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雷動計劃」的三大難題(文:區諾軒) (09:43)

還有兩天便是立法會新東補選,不論結果如何,已見反對陣營路線分歧紛雜,合作幾近天方夜譚。戴耀廷副教授提出「雷動計劃」,欲協調各派對抗建制。本意雖好,但觀乎民主派的處境及選舉體制特質,合作可說是逆制度邏輯而行的事。除非能夠改變當今政黨生態、實踐某程度的「政界再編」,否則難言協調參選。筆者除了年少玩網絡遊戲使用「雷屬性」技能,對「雷」所知不多,但觀今現况,至少面對三重「電阻」。

各自為政作為納殊均衡

「雷動計劃」目標是於地方直選協調合適名單,以免造成分票,進佔直選多數議席。即使以最無私的角度設想,政黨決定參與時不得不考慮兩個問題:即使犧牲,能否真的促進最大利益?為了政治理念我值得付出多大代價?成功協調名單的假設,是所有反對陣營由泛民至本土派均願意協調,但只要有一個團體決定不協調自行參選,計劃的目標便會減損,2004年新界東的「鑽石名單」教訓便是好例子,其時「長毛」沒有跟隨協調名單參選,反而獲足夠票數當選;今天的協調雖然沒有「鑽石名單」帶來的浪費選票問題,但參與者會問,為什麼我便要被白白協調掉,但那邊廂不用協調的團體,卻可在較少名單競爭下的環境參選?

而且,港式比例代表制的設定,實質不是比例代表制,而是變相的多議席單票制。吃過2012年一張名單當選兩席帶來的大量浪費選票問題後,政黨的理性選擇,必然是分拆名單,只求名單首名當選,范國威名單在2012年只消獲28,621票便當選,幾張相近於末席的名單,相差不過5000票,對於小政團而言參選新界這些多議席的選區是相當吸引。因此,可悲但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不協調、各自爬山作為博弈策略,可說是現行選舉制度下的納殊均衡(Nash equilibrium),也就是協調雖然有較佳結果,但不協調仍是最理性的選擇。這種博弈心理會使各派問,為什麼要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第三是操作問題。最大的難題,是不但要求各派黨工放下私見輔選,更要求選民放下成見投票。香港的選舉政治體制是,地方代表、區議員與立法會議員存在一定程度的合作關係,政黨的區議員及社區工作者自不待言,在建制派的世界,幕後的手會有系統協助地方力量為不同議員「碼頭」所用,但即使部分民主派獨立區議員,也有與立法會議員合作,存在一定的互惠互利關係,沒有立法會層面的照顧,隨時唇亡齒寒。由是觀之,A派的地區工作者為B派輔選,等於搗毁自己派別在地區的生存空間,若協調名單出爐,怎樣才確保新當選的議員一樣小至橫額位置、大至開設辦事處也能照顧地方不同的工作者,親疏無別?(可能很多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也不清楚,當選了便隨便開辦事處,結果浪費攻打地區的戰略資源。)

門閥之見vs.英雄聯盟

說了這麼多,筆者無意否定計劃的苦心,而在於指出更嚴峻的現况。當今的政黨系統,不足以對抗建制派的黨國體制。建制派相當清楚協調名單的重要,或許還不到他們清楚,因為中聯辦早為他們指導。但反對陣營沒有「大台」,附表可見,在建制派協調、民主派愈來愈多人參選的情形,我們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已經因為愈來愈多黨派參選而吃虧。

若真的要使「雷動計劃」事成,首先要改變黨派門閥之見的狀態,儘管沒有人可以阻止不同派別參選,但只有立法會層面的支援不再局限於一個政黨,而能使不同黨派在民主的旗幟下無私合作,選舉時以一較大的「系統」支持一同合作的參選人,方有資格談協作出選。筆者反而在不少「傘兵」的合作中,看到此一可能,不同人來自不同背景,但一同按議題合作發聲,彼此支援,這種「英雄聯盟」模式,可能比現時的黨派分野,更能達到「雷動」目標。當然,以上只是很理想的假設。

協調直選雖難有條件,儘管如此,「雷動計劃」可從較容易的協調功能組別參選人開始做起,過往對功能組別的過分潔癖,「放生」太多權貴,「傘兵」於區選勝出正是對泛民的當頭棒喝:就算多大的不可能,一天不參選,一天不知鹿死誰手。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現實係咪到你話事?】曹sir接受團結香港基金訪問,談到年輕人買樓問題﹕「人生目標不是為了500呎的屋咁簡單,樓平咪買樓囉,金平就買金囉,股平就買股票囉,點解一定要置業先?」報道﹕http://bit.ly/1VIddbV【「平民股神」...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2月25日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