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黨媒姓「黨」 記者姓「良」——良心個「良」 (文:呂秉權) (12:02)

「我不相信中國人永遠不肯用自己的頭腦去思維。我不相信中國人永遠不敢用自己的筆來說話……」——《光明日報》前記者戴晴。

平時幾乎日日大篇幅上中央台、《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真的「上晒」官媒,並坐上《新聞聯播》的主播台,指點江山,定「姓」官媒。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姓黨」是也。

中央台就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你檢閱」來迎駕。

倘現利益衝突 媒體應為誰說話?

習近平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強調:「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黨的新聞輿論媒體的所有工作,都要體現黨的意志、反映黨的主張,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團結,做到愛黨、護黨、為黨;都要增強看齊意識,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雖然習近平亦說:「新聞媒體……直面社會醜惡現象,激濁揚清、針砭時弊,同時發表批評性報道要事實準確、分析客觀。」但社會事件可報,黨的問題仍是禁區。

大家應問問,黨是否永遠都正確?黨犯了錯誤能否報道和批評?當利益出現衝突時,媒體到底應該為黨說話,還是為老百姓說話?

葉劍英養女、1980年代記者、曾因六四而入獄的戴晴深有體會的一段話,深深道出中國傳媒人講真話的痛苦,她說:

「我不相信中國人永遠不肯用自己的頭腦去思維,我不相信中國人永遠不敢用自己的筆來說話,我不相信道義會在壓迫下泯滅,我不相信當共和國已經面對着一個開放世界的時候,言論自由會是永遠印在憲法裏邊的一紙空文。」

某年,戴晴奉命要寫「第二次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的「偉光正」新聞,為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歌功頌德。但經過10天的採訪,參軍出身的戴晴發現此場戰役難以搞正面宣傳,因為受訪的骨幹戰鬥部隊士氣出奇低落,傷亡率高達七成,裝備落後,戰士們甚至認為這場仗根本就不該打,完全可以通過外交或邊境協商來解決。報社領導同意講真話,報道可寫,之後排版印了若干份「直送政治局」供上級批閱,結果當即拆版,不能報憂。

報社於是改派另一記者赴前線「補鑊」,結果正面報道源源發回,要幾偉大有幾偉大,要幾光明正確有幾光明正確,上頭十分欣喜。而該名記者後來就獲得各種榮譽,包括當上黨代表和人大代表。戴晴說,報社對兩人的評價是:一個英雄,一個狗熊。

良知和良心 才是最強大力量

除了戴晴,六四時以良心發聲的還包括中央台《新聞聯播》兩位主播杜憲和薛飛。1989年6月4日當晚,他們以黑衣廣播,用緩慢語速和沉重語氣報道解放軍戒嚴部隊清場的新聞,杜憲還說出「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這經典表白。

同樣勇敢的還有1989年任職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副主任的吳曉鏞。他將六四當日路上所見、心中所想,以兩分鐘寫了16行字的新聞稿向外播出。

「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成千上萬的民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深深地哀悼這次悲劇的死難者,並向我們所有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譴責這種無恥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行徑。」

中國記者的良知,不可能永遠被黨性所埋沒。

你辦奧運、瞞報毒奶粉事件,最終被人捅出,但大量兒童因而受害。

你為了所謂社會和諧穩定,隱瞞沙士疫情,最終禍延香港,播毒國際。

溫州動車相撞,你連人命同車卡一同坑埋,黨媒亦憤怒了。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但你為了營造黨的團結假象,當年官媒一致對周永康和其高壓維穩歌功頌德,記者不能是其是、非其非,今天你才「撥亂反正」,官媒於是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你想「煮死」維權律師浦志強,於是就脅迫記者作假證,為浦徒添罪名?

你想監控維權人士和非政府組織,於是就威迫利誘記者為你「做無間道」,定期出賣友人情報,不聽話者就將其「被失蹤」或跨境逮捕?

黨媒姓「黨」,記者姓「良」。良知和良心,才是永恒和最強大的力量。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貴姓呀?】正所謂:有黨性,冇………報道:http://bit.ly/1Ud6HeS【訪問章立凡:中共輿論控制嚴重失控】http://bit.ly/1KwuJ2d【新華社高層作「擦鞋詩」惹爭議】...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6年2月19日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新聞自由 編輯自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