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現代「文字獄」(文:冼翰宇) (11:13)

正值中國媒體圈的「肅殺之秋」的當今,在黨中央「媒體姓黨」的指導方針之下,已然加劇了各媒體原本就已嚴重的自我審查,就連對岸傳統上報風較為開明的南方報業也無可倖免。

其他文章:領展拆售停車場勢釀社區新炸彈(文:區諾軒)

對岸媒體圈的這股冷氣團也在悄悄地南下,吹向了台灣本地的媒體。就拿近日佔據全世界新聞版面的「巴拿馬文件」相關新聞提及中國政要的部分來說,中國媒體對於文件中包括習近平、李鵬、賈慶林在內的多名前任和現任國家領導人的名字被提及噤聲是可以預見的。

從上而下的高壓

而就目前的相關報道看來,各家媒體談論到文件中揭露各國政商名流或其家族時,獨獨漏掉中國本地被提及的這些名字,使得整張拼圖在中國媒體的呈現上像是缺了大大一角。

中國媒體和諧表現大家或許不會太過驚訝,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部分台灣媒體在報道到中國的部分時,竟然自動卸下了作為一個媒體對閱聽眾負責任、滿足其知的權利的天職。配合這般在對岸流行的作風,顯見這些媒體已經遠離了群眾,走向人們的相反方向,叩起了「黨姓宗親會」的大門。

這股旋風捲起的更不僅是大的媒體集團,小的、個別的媒體人更是無力抵擋這股從上而下的高壓。

就在上個月,中國媒體人賈葭被捲入3月4日突然出現在中國網絡媒體《無界新聞》上一封標題是〈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公開信的事件。3月15日晚上11時半,賈葭原先預計從北京乘坐的飛機降落香港,但卻不見他的蹤影,10天後向BBC證實獲釋。

賈葭並不是第一個在中國憑空消失的媒體人,按常理判斷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當眾人目光聚焦在使用武力、暴力的恐怖主義時,何以對現代的「文字獄」視而不見呢?

其他文章:「巴拿馬文件」為何港府當無事發生?(文:Terence Yun

其他文章:【特事特辦】普天之下莫非梁土(文:珊揚)

作者是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學生

(原文載於2016年4月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勇敢叔叔】周庭又爆料話,原本同佢去旅行劉夢熊因罪成還柙去唔到,電視台搵咗好多建制派人士頂上,但個個都唔敢去,「因為林日曦同蔣麗芸嗰集,見到就唔想去」,所以她大讚何君堯「勇敢」。報道:http://bit.ly/1TH51L1【周庭何君堯...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4月8日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