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焦點追擊》好一場集體勝利 (文:家明) (21:18)

影片開始,一段七十年代的序幕很快過去,故事從2001年7月正式開展。是時,《波士頓環球報》的總編輯將退下火線,員工對新總編茫無頭緒。某夜,報紙「焦點」版的編輯Robby(米高基頓)初會新總編Baron先生(Liev Schreiber),Baron說報社恐怕要進一步裁員。當我們還以為「新官上任」了,橋段或許循辦公室政治方向發展,原來不是。Baron低調寡言,處事合情合理。餘下的故事,是看着他怎樣跟「焦點」組的記者各司其職,編寫出最優秀的新聞報道。《焦點追擊》真事改編,說《環球報》揭發天主教神父幾十年來性侵兒童,而教會從中包庇的大醜聞。

「焦點」——4人偵查小組

Baron不是影片的主角,但他的出場讓人印象頗深。文質彬彬,筆記本不離手(戲裏每個新聞工作者皆如此)。他剛到步時,正讀一本關於波士頓「紅襪棒球隊」的書。他不是棒球迷,他只想多了解這城市。Baron來《環球報》工作,誠如影片另一角色所說,帶有「外來人」的觀點。因為他既不生長於斯(相對而言,Robby在波士頓土生土長),而且還是個猶太人。所以當他知道天主教的性侵案件時,沒有作為教徒的疑慮或利益衝突。Baron在整個故事中,是重要的制衡人物。

在知情識趣的老總來到前,《波士頓環球報》的工作氣氛似乎已很不錯。尤其那小小「焦點」部門,由Robby牽頭的小組,四人一條心。人人都有工作,卻不是所有人都對工作有歸屬及使命感,更遑論伸張公義。《焦點追擊》的記者有共同信念,他們充滿默契,互補長短,完全克盡己任。性侵案的調查進度,因為「九一一」事件而被迫擱置了,女記者Sacha(Rachel McAdams)向線人一諾千金,說將會竭力追查。她不是照老闆吩咐,而是斬釘截鐵的「我在這裏,因為我在乎」。新聞工作是四人小組的志業,可以廢寢忘餐。記者Michael(Mark Ruffalo)周日跑步,跑着跑着又回到報社了,然後發現Robby也在,兩個人同為調查進度傷腦筋。好喜歡《焦點追擊》裏頭對小組工作環境的設定,貌似平常,然而在樸素色調、凌亂文件之中,Robby房間中,一張橙紅色的沙發異常醒目。他們很多改變世界的主意,就是從這張沙發醞釀出來的。

把新聞工作空間活靈活現

《焦點追擊》把新聞工作空間活靈活現的拍出來了。Baron身為老總,負責對外高層次的接觸(先後見過紅衣主教及教會的德高望重人士)。他的上任其實很關鍵,因為最初是他主張「焦點」追查神父性侵案。有趣的是,他的「提議」巧妙,當他首次向Robby及另一資深編輯Ben(有型白頭佬John Slattery)提出時,Ben好像頗有戒心,辯說「焦點」版一直編採自主,故事皆由他們選擇。然後Baron問Robby,你們有興趣選擇這故事麼?於是,老闆的提議順水推舟,各方都得償所願。往後,Baron固然不插手日常事務,只是偶爾聽Robby匯報,在關鍵時刻做gatekeeping角色(包括拍板印行及潤飾文稿)。除此以外,Ben亦是報社另一制衡人物,他跟Robby及Michael要好,可以一起看球賽、吃pizza,但談到進度及策略時,又完全公事公辦。即使「焦點」的四人小組,因應性格及崗位不同,也起着互相扶持及平行的作用。Robby是發號施令者,Michael較冒進,優點是容易令受訪的就範,缺點是有時太急躁。「焦點」版的教會性侵調查遇上不少困難,其中一項還包括編輯部內目標不一的矛盾。《焦點追擊》說明,team work的精妙之處,除了分工合作,還有彼此的督導與磨礪。

