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明報沒權解僱員工嗎?(文:潘小濤) (10:06)

《明報》以「節省資源」為由解僱其執行總編輯姜國元,震動新聞界,很多新聞工作者都熱議,十居其九聲援姜,而明報逾百員工與總編輯鍾天祥對話,要求合理解釋。香港記者協會7個新聞組織更聯署聲明關注事件,指明報解僱理由並不充分。

其他文章:最敬仰的報人——安裕(文:日光)

很多市民都問:難道明報依足勞工法例也不能解僱員工?為什麼新聞界反應如此激烈?

確實,從沒試過因為一個傳媒人被解僱或去職而引來那麼多新聞工作者關注,更不會因而觸發七大新聞組織聯署聲明。筆者有幸1990年代追隨姜先生,得蒙親炙,受教匪淺。既有親身感受,復有多年觀察,望能解惑。

(1)人緣好。(新聞界有不少人的人緣都很好呀)

(2)博學多才,無論古今中外還是中西政治歷史文化皆通且精。(行內也有呀)

(3)影響香港的重大新聞——七一大遊行、反國教、李旺陽事件、港視風波、巴拿馬文件等,他都是主要策劃人。(絕非只他一人策劃)

(4)受其教誨與他共事的莫不折服其學養識見,而且能幫助同事盡展才能,如今這些人已成傳媒棟樑。(這種人行內絕無僅有)

(5)能集齊以上各點,香港新聞界暫時只得姜國元(筆名安裕)一人!

傳媒機構不是普通私企

至於有人質疑明報為什麼不能解僱姜國元,這種僱主與僱員間糾紛與我們何關?確實,私人公司要解聘員工,只要依足勞工法例,外人無權置喙。問題是,傳媒機構不是普通私企,是公器和市民喉舌,它們肩負着監督政府、傳遞民意、表達民情等重任。記者有權向官員提問、採訪重要的活動和會議等,這都是普通私企員工沒權做的事。因此新聞工作者特別是要職者的去留,就非一個人或一間公司的事,而是關乎公眾利益,甚至涉及新聞自由等課題。姜國元事件正是如此。

正如姜的前上司、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說,姜國元是明報中流砥柱、日常操作靈魂人物,以「節流」為由炒掉一支健筆明顯不能服眾。球隊要省錢,第一個要開刀的也不會是隊中靈魂呀!迪士尼公園要節流,第一個拿掉的也不是米奇老鼠吧!節流還有很多方法,更何况明報只是節省5%開支!也就是說,「節流」之說難以成立,背後應有其他不可告人之目的,大家才擔心事件威脅新聞自由,不想香港傳媒被逐步閹割,讓好人、叻人被淘汰,而壞人、小人則得勢當道,於是激烈反應,向社會發出最強的求救聲!

其他文章:問姜國元解僱事件(文:曾志豪)

其他文章:惜別姜國元(文:劉進圖)

(編者按:《明報》集團4月20日就此事的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