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無底線抗爭就是野蠻 (文:陳景輝) (13:37)

歷史上,激進政治運動,可以是解放,也可以是野蠻。區分的標準之一,是它有沒有信守起碼的基本價值與底線。牢記,這一信守,關乎的是人民之間的法,而非政權的法。

遺憾地,本民前的梁天琦在關於旺角騷亂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我們做事不嬲無什麼底線」,同時,他也拒絕譴責當晚襲擊記者的行徑,指混亂衝突中,難做到不波及「他人」云云。

換句話,在這位梁先生的心目中,當抗爭進行時,他人以至記者的人身安全及權利,都是可以被犧牲的。因而,沒有什麼底線和價值當要信守,彷彿抗爭就是一切。

我當然知道,在集體行動的現場,總是存在某些個別群眾,做出過激行為的風險,但當下的問題是,發動者不承認這乃是問題,不作出勸喻或譴責,反倒強調老子就是無界限底線。

必須認清,這裏蘊含的不是解放,而是野蠻。

同一種原理,我們在過去的光復行動中也可看見,由於行動沒有訂定明確的鬥爭目標,因而總是誤中副車,不時傷及無辜,釀成失焦的衝突。

凡此種種,為我們描繪出激進本土右翼的問題,也就是在聚眾行使集體力量時不知節制,或如梁先生所言,即沒有底線,不在乎他人的自由及權利遭到剝奪的問題。

根本的問題在於,假若集體行動失去了最基本的規範和底線,這只會淪為集體力量的野蠻行使。

荒謬是,一些看似很「介入」的知識分子,則像呵護孩子般說「慢慢來」,說規範也可慢慢重新理出云云。這是可笑的,何時開始連「不可打記者」也是需要重新學習的道德?

無底線抗爭,必須被否定,否則,迎接我們的不會是解放,而是野蠻。

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

(原文載於2016年2月18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半個世紀之前,在港英治下,殖民者還可以有胸襟,來為騷動作獨立調查,還有胸襟,讓調查作出騷動有其社會溫牀的結論;但半個世紀之後,特區政府卻以警方進行刑事調查為由,一口拒絕作獨立調查。」http://goo.gl/oFxJ4E被偷走的真相...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2月17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旺角暴力衝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