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教育子女】大雨天(文:陳惜姿) (15:14)

今早被豪雨吵醒了,推開房門,女兒已下樓,兒子剛從上格床跳下來,地板也快要被他踹破了。

烏天黑地,雨傾盆而下,還雷電交作。我心想,這樣的天還肯起床上學去,已經是好學生了。

其他文章:【教育新知】被數據淹死(文:趙志成)

扭開電視,發覺只是黃雨,心裡就篤定,無論如何都要上學。兒子從廁所衝出來時問了,草草吃完早餐又再問:真的只是黃雨嗎?轉了紅雨沒有。我沒好氣地說,就算真是升到紅雨,你還要上學,你不是幼稚園生!他又無奈換校服去。

我想像他回到學校的情境,褲管鞋襪盡濕了,就匆忙拿了一條毛巾、一對白襪,放進他書包裡。想到他把濕漉漉的襪子塞進書包,把書本筆記弄濕變成一團糟,便想到給他一個膠袋,不過為時已晚,他一句:「得嘞,媽咪!」便提起書包奪門而去。

我呆坐窗前,想到生活經驗如何累積。若要栽培一個港孩,我們可以開車送他回校,他回到校門前雙腳不用沾上一滴水。但沒試過冒雨狼狽上學,還算是香港學生嗎?同學的腳都是濕的,獨他的腳是乾的,就是我剝奪了他的成長經驗。

然後想起一段童年往事。小時候住旺角,每逢大雨天必然水浸。有一次,我已經是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了,媽媽見水已浸到膝蓋,為免我弄濕鞋襪,她用膠袋和橡筋把我的腳紮起,再和我下樓,揹起我走過水窪。

我已是十一二歲的人,還要給母親揹起,只覺非常尷尬,若是給同學看見更無地自容。我拒絕但沒用,她堅持如此,她的母愛一向以近乎強橫的態度表達。我明白她愛我之心,唯有就範。

如今自己做了母親,覺得母愛有時應該適可而止。

其他文章:指導梁美芬議員解讀通識試卷(文:陳曦彤)

其他文章:【模擬露宿體驗】學生做乞兒? 探問向上流的價值 (文:Peter Chiu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5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