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大法官(文:安裕) (12:11)

二○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通訊社發出多張新聞照片,一群年輕男女從華盛頓巿中心的最高法院飛奔而出,手上揑着一份文件。照片的說明是這樣的:新聞機構的實習生在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後,趕着把文件送給所屬機構。這張照片背景是大理石建造的最高法院,穿運動鞋的記者有如百米短跑決賽競相把消息送出。

這場新聞短跑的結果是彭博新聞社勝出,發稿時間是美國東部時間上午十時五十四秒;亞軍是路透社的十時一分三秒;道瓊斯通訊社是十時一分五十秒;殿軍是美聯社的十時二分五秒。雖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記得當時《華盛頓郵報》博客Erik Wemple寫了一篇特寫,題為「最高法院的新聞割喉戰」(How Cutthroat is the Supreme Court Beat?)。Wemple訪問了彭博專門報道最高法院新聞的記者Greg Stohr,這位一九九八年開始長駐法院的老記,儘管沒有講到如何搶發新聞的不傳之秘,但就透露二○一三年六月另一宗打到最高法院的同性婚姻官司的新聞備戰:原來單是新聞導言就預先寫了十八條,只要大法官有決定,任何裁決都逃不出這十八導言。

其他文章:【短片】警拘李卓人 稱「破壞社會安寧」

隆而重之身披黑袍的大法官,不僅是為Greg Stohr的新聞短跑扳下號令槍,更是美國意識形態的終極裁判。在We the People「吾等人民」的憲法面前手握生殺大權;由此,應該說美國變天不在於總統更迭,而在這九個人身上。

距離十一月大選還有八個月,民主黨和共和黨先行偵察交鋒,小試火力。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亞早前去世,九去其一剩下八,按照憲制安排,總統有權提名大法官人選,經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再交全體參議院議員表決。由於最高法院手握解釋憲法大權,誰來當大法官不僅是司法焦點,更重要大法官實際就是美國意識形態的掌舵人。這所以斯卡利亞屍骨未寒、奧巴馬未提出接任人選之際,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馬上跳出來喝住奧巴馬不要提名,說要待至美國選出下任總統。到了奧巴馬提名中間派的加蘭接任大法官,麥康奈爾就說參議院「不會考慮」。

共和黨發飈 奧巴馬暗招

奧巴馬的政治手腕並非省油之燈,陰陽正反之間把麥康奈爾耍了一道﹕他先是隱而不發沒有說會提名誰,讓共和黨隔空放炮;之後推出一個不是自由派的加蘭出來,共和黨無法自圓其說,只能大吼「不會接受」。這就令麥康奈爾在全國面前露了底牌,原來所謂「美國人民要有發言權」只是黨派之爭。共和黨吃了這記悶棍,必會在加蘭提名聽證會老羞成怒,到時火遮眼再說錯話亦未可知。

共和黨如斯火大,正因為大法官是決定美國意識形態的頂樑柱,更由於斯卡利亞去世之後,剩下八個大法官當中自由派與保守派各佔四人,第九人的立場將會影響未來至少三十年的美國走向。過去半世紀,美國大法官確實主宰了整個國家的意識形態,若是簡而言之,大法官立場只憑一樣便能看到:墮胎。支持的是自由派,反對的是保守派,二分法決定國家命運,聽似簡單急就,可現實就是如此。若然了解美國社會運動史或司法歷史,都知道一九七三年最高法院羅爾控告韋德案(Roe v. Wade ,編號410 US 113),說的是民權律師代表化名Roe的一名女子,控告德州達拉斯巿司法長官韋德,指當地反墮胎法侵害羅爾的私隱權。這宗官司最後由最高法院大法官七比二通過,認為女性的墮胎權受到私隱權保障。自此之後,保守派亟欲推翻Roe v.Wade案判決,關鍵便是掌握裁決的最高法院究竟是誰當道。

