓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和新型智慧城鎮化的目標可以真正實現。生態文明建設是成敗關鍵。香港的科技創新,應結合國內在這方面的戰略部署,立足本土,面向全國。如此,不獨商機無限,更是對抗港獨思維的最佳出路之一。

筆者建議特區政府應把本土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成為施政主題,融入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建設各方面,努力建設美麗香港,讓香港再綻光芒,成為未來城市的模型和智慧城市的典範。要真正實現發展與環保並重,需要以持續性的經濟結構轉型和跳躍性的技術革新來實現,並發展出整合兩者的「綠色經濟」。特區政府需要以「文明本土」來說服香港市民,多幹實事,取得中央政府的衷心支持,讓年輕人看到出路、前景和希望,以技術創新來培植持續發展的態勢。

新加坡的水資源開發

筆者剛從新加坡回來,感慨良多。新加坡很早就尋求以技術創新(而非消耗自然資源)來實現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環保與經濟協調發展的生態文明,其經驗可以為香港的經濟轉型提供參考。本文將以新加坡水資源開發為例,介紹新加坡可持續發展的經驗。以後有機會,再談他們在食品安全和環境保護的成績。

新加坡不斷研究開發水源生產方式。經過長期努力,以雨水收集、新生水生產、海水淡化和外購水源構建的「四大水喉」供應系統已具規模。科技創新,重點放在新生水生產和海水淡化。

新加坡把生產/生活的污水處理達標後,作為再生水廠的原水,通過「超濾膜→反滲透系統→紫外線」消毒系統,變為符合國際飲用水標準的新生水,主要供給芯片製造、製藥等需要高度純淨水的工業及建築物冷卻系統使用;另一小部分灌入到蓄水池中,經淨化後可供飲用。特點是不斷開發先進的膜技術和嶄新工程技術的綜合應用。新生水工藝將污水處理和水源利用結合起來,實現了對水資源的高效利用。為此,新加坡建造了龐大的深層隧道排污系統。因為採用密集和覆蓋式設計,處理容量增大而節約了土地資源;深層隧道的設計利用了自然重力作用來輸送污水,節約了泵水所需的能源。

海水淡化方面,由於膜製造和淨化技術的突破性發展,海水淡化工業快速發展。新加坡的海水淡化廠,在節能工藝設計方面已達到全球領先水平。海水經「超濾→兩級反滲透→中和→產品水儲庫→市政供水池→用戶」流程處理後,變為符合國際標準的飲用水。海水淡化廠和循環燃氣輪機發電廠相結合,發電廠配套式供應海水淡化廠所需的電力,以降低水/電的綜合生產成本。新加坡的海水淡化技術先進節能,因而淡化成本低,已經輸出到中東地區,在多國主導建設海水淡化廠。

創新科技的發展,其根本動源,盡在轉化型研究——結合技術、創新和企業,成為三位一體。新加坡10年前確立了要把自己打造成為集商業、投資、研發為一體的全球水務中心的發展願景,加強能力建設、產業集群建設和國際化聯引的三管齊下的戰略。一方面與國際有關機構合作,投資開展「環境與水資源研究計劃」,在南洋理工大學設立了水和環境研究與教育中心,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設立了水務聯盟研究中心。此外,吸引國際水務領域的重要企業將其總部、研發中心或工程設施部門遷移至新加坡,進而幫助本地企業走向國際市場。經過吸收學習,本地企業逐漸成長起來,轉向自主研發技術。為促進轉型,新加坡政府選擇新生水廠的建造作為標桿項目,引入促進公私部門合作的PPP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特別是DBOO模式(設計/建造/擁有/運營),為本地各類水務相關企業創造就業和發展的機會。逐漸地新加坡本土擁有膜製造、膜處理、雜質監測、工程模擬、工程運營管理技術的各類公司也開始作為投資者或合同承包商參與項目。

其他文章:年輕選票在選舉中所起的影響(文:蔡子強、陳雋文)

自主創新 樹立國際領先地位

如今,新加坡水務技術發展已進入自主創新的階段。隨着技術的成熟,新加坡本土企業走出國門,推動國際化進程,通過商務代表團、貿易洽談會和各種雙邊協定,為其本土企業創造各種機會。自2008年開始,每年一次的「新加坡國際水資源周」極具策略地樹立了新加坡在水務領域的品牌,在水務的研發、培訓、政策與實施各方面都取得國際的領先地位。通過政府對外平台的推廣,新加坡水務企業獲得了不少大型海水淡化廠建造合約,又轉過頭來帶動其他關連水務企業將業務拓展至其他地區。在這過程中不斷積累的知識和技術,也被帶回新加坡,在島內建立創新中心和生產中樞。其他新加坡本土公司也開始設立研發中心,促成技術外溢至相關行業,最終實現水務產業價值鏈的全面升級。

此外,新加坡政府對新技術成果的宣傳和公眾教育的投入亦不遺餘力。這些舉措培養了市場,為本土企業提供成長的土壤。10年間,新加坡政府通過新聞媒體努力推廣新生水的使用,展示技術、增加公眾的接受和重視,政府投資建造了新生水展覽館,運用互動資訊和數字化媒體增強公眾體驗,達到國民教育的目的。此外,還推出了「ABC水資源學習通道計劃」(「ABC」代表活躍、美麗和潔淨)和公共教育計劃,通過各種體驗旅行,教育市民大眾愛護環境、積極接納有利於環保的新技術和新設計。

