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曾徘徊於自殺關口者的讀白 (文:周佩波) (10:14)

自殺?我試過,真係試過

那年我快將八歲,比女兒現時大一點點。我先與外婆同住,後來又與爺爺嫲嫲同住,再後來又與姑姐姑丈同住。村裏還沒有電,十分落後。

我對父親的印象始於六歲吧,當時我不敢叫他,因為很陌生。沒多久,父母鬧離婚,打架是必然的。他們並不只是赤手空拳,也不是單打獨鬥。這邊一把斧頭,那邊一隻狼狗,人群中有對罵的,有勸架的,我在一旁痛哭。也不知哭了多久,突然一把斧頭在我面前飛過,我就暈倒當場。我大概是連續發了十多天的燒,一閉眼,就見到面目猙獰的魔鬼從墳墓中爬出來,不斷追著我。然後,我暈了過去;再然後,我眼前有數著不盡的時而白時而黑的圓形點點在飛,只是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再然後,我的後腿一痛,魔鬼已將我的腿從身上拉扯掉,我看見血在亂竄;再然後,另一隻魔鬼再拉斷了我的另一條腿,一口一口在吃;再然後是我的手、頭⋯⋯我從夢中驚醒,哭,哭到累了昏睡過去,再發著同樣的夢,再哭⋯ 不斷地循環著⋯ 然後我的口腔全潰瘍了,頭頂也掉了一撮的頭髮。身體的病好了,心病好不了,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父母的離婚成了官司,只聽見雙方的支持者不斷數算對方的不是。而對我最傷害的,是父母與我的九成對話,都在詛咒對方。沒到八歲,我大概已學懂世上一切能咒罵人的說話了。夢中的惡鬼從來沒有離開過我,我也從沒有一天能夠一覺睡到天光的,枕頭也沒有那一天是乾的。

村子很小,消息比傳染病傳得更快,而且每個人都喜歡把故事再加添兩三句,結果單是同一件事,已有幾個版本。同學們也在恥笑著我,說我是有父有母的孤兒、乞丐。我的同桌也愛站在我們的長椅子上,然後用力踩我大腿外側的肉,直至發紫了、我痛到哭了才停下來。多少的痛我也忍著,但我從內心深處害怕上學、也害怕回家,沒有出路。我的成績實在太差,語文科加數學科考試總分也不過三十多分,當時的班主任當著全班的同學說︰「周佩波,你永遠不會有前途!」我只管痛哭,對此話雖不忿,但深信不疑。我留級了。

村內容易拿到煙和酒。我喝了口酒,實在太難喝,便吐了出來。點著香煙,漫無目的地走,沿著河道,大概走了兩三公里吧。就在河邊坐著坐著,洶湧的河水翻起泥沙,泥沙中就像有個什麼叫著我。是的,我還等什麼?有什麼值得我留戀?我望一望四周,這次一定要確保四周無人。一躍而下,急流將我往下沖,我本能地掙扎,吞了十幾口泥水吧,鼻子也被泥水嗆著,瞬間整個被淹沒在水中。「妹妹!」我的腦海中閃出妹妹的樣子。「不,我不能死!」我渾身發熱,懷著難以想像的堅強意志,盡最後一口氣掙扎,希望抓緊最後一絲曙光。忽然,我感覺到有人捉住了我,然後我看見太陽,再然後我吐出了一嘴的泥巴。「你沒事吧?」「沒事,不小心掉進水裏。謝謝!」「怎麼你不懂游水?」「嗯,我身子弱,學不懂。」

休息了良久,沖洗了衣服,就打道回府,沿途拾回了那包煙和火柴。這次我點起三支煙,抽了幾口,口水鼻水眼水一起流,然後拉起褲子,狠狠烙印在我的大腿上,眼淚直流,我咬緊牙關︰對,痛苦令我知道我還活著,就這樣立志吧。既然樹也跳了幾次(身子弱,爬不高),山也滾了,水也跳了,沒有死,是天命吧。

這三支煙,就祭已死的我,讓我重生吧。回到家,我緊緊地抱著幼小的妹妹,她還不懂得什麼。我說我答應你,我會好好照顧你,終此一生。

愛與決心,不會令我之後的挑戰減少,老實說,我之後面對的困境更多更大,也曾在邊緣徘徊。但愛與決心令我更強壯,能在狂風巨浪上堅持下去,並在關鍵一刻作出無悔的抉擇。不放棄,因為驀然回首,總有人在燈火闌珊處等著你。走過了,你會發覺,那一座座當時以為攀不過的山成為了生命的見證,山後又有風景,或晴或雨,總有人一起同行。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詳盡地回憶及寫出我那段埋藏在內心的經歷,一邊寫一邊落淚。幸好那時沒有電,令我連如何自殺也不懂。會自殺的人有的是一念之差、有的是卻是情緒無出路,共通點是覺得沒有「支撐點」。千萬不要再說「你既然連死嘅勇氣都有,點解無勇氣活落去!」「你死咗都唔會解決個問題㗎!」「生命滿希望!」之類說話!鬼唔知阿媽係女人!想死的人要聽的不是道理,而是有同理心的聆聽、擁抱和鼓勵,和一個支撐點、一位同行者。以我為例,一路走來,殊不容易︰我花了八年時間才勝過夢中的惡魔,花了十幾年時間靠著信仰與愛才完全走出陰影。當中有無數的人給予我有同理心的聆聽、擁抱和鼓勵說話,一人尤如拉了一條線,交錯編織成一片安全網。所以,別吝嗇你的一通聆聽默默聆聽的電話、一個擁抱、一句鼓勵,成為支撐點和安全網。我們不知道,就是那麼一句,剛巧成為安全網上關鍵的一條線,就救了一個。

作者是加油香港(社企)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前後矛盾】桂民海女兒Angela指李波的電郵與李在內地發表的言論前後矛盾,質疑李波是在「受壓」下指控其父親。報道:http://bit.ly/1W4uyMD【使館人員關心李波案 向「兩會」港記收風】...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3月7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