墮胎問題折射大法官立場

今天奧巴馬提名加蘭未出陣便遭共和黨吆喝擋道,其實這是家家有求的政治立場表述。二十九年前的一九八七年,列根總統提名保守派法官博克(Robert Bork)任大法官,民主黨率領社會上的自由派人馬群起反對。這場意識形態之戰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唇槍舌劍,美國社會永遠記得——博克先是被翻出他在尼克遜時代擔任司法部官員的紀錄,再被狠批在墮胎以及民權運動的保守立場。這場聽證會連開多日,中午舉行的會議竟有電視台現場直播,博克算是精於辯說,但最後是麻省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發言一錘定音,博克隆然而倒:「博克的美國,是婦女被迫在後巷墮胎;黑人在種族隔離的位置吃午飯;如狼似虎的警察半夜破門入屋;孩子或不能授業進化論;作家和藝術家或因政府一念之轉遭審查。」(Robert Bork's America is a land in which women would be forced into back-alley abortions, blacks would sit at segregated lunch counters, rogue police could break down citizens' doors in midnight raids, schoolchildren could not be taught about evolution, writers and artists could be censored at the whim of the Government.)

太陽帶推動南部勢力

然而時移勢易,三十年前自由派東風壓倒西風,但這幾十年間的人文地理變化,美國出現所謂太陽帶(Sun Belt),這是泛指北緯三十七度以南的地方勢力冒起,取代一七七六年美國建國以來的以北部為政治中心的傳統。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美國的政經中心都在北緯三十七度以北地區,政治上,首都華盛頓在三十七度以北;反英獨立戰爭兩大發源地波士頓和費城都在三十七度北面;紐約股票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都在北部。六十年代之後,三十七度以南、日照時間長的太陽帶冒起,除了農業,新興的石油、軍火、太空、電子以及地產,成為東起北卡羅萊納州,中部穿越德州、奧克拉荷馬、亞里桑那,以至西岸盡頭的加州的新興經濟。這裏有成群似海的煉油工業,美國兩個太空中心分別在德州和最南端的佛羅里達州,加州的電子工業及飛機工業也很著名。

工商暢旺帶動人口南移,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大選會有「得南方,得天下」之說。七十年代之後,南方成為人口轉移的終點站,太空工業及石油行業需要大量技術人才,美國人口普查指出,七十年代的頭五年,美國增加的人口,百分之八十五都在北緯三十七度以南的地區。至於政治上的得天下,是由於美國總統選舉是根據選舉人票決定,而每一州的選舉人數目,便是這個州的聯邦國會議員人數。這其中的竅妙在於美國全國國會議員一概定為眾議員四百三十五人,參議員一百人,這五百三十五人在各州的人數多寡,是在全國人口普查之後,根據此消彼長再調整。這麼一來,北緯三十七度以南地區,因為北部人口大量移入,在國會所佔的議員人數相應增加;北方是有少無多,南方是有多無少,客觀上構建了巨大的南部地區保守氛圍,美國愈來愈右傾,便由此大氣候而來。

其他文章:學民思潮宣布停止運作 現經費轉移到新學生組織

總保守化大勢無可避免

既是如此,當國會充斥着來自南方幼承庭訓的保守派政客,可以預見兩院委員會內多是同一調調,一旦立場保守的大法官獲得任命,參議院內的同道中人自然裏應外合,舉手通過。反之,若有自由派人馬獲總統提名,在司法委員會的聽證過程免不了要受一頓質問,大者則是狠狠訓斥一頓,然後逐出國會山莊,就像三十年前自由派當道對待博克一樣。

這次奧巴馬委任大法官,未點名已有風波,這是總保守化年代的必然;南方保守派議員多於北方自由派,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走向。縱然大法官立場傾向自由派,可是當最高法院門外的沉鬱氣氛揮之不去,獨木難支大廈,一人之力難成時勢。南方的人愈多,北方生育率低愈生愈少,難怪北部出身的特朗普和希拉里,在挑選副總統候選人這一事宜上,美國輿論眾口一詞說go south,都要往南看了。

(原文載於2016年3月20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比現任黨主席更有資格,是誰呢?】李慧琼強調,辭任行會成員是想專心考慮民建聯未來方向,不等於和政府切割或「跳船」,也不希望市民覺得民建聯與政府一體。報道:http://bit.ly/1MimDLe【無刺身牌 9食肆賣醬油蟹 6間其後停...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3月19日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