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追查真相 為了「It could have been any of us」 (文:蔡子強) (11:12)

周日,走了進戲院,看了電影《焦點追擊》。故事講述,2001年夏天,美國《波士頓環球報》(Boston Globe)的「焦點新聞組」(Spotlight),就當地過往多年間,有神父被指控性侵犯兒童的消息,展開調查。雖然報館的編輯和記者都知道,這樣做會對教會的聲譽造成莫大的衝擊,甚至會令教徒對信仰有所動搖,亦可能會遭教會阻撓和譴責,而我也有理由相信,這些編輯和記者當中,不少本身便是教徒,但他們卻沒有因此而猶豫,更遑論退縮。

對得起自己的專業

在追訪的過程中,涉事的神父,及因為不想家醜外揚而包庇他們的教會高層,固然對記者敵視,認為他們是在挖教會的瘡疤,要打擊教會;但即使是受害人,也一樣怪記者,因為這無疑是要把他們早已深深藏在心靈深處的創傷,再一次暴露出來,要他們遭受二次傷害。簡單來說,記者就像是在做一些看似神憎鬼厭的事,吃力不討好。

但這些記者對自己專業上的信念,卻沒有因此而動搖,他們希望對得起自己的專業。他們相信,如果不把真相大白於天下,這些事只會不斷重演,令更多人受害。那不僅是一兩個害群之馬的問題,當這些事情反覆出現,那便是一個體制的問題。而暴露一個體制上的毛病和漏洞,那就是他們記者的天職。

結果,經過接近半年鍥而不捨的調查和採訪之後,2002年1月,《波士頓環球報》刊登了這宗驚天大醜聞,焦點新聞組刊登了近600篇關於教會刻意隱瞞逾70名神父性侵兒童的報道。事件發展下去,揭發教區內有多達1476名曾被神父性侵的受害者!249名神父牽涉其中。後來,震波更進一步蔓延全國。最後,全美共有多達6427名神父被控性侵罪行,受害者超過17,259名。

孤獨的螳臂擋車

《波士頓環球報》焦點新聞組的工作,遂成了業界內調查報道的又一經典。有人形容,事件中,他們是以區區一間報館之力,來對抗一個龐大的教會。但我覺得這或許有言過其實的地方,畢竟,過程中,教會或許拒絕合作、百般隱瞞,但還沒有太多粗暴對付記者之舉。

但美國史上,卻真的有過以一報館之力,來對抗一個政權,看似螳臂擋車之舉。當中最經典的,當然是「水門醜聞」。事件中,《華盛頓郵報》鍥而不捨地追查真相,觸怒了尼克遜政府,遭到白宮全面封殺,包括:公開對《郵報》作出猛烈攻擊,杯葛其採訪,斷絕一切官員和報館上下的各種交往,附屬電視台、電台續照時遭政府留難(讀者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呢?),私下更以粗言穢語對他們人身安全作出恐嚇,公司股價下跌市值蒸發一半……但面對這排山倒海的壓力,《郵報》卻從來沒有屈服過。

為何幾十年來都沒有人揭發和指證?

說回神職人員性侵案,導演Thomas McCarthy問過一個問題。他說自己自小在天主教家庭長大,對教會這機構有很深的了解和敬重,他拍攝這故事不是要打擊教會,而是想問:「為何會發生這些事件?」為何這樣邪惡的行為,而且還包庇和隱瞞罪行,「怎可能持續了幾十年而沒有人挺身指出呢?」

為何幾十年來都沒有人揭發和指證?這的而且確是一個深刻的問題。

其實,原因就是,大家對教會太過信任和忠誠,因而下意識迴避醜聞,俗語說的,所謂「眼不見為乾淨」,大家不想讓自己一直活於其中的美好信仰,一下子被無情戳破,讓自己霎時間無法自處。

It could have been any of us

但他們又可曾想過,自己之所以能活得安穩和美好,只不過純屬運氣,自己恰巧沒有被邪惡所盯上而已。正如片中那個新聞工作者驚覺,如果當日自己玩的不是棒球,而是曲棍球,那自己就可能如那位不幸的學弟般,被教曲棍球的那個神父所盯上。

正如片中那位鍥而不捨記者的怒吼:「It could have been you, it could have been me, it could have been any of us.」

黨的名字 我的姓氏

上周五,習近平旋風式一連視察了3家中央媒體,包括第一站《人民日報》、第二站新華社,以及第三站中央電視台。習受到這些機構上下仝人熱烈歡迎,自不待言。但最令人側目的是,央視在辦公樓內的電子大屏幕紅底白字,打出斗大的3句歡迎標語迎接習,這3句竟然是:「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

到了晚上新聞聯播時,央視再花了三分之二時間(約20分鐘),報道習近平視察媒體,及強調堅持黨對新聞輿論領導的講話。簡單來說,那就是不單黨媒,就連都市報刊、新媒體,以及本來政治色彩不太濃的娛樂新聞、社會新聞、副刊、專題、廣告宣傳,也一樣要講求黨的導向。

那麼,我想問,黨是否永遠都不會犯錯?又黨若然犯了錯,那又應否報道和批評?

國內前名記者戴晴在接受香港報章訪問時,以「目瞪口呆」來形容當日看新聞時的感受。

媒體姓黨 魂歸大海

翌日,著名敢言的《南方都市報》,深圳版的頭條大標題是「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宣傳陣地必須姓黨」,但下面的新聞,卻是招商局創辦人袁庚骨灰被撒入大海的照片,並配上「魂歸大海」4個大字。但當這4個字與上方的標題後部整齊對列後,卻產生了「媒體姓黨 魂歸大海」的視覺效果。

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絕對的忠誠,絕對的信仰,亦因而造成絕對的包庇和隱瞞,最終或導致絕對滔天的罪行,這是神職人員性侵案給我們的最大教訓。

不錯,你可能一直活得安穩和美好,但只不過純屬運氣,你的家人恰巧沒有搭上那一班動車;你的兒子恰巧沒有喝上那一罐奶粉;你那一位當主播的太太,恰巧沒有給高官盯上……

(上星期提到,六七暴動期間有10名警察殉職,但當中其實有5名是在邊境遭內地民兵射殺,特此在這裏寫清楚,如讓讀者有所誤會,筆者謹在這裏致歉)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5日《明報》筆陣。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預算案迴響】平叔又大讚財爺支持港產片:「在今天政府推廣普教中和無綫電視採用簡體字幕的政治正確氣候下,曾司長使出以攻為守的招數,的確是功夫高手」。報道:http://bit.ly/1Qzcoh6【公屋戶嘆無免租:好失望 財爺:了解你的心...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2月24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