上述有關新加坡水資源開發利用的實例表明,科技創新和公用事業都需要長期的、穩定的策略,才能夠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而政府部門持久的、高效的執行能力,為新加坡水資源開發技術革新提供了可靠的制度實施保障。科技創新的推行,需要相關專業人員組成顧問和行政團隊,保證規劃、招標、定標、管理等工作能夠有效地收集採用科學專家的意見,同時及時地強勢執行,不受政治干擾,最終將內部劣勢(嚴重缺水)變為外部優勢(出口創匯),創造出一系列社會/經濟/政治效益。

10年耕耘 創造高附加值新興產業

10年耕耘不尋常。新加坡為本國國民的生活和生產提供高品質、低成本的用水。雖然新加坡人口50年來增加了一倍以上,工廠數目也大量增加(新加坡政府確保製造工業佔GDP的20%),用水的需求不斷增長,但供水從沒有中斷的危機。因為重視對先進科技的開發應用,水資源得到循環利用,能源和土地高效使用,污染排放減少,自然生態得以保留,盡收環境效益,市民樂在心頭。在這過程中更催生了上百家私營水務企業和各類研究中心,形成了官產學研合體、攜手創造高附加值的新興產業,其市場也不斷向外拓展。水產業在10年前創造的附加值約5億新加坡元(GDP的0.3%),現已達到17億新加坡元(GDP的0.6%)。它創造出超過1萬人的就業崗位(約佔全國的0.5%),且大部分屬於知識密集型和專業技能型的高值職位,前景秀麗,因而吸引大批年輕人參與到水產業上來。

新加坡在水處理技術方面贏得多項國際榮耀。新加坡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大學在水研究領域的全球排名分別為第一和第二。在國際水務領域的崛起,除了擺脫對鄰國的依賴,也在國際上爭取到有力的話語權和領導力,與樟宜機場、PSA港務、新航、淡馬錫、離岸融資中心等成為品牌和標識,是國家「軟實力」的重要構成部分。

香港今天的社會結構轉型面臨諸多挑戰,要實現經濟、政治與社會環境的協調發展,從建設本土生態文明着眼尋找解決方案是必然趨勢,但在具體的策略與制度設計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特別是如何做到以技術革新促進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建設未來智慧城市成為國際典範,需要高瞻遠矚的強勢領導。香港現在面臨歧路,已到危險關頭。

其他文章:安裕被裁提醒我們,沒有老闆,傳媒才得以自由(文:端木皚)

真正的本土意識

新加坡經驗表明,科研/創新/產業三者的關聯整合,能夠有效地促進經濟競爭力,帶動可持續增長。對環境保護的技術研發能夠促進科學進步,帶動外圍高科技產業發展,實現產業調整升級。優美的環境也能夠更有力吸引投資,建設宜居的生活環境,產生廣泛的經濟和社會效益,讓民心回歸。這些都是香港下一階段經濟發展和建設本土生態文明應致力追求的目標。

上世紀80年代,香港的供水系統曾經位居「四小龍」前列。過去10年,新加坡水務成就斐然,其他方面,也都如此,可說俯拾即是。過去10年,香港在政治上惡補了一課,徬徨迷失,已經在破壞中,恐怕還有更大的破壞要到來。10年一覺,急宜猛醒。如果從今以後,能夠摒棄蹉跎,徹底進步革新,為時未晚。未來10年,十分關鍵。譬如說,我們可以制訂水務技術的發展策略。規劃應和廣東省全面配合,務求以科技創新來徹底改變華南區域的珠江水系,幫了自己,同時造福華南的廣大市民。舉一反三,這是為何香港的發展要和「十三五」緊密配合的原因。

真正的本土意識,是文明說理和道德感召,是飲水思源,是繼往開來,是傳承趕超,是真正關愛自己兼愛鄰居、尊重別人受人尊敬,成為人們的榜樣。香港前途,要和中國及全球結合起來,才有真正的出路。

筆者年少時,氣盛叛逆,有次為留學問題被家人薄責,一時衝動離家出走。在街頭躑躅徘徊,思前想後半天,就只兩個問題:一是獨立生活的條件,二是反哺父母的責任。當晚我回家吃飯,父母姐妹一家七口沉默無語,早前的爭執都不願提起,然後媽媽靜靜地把一隻雞腿夾到我飯碗裏來。我當時眼淚馬上奪眶而出。當年家裏食指浩繁,經濟拮据,父母實在不敢輕易說支持我出國的,但可能出於莫名的自尊,不懂溫言相勸,遑論解釋。十年生死兩茫茫,到如今,兒欲養而母親早已不在了。現在回思前事,似在夢裏。執筆至此,淚水再次模糊了我的雙眼。

其他文章:【新教育模式】合作學習模式(文:韓孝述)

其他文章: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文:安裕)

作者是香港大學名譽教授、香港大學浙江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