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學生自殺不是個別問題,是制度與價值問題(文:葉漢浩) (15:18)

作為一個曾在中學教書14年的老師,又是一位家長,我們必須承認我們都有責任。現時的教育千瘡百孔肯定是事實,學生接二連三的自殺已肯定不是個別問題。當然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觸發點,但仍有明顯的共通點,就是為什麼受了那麼多的教育,學生沒有增加對自己的價值,亦沒有更珍惜生命呢?自殺(多數)不是一件簡單即興的事,很多學生都是有迹可尋的,亦不單純是壓力的問題。那我們必須思考我們的制度為何沒有幫助更珍惜生命,更肯定自己的價值。我深信,自殺問題的根本是一個價值的問題,沒有正面認識自我的價值及生命的價值,生存對面對無日無之的壓力的學生而言,確是十分困難的。

制度與價值

現時的教育制度只強調工具價值與競爭,學校的教育不自覺地只為了服務這兩個目標,老師身處其中,很多亦愛莫能助,只能在夾縫中作有限的教育工作。我們的制度基本上沒有容許太大的空間讓孩子真正認識自己,他們只能透過這兩個被扭曲的價值來認識自己。在考試中或排名便成了一個偽生命價值。有的直至考進大學才發現,對自己所讀的根本沒有興趣,只是一直跟隨社會上的工具價值而行,那些科目更大機會入U,之後是那些科目能幫助找份好工作。當然,對一些未能追上主流教育要求的,每天上學更是折騰。這些問題更伸延至小學甚至幼兒教育,學習本身已沒有任何內在價值,只留下工具價值與為了競爭。學習本身失去了內在價值是香港教育問題的死結,是制度的問題,不是個人的問題,亦不是複雜的問題。吳局長是責無旁貸,更不是一兩位老師加把勁便可改變。

有人說香港孩子太幸福以至失去抗逆力,我並不同意這說法。真正的幸福感是應該增加我們的抗逆力的,因為我們有繼續生存的理由。在中學教的時候,最難處理的學生就是根本不愛學校的學生,因為你對他任何懲罰,包括停課甚至趕他離校,對他而言都是獎勵。所以,真正的問題不是抗逆不足,而是生命的幸福感不足。父母或老師以為為他們好的價值,很多都只是工具價值而已,對學生而言,根本感受不到何謂幸福感。大人所謂的人生目標(大多是入名校或名牌大學),對孩子而言都是沒有意義的 (irrelevant)。

父母可作什麼

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我們的角色。我們的責任不是要使孩子在社會的價值下成功或成為勝利者,因為勝利者也可以是完全不認識自己及沒有喜樂的。相反,我們的使命是讓他們認識自己、喜歡自己及喜歡生活。沒有對自己及對生命有一份正面的價值,基本上其他東西都是沒有意義的。同時,我未曾見過對生命有一份喜樂的人,在生命上會是一團糟的。或許,他們未必成為在社會制度下的勝利者,但一個認識自己和喜歡自己的人,必定能建立一套屬於他們的生活。

更甚的是,我們在現有制度下不要成為幫凶。我們要謹記幾個原則:(一)成績不決定孩子價值,而是你的態度。我們要謹記任何考試或評核都有極大的限制,亦不能展示孩子很多不同的質素。例如一個愛思考的學生,有時會在做考試卷時很慢,因為他們思考不是機械式的。一個愛創作的孩子容易不跟規矩;(二)學校及老師不一定是對的,包括他們的決定與評語。作為一個教了14年書的過來人,亦深信很多老師都會同意,我們都有很多盲點。我們都未必看清學生的需要與特質,我們的評語請勿視為真理。我們需要為孩子把關,不是不信任老師,而是肯定生命的複雜性與每個人的限制而已;(三)孩子需要我們的擁抱先於教導。有時孩子面對失敗,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後果與成因。要從失敗中走出來,有時不一定需要分析,而是擁抱(embracing)。擁抱有時勝於千言萬語,擁抱亦帶着力量,擁抱亦是在建立關係。

最後,作父母必須要從心底裏肯定孩子是有價值的。有這信任的父母,會在眉宇之間流露我們對孩子的期望。有時眼神的傷害比語言更甚,同理,眼神流露的肯定亦會給予孩子無限力量。他們對自己及生命的價值,我們不能否定是取決於父母對孩子有多信任,特別是在這被扭曲的教育制度中。

作者是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關懷貧窮學校創校校長

(原文載於「評台」。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本學年開始至今,總共19名學生自殺。一兩人自殺,可能是「個別事件」,但一連串自殺卻肯定是社會問題。我們的城市病了。」http://bit.ly/1nydBhE【學生自殺】致人生:我就係要贏,你吹咩 (文:山地媽)...

Posted by 明報文摘 on Wednesday, March 9, 2016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學童自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