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最敬仰的報人——安裕(文:日光) (12:08)

《最壞的年代最好的記者》,安裕曾撰過這本書,2014年10月出版,正值香港最壞時,雨傘運動如火如荼,其間《明報》天天報道;佔中後,一篇以〈黑夜星光燦爛〉為題,安裕你說得好,「七十五天的社會宣言進入年輕一代的心靈」。同年,前總編劉進圖遇襲,你帶領報紙編採同事走過陰霾的日子;你對中國貪婪迂腐的一套痛心疾首,你寫六四,寫劉曉波。你是自由派,追求真理問心無愧。

其他文章:惜別姜國元(文:劉進圖)

你是《星期日生活》的台柱,許多朋友說,只在周日才買《明報》,因為有安裕周記,有時你休息,他們會失落甚至投訴。又欲求打探你謎樣身分,更有讀者替你設臉書專頁,這些犒賞是靠每粒字儲回來的。回到執行總編崗位,古仔觸碰到權貴商賈醜聞,你都不畏強權將新聞紙躍然而出。報紙聲譽是靠每位新聞人賺來的,你給予自由空間,手足才可做好新聞;最高權力以節流為由,沛然莫之能禦也,斬斷一枝健筆、一位受同事尊敬的舵手,何以不憤怒?

剛進「日月神教」,常見穿紅色風樓昂藏七尺的男人行來行去,由港聞組遙望國際組,常見其身影。後來,此人從採訪組轉到總編枱,方知他乃是姜國元,及後參與星期日生活,恍然大悟,安裕就是你,嘩,不消幾句鐘寫出三千字,許多時你徘徊在記憶長廊之中竣工。兩周前看電影碰到影評人,他讀過〈打壓〉一文,問我:「安裕讀邊科的?你們一定要留住佢!唔好放佢走啊!」我說,「佢人好高,記性太強,一定唔會放佢走。」回首頓覺,命運弄人又諷刺。

在日月將近九個寒暑,2016年4月20日,是我經歷過編輯部最黑暗的一天,因為你的電腦沒亮光,你「被離開」日月,但仍着同事堅守崗位。同事在你案頭貼上「你的經驗、你對新聞的熱誠是後輩最寶貴的資源!」他們覆述,冲版當晚姜生說很高興看到巴拿馬文件出街。暗黑年月,了然於胸。有人踏上安然大路,而你則選上蒺藜小徑,從而邁開迥然人生。憶及周記一句,「報人信膺一管筆比一桿槍強,這是面對橫逆敢於挺身而出的勇氣」。無愧於時代、無愧於自己,你是一代報人的典範。

其他文章:安裕被炒 難以服眾 (文:《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

其他文章:安裕珍重!(文:蔡子強)

(編者按:《明報》集團4月20日就此事的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2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