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匯豐留英】獅子情意結(文:曾偉強) (23:58)

傳說,滙豐銀行大廈外,閉口的那尊銅獅,曾經在夜裏四出咬人。傳說,現時香港滙豐總行是個「巨型積木」,可以隨時解體運走。曾經,滙豐是香港的「準央行」,滙豐大班是香港管治團隊重要成員。

今天,香港人對獅子銀行仍然有着解不開的情意結。這不是因為香港有一座獅子山,而是同起同落、同呼同吸的共生命運。沒有滙豐,不會有香港奇蹟。沒有香港,亦不會造就今天的滙豐。滙豐的獅子錢罌,更不知陪伴過多少港人成長,成為潛藏心底深處的美好回憶。在不少港人的心裏頭,滙豐代表着昔日的光輝歲月。

說實在的,滙豐的根,不在倫敦,而是香港。百多年來,香港由小漁港蛻變國際大都會。與此同時,滙豐則發展成舉足輕重的國際銀行。可是,當香港和滙豐「分手」後,不約而同各走下坡。今天,香港回歸的實驗失敗了,滙豐回歸的希望落空了。原因只有兩個字:中共!

不少人的確認為滙豐宣稱研究將總部遷離倫敦,只是跳「草裙舞」,旨在向英國政府和監管機構施壓。但在下卻相信(其實是主觀願望),滙豐真的考慮並計劃回歸香港。最後,卻基於未能宣之於口的原因,董事會在倫敦與香港二選一之間,「一致同意」留在倫敦。這個決定,不代表倫敦贏了,只說明香港輸了。

匯豐的聲明表示,英國監管架構與司法制度獲得國際認可,處理複雜國際事務經驗豐富,倫敦擁有大量優秀的高技術和國際專才,致力支持人民幣國際化和拓展對華貿易。故決定將總部留在英國。

單看這些表面理由,香港即使不會更為優勝,亦絕不遜於倫敦,尤其是對華貿易和人民幣業務。因為滙豐「仍以亞洲作為業務策略的核心」。由此觀之,留英真正的原因,恐怕正如九二年遷冊英國一樣,全因恐共。

英國財政部表示,滙豐此舉是對英國經濟政策投信任票。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尊重滙控作出一動不如一靜的決定」的同時,又會否意識到這其實是對香港投不信任票呢?至於特府反應之冷漠,只說明特府與港人的距離,何止十萬八千里。

梁特和特府高層機械式地將「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掛在嘴邊,強行將「一國兩制」解體。但問題是,「一國兩制」是不可分割的整體,而重點在於「兩制」。事實是,香港真正的優勢也是「兩制」。「一國」非但不是優勢,而且已成負累。

鄧小平說好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今天已經走了樣,變了形。大陸「強力部門」可以在港拿人,而且還「振振有詞」。「首先是中國人」的外國公民竟然仍受大陸所謂的刑法制約,還煞有介事地上央視「被認罪」。從股市到街市,不明來歷的暴力干預無孔不入。在在說明,在中共眼中,今天只有「一國」,沒有了「兩制」。怎不教人佩服滙豐前大班浦偉士的高瞻遠矚。

對於英國來說,滙豐始終是庶子,並非嫡系。而滙豐離開了香港,也就成了無根之木,無源之水。然而,港人對於滙豐,卻又有着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結。二○○八至○九年金融風暴,滙豐供股一役,香港股民築起血肉長城,捍衞滙豐股價,今天仍歷歷在目。滙豐與香港能否復合,再續前緣,「青姐」的眼淚也許知道。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老化社會】「不少中年人對退休感到恐懼,其實退休人士絕對有體力、有能力發揮餘熱過一個精彩的人生下半場,享受退休生活的同時繼續發揮所長,貢獻社會。」http://bit.ly/1XBgHhT過早學習簡體字 得不償失(文:盧日高 @進步教...

Posted by 明報文摘 on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