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旺角事件」(文:曾偉強) (12:17)

早春三月的北京城,既是冠蓋雲集,也是群丑獻媚。每年的這個時候,總會有人看北風而駛舵。

二月九日凌晨,旺角發生的暴力事件,梁特數小時後便定性為「暴亂」。而無論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還是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均同樣和以「暴亂」之名,並斷言是本土激進分離組織所為。一時間,「鷹」氣逼人。

根據《基本法》,除國防外交事務之外,均屬香港高度自治範圍。故此,梁特當然有權為「旺角之夜」定調。而中聯辦和外交部均為其背書,雖然教人側目,但卻可視為尊重和體現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兩會期間,「旺角之夜」成為媒體焦點。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新聞發言人王國慶,三月二日回答傳媒提問時強調,堅決反對少數人採取違法甚至暴力手段「妄圖搞亂香港」。不過,王國慶隨後表示,香港是個多元社會,不同界別、階層的人士對經濟、政治、社會等領域有不同看法,都是正常的。無論是語氣還是用字,均明顯有別於張曉明和洪磊的說法。

另一邊廂,港區人代政協諸公,承接梁特的「鷹」氣,恍如曹商舔痔,爭相向領導匯報甚麼「第一時間出來發聲譴責」旺角「暴亂」。但卻似乎未有留意到王國慶的說話。

三月四日,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出席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時,沒有直接評論「旺角之夜」,但表示法治是港澳繁榮穩定的基石;對於衝擊法治底線的行為,絕不能姑息。張德江還意有所指地說,中央有信心、有能力確保「一國兩制」實踐沿着正確軌道前進;港澳社會要堅定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不動搖。

三月六日,張德江出席人大代表香港團分組會議,這次直接談到了「旺角之夜」。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引述張德江說,全球都有青年人對政府不滿,亦有類似街頭暴力;不要將事件政治化,特區政府應自行處理。

張德江這兩次談話,不僅沒有重提「暴亂」之語,而且還指出這不過是「泛政治化」的表現,實質只是一種「街頭暴力」而已。

同日,獲選為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大會秘書長的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回應傳媒追訪時,則以「騷亂」來形容「旺角之夜」。而梁特拜會張德江之後,更將之前的「暴亂」,改口稱之為「旺角事件」。弔詭的是,吹出來的雖然是暖風,但卻是中共中央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又一鐵證!

梁特三月六日傍晚在北京會見傳媒時表示,「就『旺角事件』,委員長提到三點感受。一,就是他很驚訝。……第二,他覺得痛心。……他亦希望香港社會能夠掌握好國家給香港的發展機遇。」

不過,「姓黨」的媒體卻沒有發出張德江接見梁特的新聞稿,即便是兩人會面的相片也欠奉。因而無法證實梁特提到的三點感受。而這三點感受,也成為了梁特的一面之詞。雖然,驚訝和痛心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梁特提及與張德江談到「旺角之夜」時,衝口而出的是「旺角事件」,而非他一直掛在嘴邊的「暴亂」,卻殊堪玩味。

這到底是暗示北京對港,又或是對「港獨」的政策轉了向,還是梁特的「鷹派」作風,至少在這件事上已得不到認同?至於「完全沒有談過連任的問題」,到底是現在談「實在太早」,還是現在已不用談這個?

記得,「八平方事件」發生之初,中共第一時間將之定性為「暴亂」。但後來又稱之為「風波」。同一事件,同樣出自梁特之口,時隔不足一個月,便由「暴亂」,變成「事件」。是否另有玄機,實在耐人尋味。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盼康復】母親「宮原奈美」,在女兒栗巧的病床旁,2歲的栗巧身上插滿喉管,母向女兒說,「雖然我們約定好7月要去迪士尼,可是我覺得應該沒辦法一起去成了,但是媽媽一樣會帶著妳一起去。」報道﹕http://bit.ly/1TJI3nj【韓憂奶庫...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3月8日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