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魚蛋騷亂後我們是否必須接受暴力抗爭的不歸路?(文:龍貓餅) (17:13)

魚蛋騷亂後,社會流行的説法是香港已經走上不歸路,社會的撕裂和抗爭必然會繼續以暴力的方式出現,成為新的常態。一時間,仿佛大家都認為香港的民主路只可以暴力和階級鬥爭的方式走下去,是歷史中的必然。

但這種必然是真的嗎? 我們是否就必須要接受這是歷史中的必然、讓香港這樣走下去?不!我不相信香港一定會進入這必然當中。香港會否走入這必然全在乎社會各界現在如何面對這團怒火和這導致這些怒火的制度不公。

耶穌與香港人一樣面對過權貴無理和狡猾的迫害,也經歷過因著公義而產生的暴力。耶穌是如何面對權貴的迫害呢?馬太福音二十六章是這樣記載的:

「說 話 之 間 、 那 十 二 個 門 徒 裡 的 猶 大 來 了 、 並 有 許 多 人 、 帶 著 刀 棒 、 從 祭 司 長 和 民 間 的 長 老 那 裡 、 與 他 同 來 。那 賣 耶 穌 的 、 給 了 他 們 一 個 暗 號 、 說 、 我 與 誰 親 嘴 、 誰 就 是 他 、 你 們 可 以 拿 住 他 。猶 大 隨 即 到 耶 穌 跟 前 說 、 請 拉 比 安 、就 與 他 親 嘴 。耶 穌 對 他 說 、 朋 友 、 你 來 要 作 的 事 、 就 作 罷 。 於 是 那 些 人 上 前 、 下 手 拿 住 耶 穌 。有 跟 隨 耶 穌 的 一 個 人 、 伸 手 拔 出 刀 來 、 將 大 祭 司 的 僕 人 砍 了 一 刀 、 削 掉 了 他 一 個 耳 朵 。耶 穌 對 他 說 、 收 刀 入 鞘 罷 、 凡 動 刀 的 、 必 死 在 刀 下 。你 想 我 不 能 求 我 父 、 現 在 為 我 差 遣 十 二 營 多 天 使 來 麼 。若 是 這 樣 、 經 上 所 說 、 事 情 必 須 如 此 的 話 、 怎 麼 應 驗 呢 。當 時 、 耶 穌 對 眾 人 說 、 你 們 帶 著 刀 棒 、 出 來 拿 我 、 如 同 拿 強 盜 麼 、 我 天 天 坐 在 殿 裡 教 訓 人 、 你 們 並 沒 有 拿 我 。但 這 一 切 的 事 成 就 了 、 為 要 應 驗 先 知 書 上 的 話 。 當 下 、 門 徒 都 離 開 他 逃 走 了。」

耶穌的焦點並不是如何回應和報復權貴對他所施的迫害而是如何實行上帝的旨意。那上帝對耶穌的旨意是甚麼? 聖經說基督耶穌降世是為要拯救罪人。耶穌來的重點不是要帶來負面的譴責和審判(當然耶穌仍然會審判),更是要帶來正面的修補、拯救和醫治,讓人與神和好、讓人與人和好,為世界帶來真. 平安。

同樣,我們不可以放棄去以正面和具建設性的方法去為這城市patch up!我們不可以只單單接受歷史的必然,讓香港的核心價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信任等維繫這社會的價值在暴力抗爭中消失,在抗爭中被無理、仇恨、和躁動所取代! 當然政府已經drop the ball、係廢嘅,我們不可能期望政府會為香港做甚麼讓這社會不再繼續撕裂、走向崩潰。所以社會各界,包括社運團體、教育界、法律界、政界、教會等更加不可以坐以待斃的讓香港向這方向繼續發展下去、我們要力挽狂瀾阻止香港的崩潰![1]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譴責,大家都知道暴力是不對,甚至連年青人自己也知道,有頭髮無人想做瘌痢[2]。我們需要為他們提供一個可以有效改變社會各種不公義的策略、將年輕人的怒火導引成為正面、具建設性和有用的抗爭力量,我們亦需要同路人互相支持、團結、和合作。年輕人的怒火源於政府和財閥在政府和經濟上的各種不義,是合理和可以理解的。不少年輕人在佔中後放棄和理非非,因為他們認為就算民意是這樣強烈也不能搖動政府,唯有嘗試暴力抗爭。但暴力的抗爭真的能改變政府嗎?暴力抗爭的基本假設是透過武力和暴亂去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令政府讓步。但從孫子兵法上看,這其實不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方法。武力的運用是政府最大的優勢,而這卻是民間社會最弱的地方。以暴力抗爭其實是以自己最弱的地方去挑戰對手最強的地方,這必然會帶來巨大的代價,就算最終得到勝利也只會是慘勝,如大量示威者的傷亡和被捕、他們的家庭被破壞等等,這並不是一個可持續的抗爭方法。就算採取城市游擊戰,嘗試以小制大,但這也必然會阻礙社會的日常運作、影響到社會其他市民的生活,這正正違反游擊戰中要贏取居民hearts and minds的重要原則。

