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金融服務界看功能組別的流弊(文:賀穎傑) (14:39)

香港政府及建制派向來堅持功能組別有保留的需要,因為功能組別代表商界的利益,取消功能組別會令立法會走向民粹主義。但事實是否如此?讓我們由張華峰代表的金融服務界說起。

金融服務界最主要的成員來自證券業。香港現有持牌證券行有400多間。根據證監會的分類,按成交量計算,交易量排第1至第14的歸類為A組經紀,排第15至第65的歸類為B組經紀,剩下的全數歸類為C組經紀。

業界內的「民粹主義」

按2015年上半年的總成交量計算,A組14間證券行的成交量是300多間C組證券行的兩倍有多。哪些證券行屬於A組?就是一般人都耳熟能詳的跨國投資銀行,例如高盛、大摩、匯豐、瑞信、美銀等等。而C組證券行則大多都是本地小型證券行,當中有很多都是只有幾個員工的小公司,可能是用來服務幾個大客戶,有些是小型對冲基金,或者是供老闆自行炒賣。

如果金融服務界的議員是要準確地代表業界的利益,那麼跨國投資銀行是否應該比中小型證券行更有話事權呢?那又不是,聘請3000人的跨國投資銀行有一票,聘請3個人的「私人炒房」也是有一票。顯而易見,業界雖然對給予香港小市民一人一票有很大的保留,但對於業界內的「民粹主義」倒是無任歡迎的。

業界代表會跟你說中小型證券行也是業界組成的一部分,如果它們能夠蓬勃發展,也是有利於香港的。但這是否事實的全部?剛好相反,香港很多小型證券行仍然停留在「大時代」裏的運作模式,既沒有追上現時以電腦程式主宰的投資模式,亦沒有資金去發展最新的金融科技,它們很多時都跟跨國投資銀行及發展金融創新科技的新創企業處於對立面。

就以幾年前被叫停的第2B階段收窄買賣差價為例,早已全盤電腦化的大型跨國銀行及基金公司都希望港交所能夠收窄股票買賣差價以降低交易成本,但面對仍然以人手落盤為主的本地中小型證券行反對,最後港交所屈服於壓力,終止計劃。這不單打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阻礙了程式交易在本地市場進一步發展。

除此之外,例如黑池交易、高頻交易等等在其他金融市場都發展得很蓬勃的範疇,在本港都面對中小型證券行不同程度的阻撓,導致本港的發展遠遠落後。可以說,張華峰所代表的,是業界內一小撮抗拒改變、拒絕投資、靠拖香港的後腿來為自己牟取最大利潤的寄生蟲。倘若真的要代表業界整體利益,業界投票時是否應該給成交額大或者聘用人數多的企業更多票?可是張華峰又會告訴你這樣是不公平了。搬龍門這回事嘛……

所以說,現行的金融服務界組成制度非但不能代表業界利益,更可以說是證券業內的癌症,如希望香港的證券業能夠健康發展,則非得切除不可。在取消功能組別之前,要改善現時的情况,要麼可以參考「思言財雋」的建議,引入從業員票;要麼就應該讓跨國企業有更多話事權,確保香港的發展能夠和國際接軌。香港要創新、要發展,就不能被這一小撮人再拖後腿。

作者是前線科技人員

(原文載於2016年3月8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專家教路】接二連三的學生自殺,大家都要警剔以下先兆!報道:http://bit.ly/1M3OpFT【短片:再有學生墮樓亡】疑家長日遭老師訓話 12歲少年墮樓喪生http://bit.ly/1M3I4u6【田徑賽屢奪獎 曾說不喜讀...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3月7日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