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抗爭思考】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文:區龍宇) (19:04)

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之後,有人主張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調查很必要,因為事件波譎雲詭。但寄望政府獨立調查,乃緣木而求魚。立法會此時責無旁貸。立法機構調查行政機關,甚而審判行政機關首長,本是西方民主革命所奠定的基本價值。雖然建制派佔多數,但由立法會來做,政府要全部掩飾較難。建制派也非鐵板一塊,如果民間聲音很大,自由黨之流不一定堅決反對調查。何况,即使反對,民主派也可將錯就錯,暴露建制派。在選舉年,這是有效支點。即使立法會否決調查,所有直選泛民議員,此時大可接手,自行調查。即使調查效果不足,最後只能提出一系列疑問,仍然有政治效果——民主派利用每一個機會,伸張民主價值,奪回政治主導權。同時,還可要求國際人權委員會調查。

衝突之後,學生會最為積極聲援被捕者,港大的更標舉「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工黨及社民連也首先譴責梁特倒行逆施,導致今日禍患。特區政府現在趁勢大搞株連,任何民主派更應首先譴責國家機器的暴力,確保被捕者的人權。梁由北京千挑萬選,所以北京也要負責。

國家機器乃人民公敵

民主黨卻各打五十大板。此實大謬。但我們必須把是非曲直,先放到更大的背景去考察。雖然雞蛋變磚頭,但要知道,高牆之後,還有槍炮。今日人權的最大威脅,正是來自國家機器。即使有代議制的監察,國家機器早成自有永有、唯一合法卻不受民主監督的暴力機器。你以為是美國總統在統治嗎?沒有的事。Governs but does not rule——他代人管理而已,統治,另有其人。當奧巴馬上台後,想從阿富汗撤兵,國防部給他的選擇卻是﹕或者增兵,或者大量增兵。如果今天奧巴馬仍無履行競選承諾,反而繼續駐兵阿富汗,你就知道為什麼。斯諾登揭露了美國公安如何侵犯本國人民的自由,但逃亡的不是美國公安,而是斯諾登自己,你也知道為什麼。

偉大的美國民主革命家潘恩(Tom Paine),在他那本大大推動了美國獨立運動的《常識》,一語中的點出政府之問題﹕

「社會不論怎樣都是福,政府再好,只是必要的惡;在最壞情况下,更成為不可容忍的禍害。」 

西方早期民主主義者,都秉承這種對政府——一切政府——的嫌忌。美國獨立戰爭之後,1786年爆發了謝司起義(Shay’s Rebellion)。退役軍官謝司抗議戰爭負擔落在窮人身上,率領幾千人在麻省起義。美國獨立宣言草擬人哲佛遜怎樣評論這件事?身在巴黎的哲佛遜說﹕

「我堅信,不時發生一些小叛變是好事,是政治領域所必需,猶如風暴之於自然界。這類反叛,對健全政府乃必要良藥。」 

自那之後,國家權力全面膨脹到嚇人地步。連代議民主都基本沒有的香港,政府更十倍是人權最大威脅。政府暴力,更不能與幾塊民間磚頭等量齊觀!如無選擇,磚頭抗之,亦不為過。經此一役,梁特乘機加大鎮壓機器,連英國保守黨也不准用的水炮車,梁特也敢買。民主派此時更要全力阻止梁特。豈可效民主黨,各打五十板?你站到什麼立場去了?

本民前出師無名

當晚其實不只一個行動,而是兩個,二者性質大不相同!頭一個,是維護小販擺賣的權利。而事先號召市民聲援小販的,既有本民前(本土民主前線),也有小麗民主教室。這個維護小販的行動,基本上成功了,小販管理隊在大批抗議者面前,自行撤退,小販繼續擺賣,衝突之後也如是。

第二個行動,從本民前佔據馬路開始,性質上已經和聲援小販無關。所謂「魚蛋革命」,不過自誇。請問與警衝突,所為何事?如果真心聲援小販,此時行動已成功,慶祝也好,「掃街」大吃也好,或如黎汶洛建議,「大可以號召數百人眾席地而坐,拖延時間足夠小販經營至清晨。」 本民前還與警衝突,便是師出無名。

此時行動,更像是為反警察而衝突,或是為了反政府。好吧,政府的確要反,國家機器嘛。問題是,你原本是為小販而來呀。怎麼忽然變成反政府?如果本民前一早策劃反政府示威,為何不一早清楚說明?為何反而一早出帖,號召市民聲援小販?到小販成功擺檔之後,才忽變反政府示威?堂堂民主派,豈有如此兒戲,如此朝令夕改者?更離奇的是,又忽然變成……競選活動!而且是飛磚頭的競選!一個晚上,一次造成多人受傷和被捕的行動,本民前竟然可以隨時改變行動宗旨。天呀,究竟磚頭為誰而飛呀?黑獄為何而坐呀?是為你們的競選,還是為民主大業呀?如此翻雲覆雨,誰知你們哪句真哪句假呀? 

做光明正大的民主派

堂堂民主派,永遠表裏一致,永遠以真名呼實物。無可選擇而要反政府示威,則反之;無可選擇要扔磚頭自衛,則扔之;結果坐牢,則安坐之。在反之、扔之、安坐之的同時,永遠向群眾說明理據,永遠爭取群眾諒解和支持,永遠不去騎劫群眾,此方為民主派。豈有如陰謀家、野心家、冒險家,隱瞞目的,裏外不一,借題發揮,臨場發難,利用群眾,用完即棄?人是目的,不是你的手段。傘運期間,已有人以謠言(立法會將審議網絡23條)來煽動群眾撞爛玻璃門,初一旺角不過是其延續。拿群眾作手段,那是政棍政治,不是民主政治,萬不可學。

難道民主政治不需要策略?自然需要。但策略永遠服從民主綱領,而非相反;因此策略對錯,看其能否有助民主宗旨。本民前勇則勇矣,卻一晚三改宗旨,太明顯借題發揮,別有用心了。這客觀上只會疏離民主派群眾,削弱民運。何况,這種臨場發難,太容易誤傷自己。當晚有些抗議者非因警察而傷,而是被後排抗議者,亂扔汽水罐、玻璃樽所傷。

但不是要「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嗎?政治之為政治,在乎分寸。強凌弱,眾暴寡,有惻隱心者必站在弱寡一邊。就算小偷,若被人群處私刑,也該營救。但這種拔刀相助,只適用於特定時空,並非超歷史,更不等於說「反抗者一定對」。旺角騷亂,自應首先譴責國家機器。但這不等於認同本民前的路線。這要分清楚。1924年希特拉因「啤酒館革命」而被判入獄時,他也是「被迫害的反抗者」,但他那條路線,不到十年就把德國變成地獄。本民前的確初步具備了主要的極右元素:排外,種族主義,不容多元,威權主義,唯我獨尊,暴力傾向,利用群眾等等。甚至在被警察打壓之際,不忘攻擊其他一早在場聲援小販的民主派為「左膠」。這不是民主路線,乃獨裁路線。希望真心擁護民主的本民前青年,臨崖勒馬。至於民主派,聲援被捕者是一回事,但不能與極右路線混同,否則後患無窮。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2月14日)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素人參選容易贏?區選過後,陳電鋸收集每位參選人的各式數據,及其最後當選與否的結果,電腦分析後,得出不少有趣的發現,例如區內有多少操普通話的人口,也是關鍵。【陳電鋸:數據新聞﹕機器「捉路」香港選舉】...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Sunday, February 14, 2016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旺角暴力衝突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