與政府抗爭,應以民間社會最強的地方去挑戰政府最弱的地方。民間社會最強的地方是我們的單純和道德性,而這政府最缺乏的正正就是純真和道德性[3]。孫子兵法指出戰爭是道德上的比試(War is a moral contest and they are won in the temples before ever fought.),當管治者缺乏道德正當性,其人民也不會願意順服於政府。相反當抗爭具道德、出師有名時,抗爭就更易得到的市民的支持。所以我們要讓市民看見這政府和政商管治階層在不同議題上的在政治和經濟上不道德的地方,並且提出更具道德的建議。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讓市民看見我們比政府和權貴更有道德、更優秀、更值得信任、贏取他們的hearts and minds和支持,然後在緊要關頭可以全力動員,迫令政府改變,深耕細作就在於此。

這並不是説勇武無用,相反我相信和理非非與勇武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只有左膠或只有勇武都是無法去改變一個完全不願意回應市民的訴求的政府。只有勇武卻沒有和理非非最終只會失去民心;只有和理非非卻沒有勇武最終只會在緊要關頭捉到鹿唔識脱角[4]。縱然雙方對很多本土議題和行事的方式有不同的立場,但最終也是為香港好,令香港成為一個更民主、公平、繁榮、和可愛的社會,雙方無必要為一些不是最重要的枝節而放棄和排斥對方,更不應互相指責[5]和割蓆[6];事實上,我們沒有本錢去進行分裂。始終我們真正要得到的不是打敗對方的意識形態[7]、甚至可能不是要打敗這壓制和人民的政府和政商管治集團,而是要得到一個能讓每人得到公平的政治權力和財富分配,與可以讓每一個人充分建立和發揮自我的社會。

魚蛋騷亂猶如潘多拉的盒子。現在盒子已經打開,問題是我們會否將痛苦和仇恨收回,並將盒子裡餘下的希望帶到人間。

[1]我不是完全否定這次騷亂的價值,我只擔心當暴力抗爭發展為新常態後,暴力抗爭會變成一種單純的情緒發泄,卻不能轉化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

[2]珊揚. (2016-2-10),「暴徒係黐線,但係我明白佢哋」. 評台, http://wp.me/p2VwFC-gkd

[3]這裡指的道德性並不是單指品行上的道德,更是指民間社會所追求的更單純和人性,更照顧到弱勢社群、更不受大商家的影響。雨傘運動和其他抗爭中大家還會執垃圾不就是我們的單純和道德性嗎?

[4]事實上,和理非非和勇武本土都各有成績和失敗。七一遊行令董建華下台、反國教暫緩了國民教育,但雨傘卻無功而還。本土行動者的反水貨行動成功迫令政府修緊對水貨客的管制但在其他事件中未見成績。

[5]左膠與勇武本土行動者之間更常指責對方的方法或策略無用,自己的方法更好,但這實是將事情太簡單化的一個説法。這説法隱含著一種只要社運的方法正確,就必然可以改變政府。但社運只是令政府改變的其中一個參數(parameter)、甚至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參數。例如當年七一只有五十萬人上街,社運人士除了上街外沒有太多其他的動作,卻令董建華下台。相反雨傘運動雖然是回歸後最大的社會運動,但卻未能絲毫搖動政府。這可見社運不一定能改變政府,更多的可能是背後的利益計算。有時候,社運其實是等運到,成功更多只是因為幸運而不是因為策略。既然如此,雙方又有何理由去指對方的策略差勁而高舉自己的方法?

[6]與一位行動者談過他們對被泛民和左膠割蓆的感受。他們覺得大家都是爭取民主,卻被出賣,就如士兵上陣卻被人遺留(left behind)在前線,覺得十分難受。

[7]或許是非對錯並非最重要。就算雙方對行動的方向或方式有分歧、甚至認為對方所做的壞了大事,但請將道理和對錯放在一邊,請擁抱(embrace)對方,一齊行動(就算你認為是執手尾也好)。唯有雙方放下各自的利益、道理、無私的合作才能為香港打開新的局面。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籲9月立會選舉同心】戴耀廷重申,非暴力抗爭才是可持續發展抗命方法,「暴力抗爭在香港不會有出路,武力層面不可能勝過當權者,也得不到大多數香港人的認同」。報道:http://bit.ly/1Pt9VHT【旺角暴力衝突】「武器庫」被捕4人獲...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相關字詞﹕文摘 旺角暴力衝突 旺角騷亂 旺角衝突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