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路線之爭(文:曾偉強) (14:42)

雖然,不少人疾呼不能讓周浩鼎勝出新東補選,但事情的發展,卻不是主觀願望所能掌控的。這一場本來就不應出現的選舉,與其說是「關鍵一票」之爭,不如說是傳統泛民與新晉本土之戰。

由湯家驊表示會辭職之始,傳統泛民便高舉「關鍵一票」的旗號,聲稱若這一席落入建制派手中,勢必修改議事規則,封殺拉布。但現實是,這屆會期餘下日子不多,加上議程「大塞車」,是否真的可以啟動修改議事規則的程序,本身也是一個問號,更遑論通過修改。

事實是,正正是因為泛民只能拉布,而沒有否決議案的能力,失去制衡政府的功能,才令愈來愈多的市民對議會失望,對特區政府死心。因此,建制派會否封殺拉布,已不再重要。況且,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才是真正的戰場。非建制陣營必須繼續守住三分之一議席這條底線。

假如非建制陣營真的認為,這一席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入建制派之手。那麼,便應該無論如何也協調出一個讓建制與非建制參選人「單打獨鬥」的局面。現在出現「混戰」,只說明一個事實,香港非建制陣營內部出現重大矛盾,甚至分歧。

不論這個局面是背後有人刻意經營的結果,還是歷史不幸的偶然。香港非建制陣營進一步碎片化,甚至出現不同派系的角力,都是建制陣營和北京所樂見的。當年激進民主派的出現,牽制和削弱了當時的主流民主派。今天的本土派,也同樣對早已碎片化的傳統泛民構成衝擊。

選舉,表面上是讓選票說話,但現實卻不一定是這樣。假如是「單打獨鬥」,理論上雙方機會參半。但現在的情況是,在七名候選人中,牌面上的建制派只有一個三號周浩鼎。而唯一可能從建制陣營攫取選票的,是曾經的自由黨明日之星,獨立候選人五號方國珊。

另外兩名獨立候選人,四號梁思豪和一號劉志成,同樣會分散票源,但一般估計,對選舉結果不會構成影響。至於曾經的泛民,二號黃成智,實質上只是為他人助選,不提也罷。事實是,這場補選的焦點,一直是六號梁天琦和七號楊岳橋。

這一場補選,「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早已寫在牆上。但梁楊對決的背後,不是簡單的世代之爭,因為支持梁天琦的,不乏年長的市民,而且也有專業人士。梁楊之戰,其實就是傳統泛民與新晉本土路線之爭。

故此,相信北京想看到的,也許並不是周浩鼎勝選這麼簡單,而是梁天琦打敗楊岳橋。當梁天琦代表的新晉甚至是所謂的激進本土派取代了傳統泛民,中共口中的「分離組織」,便不再是極少數,「港獨勢力」也再「無所遁形」。這麼一來,一個自我實現的過程便大致完成。中共也就可以更加明目張膽地藉着「港獨」,全面壓倒「兩制」,消滅「本土」。

湯家驊辭職的真正原因,真的不好說。但辭職引發的這場公投式補選,卻讓市民,甚至是逼市民反思和表態,到底是繼續支持傳統泛民,還是轉向激進本土。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國際大笑話?】郭文緯建議民間組織盡快成立「法庭監察」,將不合理的判決及法官的名字公諸於世,並加以跟進,「令他們要為自己的行為及裁判向全港市民負責」。http://bit.ly/1SSbRxv【控方指黃台仰領導衝擊首反對保釋 告暴動罪提堂...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Tuesday, February 23, 2016

相關字詞﹕新界東補選 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