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吳克儉被圍】我們的行動正是校訓「修己善群」的體現——回應湯修齊校監的公開信(文:湯錦婷) (09:55)

湯校監:

你好。本來我以為吳克儉局長出席學校校慶擔任主禮的風波事件應該暫告一段落,而一眾同學亦能趁此機會收拾心情,回歸校園生活。然而事隔一星期後,閣下在《明報》回應我發表的相關文章,對我與同學一些做法與想法表示質疑。鑑於部分觀點值得釐清,故此我惟有再次,也恐怕是最後一次正式回應。

其他文章:【教育制度】生涯規劃:活在當下(文:德叔)

為吳克儉「東莞教育論」澄清

今個星期,我翻看了好幾次吳局長在校慶典禮的致辭片段。首先,必須要在此聲明,翻看片段後,發現吳局長確實沒有於典禮致辭中提及東莞教育。就此一點,作為一個具承擔的學生,我在校訓「修己」方面確有不足,故必須謹此為吳局長澄清,並再次為當日未有慎重回憶相關細節而發表有關言論,向吳局長致歉;亦正如閣下為當日於電台節目中錯記司儀知悉吳局長會提早離開的事致歉一樣,閣下於此點上是我一個十分值得尊重的榜樣。

有關閣下質疑我批評吳克儉「一帶一路論」

閣下對我於文章中批評吳局長「不斷重彈梁振英一帶一路的老調」表示質疑,認為吳局長「一分半鐘只是提及四次」並不算得上是「重彈老調」。首先,我認為要花時間與閣下去計較一分半鐘內連續提及四次「一帶一路」孰多孰少,本身是一件沒有意義的行為,故我認為繼續於此枝節上糾纏並無任何益處;反而重點在於,我在文章所批評的並非單指吳局長提及「一帶一路」的次數,更是由於「一帶一路」與本地學生以至本地教育都有着猶如地球與火星一樣遙遠的距離。我不明白局長為何要在我校典禮上反覆重溫其上司梁振英在過去施政報告中錄音機式重複的「一帶一路」政策,更不明白局長向我們強調「一帶一路」對我們有何得着,難道是希望我們深深受到感動而舉家移民到哈薩克、吉爾吉斯或者烏茲別克等地升學就業?對於我們這一群從小接受文明社會教育,對「凡是中國共產黨支持的,人民要義無反顧地維護」的洗腦式教育非常唾棄的本地學生而言,又是否真的適合?

有關閣下質疑我批評吳克儉「學生不努力論」

閣下指出吳局長當日並沒有提及「自殺問題並非因為教育制度所致,而是學生不夠努力」的言論。在典禮當日,局長在致辭的末段分享自己出席了一個盛會,主人家就提出了對個別年輕人一些行為一些表現的意見,局長表示:「教育制度,大家嘅努力,我哋係提供一個好完善嘅軟件環境,硬件環境,但最後仍然要睇家庭同學生自己個人嘅努力,呢個係好重要一個環節。所以係好嘅環境之餘,都需要我哋自己每一個人嘅努力,先可以相得益彰,互相配合,達到教育目的。」的而且確,吳局長沒有將「自殺問題不是因為教育制度,而是學生不夠努力」一字一句呈現在我們面前,然而從以上發言內容推斷,不難令人意會「個別年輕人一些行為,一些表現」所暗指的正正是學生自殺現象,以及教育制度的逼迫對學生造成的各種壓力;而「最後仍然要睇家庭同學生自己個人嘅努力」一說,結合其同日下午於公開場合表示「好唔順氣」的言論,令人認為吳局長覺得青少年問題「與教育制度無關,是學生和家庭不夠努力」的想像也可以理解。閣下若只因局長沒有明言「自殺問題並非因為教育制度所致」,就斷言其發言並無此意,那麼我亦不再爭論,留待公眾判斷吳局長有關言論的真正意思。

有關閣下質疑同學的請願行為

閣下亦在文章中質疑我等學生向吳局長請願過程的感受過於主觀。基於我並非一個新聞工作者,我並不理解為何閣下認為將「報道事實、發放資料」這一項新聞工作者的職責加諸於我那篇個人感受分享的文章之上是合宜之舉,也不明白為何分享個人所見所感,會變成不合宜之舉;另一方面,我認為在香港這個主張尊重多元聲音意見的社會環境下,任何人士包括我或其他同學,以至閣下,作為事件的在場人士,將個人見解與感受作出分享並無不妥。就我當日的經歷而言,警察粗暴拉扯推撞甚至厲聲呼喝一眾請願同學,而吳局長「虛怯地躲在車廂內」固然實屬我個人的真切體會;而閣下認為吳克儉只是「留在車廂內」的看法,我雖不認同但亦十分接納與尊重,但反而對於閣下出言干涉甚至試圖替我修正我的個人感受,實在令我感到困惑。至於閣下認為同學當日沒有建立一個和平理性的溝通環境,令吳局長無法和我們「飲杯茶、食個包、好好傾下」,甚至令局長無法準時出席其他活動,使局長與相關機構「徬徨焦慮」。這反而更令我不明白,難道閣下認為一群手上只持有簡陋布製橫額、新聞剪報和一兩個「大聲公」的學生,有能力對局長造成粗暴且不理性的威脅甚至傷害?又難道吳局長與閣下眼前只有未能依時出席下一場活動的的徬徨焦慮,反而看不見那些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的香港學生的徬徨焦慮?與此同時,吳局長對學生請願的迴避態度固然令人憤慨,而令同學更感到失望的是,作為理應以本校學生福祉為首要依歸的學校校監,閣下從事發當日直至現在,未有為當日受警察推撞受傷的學生,以至其他受到情緒困擾的學生給予任何形式的關心慰問,反而只着眼關顧外校嘉賓是否「徬徨焦慮」,但願閣下只是掛一漏萬,而非立心將學生福祉置之不理。

同學的行動,正是校訓「修己善群」的實踐

「修己善群」四字,是我從小學至以「一條龍」形式升讀伊湯中,一直伴隨着我的校訓。從小學至中學,學校透過「修己善群」,教育我們莊敬自強,關心社會。而在這次事件中,我認為我們所有同學以及一眾已畢業的學兄學姐,都將「修己善群」的校訓真正實踐出來。作為一個學生,校訓讓我們明白應要有敢於伸張公義的勇氣,推倒強權的力量,以及不輕易屈服的心態;作為一個公民,校訓讓我們明白努力維護香港核心價值,捍衛人民應有的權利,以及建設更好的香港的抱負。正是「修己善群」,讓我們這一群學生走在一起,選擇站在吳局長的車前,表達我們對未來的期盼。最後,如開首所言,我認為事件應該暫告一段落,今後亦不打算再繼續回應有關事件的看法。我和其他同學今後仍然關心社會之餘,亦希望大眾能夠給予我們空間繼續專注學業,回歸校園日常生活。

其他文章:【機場三跑】林超英致地政總署署長信(文:林超英)

其他文章:【傳媒與社會】記者的共業(文﹕譚蕙芸)

敬祝 平安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學生

湯錦婷 謹啟

(原文載於2016年4月3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用自己方式」?】鄭錦滿自拍短片,喺旺角圖書館入面呼籲市民「自發行動,遍地開花」,佢將簡體字書丟入垃圾桶,又將部分簡體字書放喺書架同牆中間嘅罅隙,同收埋喺滅火筒櫃......報道:http://bit.ly/223KgJn其他今日...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4月3日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