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融合中國的死亡之吻——近水樓台得朔月的香港 (文:珊揚) (20:03)

是日新聞有人表示香港「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一個大優勢。不過到底香港這一個近水樓台會不會得月呢?如果真的得到,會是滿月還是朔月呢?

香港能近水樓台先得月嗎?

如果是三、四十年前的話,「香港近水樓台先得月」這一句的確成立。當時中國剛改革開放,外資對中國信心有限,所以多透過香港進入中國,進可攻退可守。但今時今日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話,香港會是踏腳石還是絆腳石呢?

觀乎現在大中華地區,外資如果要設立總部的話,首選有北京、上海及香港三個城市。北京是國家首都,中國政治及權力的核心。上海是中國金融中心,位於中國沿岸經濟帶的正中心。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有接通全球的司法系統。雖然各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優勢,但如果我是外資,要在中國設立總部只會是北京上海二擇其一,不會選香港。

中國已開放多年,如公司真的有野心要在中國營商的話,何不直接進駐中國大陸的北京或上海?一方面較接近中國的政治及經濟核心,地理上亦方便交通來往,二來亦可以表示公司對中國(共產黨)的信心(及忠誠),設總部在香港等同要與中國保持一定距離。即使香港的各種制度(雖然正在退步)較先進及貼近國際標準,對外資而言亦沒有太多意義,因為中國是個人治的社會,與其做好一套制度,不如打好關係,打好關係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進駐中國,把資金都放在中國境內(共產黨手中),這樣中國(共產黨)才會相信你是真心真意想和中國(共產黨)做生意。

香港這個近水樓台得到的會是滿月還是朔月?

回看十多年前,香港開始與中國融合,今日在不少生活細節和制度都已經和中國形成了千絲萬縷的關係。香港和中國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融合了,香港又得到了什麼呢?

翻看年初發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香港連續22年排全球第一[1],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不過指數中的其中一項指標正在向香港人作出強烈的警告。當中法治一項明確指出「北京持續侵蝕香港司法及立法制度而受到損害,而且干擾香港經濟,可能損害香港的法治」(Beijing’s ongoing efforts to erode the power of Hong Kong’s judiciary and Legislative Council and to intervene in the economy could undermine the rule of law.)[2]。似乎,香港這個近水樓台過去十多年的融合工作中,得到的是一個朔月。

面向國際的香港

今日中國已經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中國及外資都不再需要香港,說香港可從中國發展中得益是癡人說夢話。今日香港與中國已經過度融合,亦減少了外資進駐香港的吸引力。香港要走的,是一條自己直通全球的路,而不是妄想乘搭中國「一帶一路」的亡命便車。

[1]http://bit.ly/1QCqoYC

[2]http://www.heritage.org/index/country/hongkong#rule-of-law

(原文載於「評台」。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選舉結果分析】「令人高興的是,楊岳橋勝不驕,梁天琦敗不餒,互相握手,打氣加油。兩人在選戰期間的言論,縱使觀點與立場不同,但都表現得有理有節,跟裝哭無能的共奴周浩鼎截然不同。」http://goo.gl/Xn23BV從泛民主到泛本土(文...

Posted by 明報文摘 on 2016年3月5日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