《焦點追擊》的劇本很聰明,四個人物形象各異,他們來自不同的背景,各自有故事網絡延展開去,令影片的枝葉豐富。當調查到中段,他們的命運都跟性侵案牽連,甚至有身分衝突之嫌,沒人可置身事外。Robby在社區長大,是報社的中層管理,他認識的老同學在社會各佔要位,跟醜聞案關係密切。「公告真相」(在大陸是「尋釁滋事」了)、「息事寧人」(以達至「和諧社會」),他要在新聞工作者、朋友、校友幾重身分之間抉擇。Sacha是天主教徒,她疼愛的姨母比她還要虔誠;Michael雖然沒再上教堂,對教會仍存敬畏之心。Sacha及Michael若親手揭發神父劣行,令教會誠信破產,對自己及親人,都儼然是信仰價值崩潰的痛苦經驗。還有他們的同事Matt(Brian d'Arcy James),身為父親,當知道鄰舍住着涉嫌性侵神父,他有口難言;是繼續保密,還是保護兒女/社區小孩,他要殘酷的二選一。

群策群力調查 報社上下一心

差點忘了,Robby的矛盾還不止開罪波士頓老街坊。「你一直在那裏呢?」戲末段一再有人提出的質問。新聞工作者千萬不要看輕自己,但同時也別太高估自己的力量。

《焦點追擊》勝在平實,不渲染、不過於戲劇化。詳記新聞工作者調查經過,抽絲剝繭、不放過細節,軟硬兼施的游說,對朋比為奸的窮追猛打,已經很有追看的吸引力。倘若,前星期在此談過的《封鎖新聞線》(Kill the Messenger)及《真相》(Truth)是「調查式報道」兩個失敗個案,敗在孤掌難鳴;那同樣真人真事改編的《焦點追擊》,就示範了群策群力調查、報社上下一心的勝利。只有團結力量,可教日月換新天。看着影片眾志成城很享受,戲內是集體勝利,戲外亦是精彩的群戲演出。憑《飛鳥俠》鹹魚翻生的米高基頓很稱職,他的角色好像由二十年前的《搶閘新聞眼》(The Paper)過來,變得老練精明。Rachel McAdams由True Detective第二季到本片,能力及可塑性已毋用置疑。

當然論搶眼,Mark Ruffalo的角色,從編寫到演出皆勝一籌。Michael負責跑腿,是行動敏捷的直腸子。他跟律師Mitchell Garabedian(Stanley Tucci真是出色綠葉)的對手戲好看。他們性格南轅北轍,Michael甫見面直呼其名Mitchell,很熟落似的,對方卻從頭到尾叫他Mr. Rezendes。一個快人快語,一個拘謹含蓄,加起來竟是對好拍檔。Mitchell漸漸對他信任,後來更惺惺相惜,結局還有餘韻。《焦點追擊》的群戲精彩,還不止一眾觀眾熟悉的演員與明星,隨便曇花一現的小角都很有戲。有一幕,Michael及Sacha各自訪問兒時被性侵的受害人。角色的眼神、語調、身上的細節(如前臂內側的針孔疤痕)讓人感到他們各有隱衷。這樣一拍,性侵案不止是一堆帳面數字,已是活生生在眼前的生命。說這些人是「幸存」的,即暗示教會幾十年來為禍,早就不堪設想了。

一如很多真人真事改編電影,《焦點追擊》片末字幕交代故事後進展。不過,字幕沒交代《環球報》是次報道贏得普立茲獎,反而巨細無遺列出被揭發性侵事件的所有城市,數目之多令人乍舌。畢竟,記者的使命不因報道出街而停止,獎項更是無關宏旨。留意影片最後鏡頭,還原基本步,一切只是開始而已。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2月7日)。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bang! bang!】聽到兩下槍聲,從睡夢中驚醒,不是電影情節,發生在真實的香港,旺角。詳情:http://bit.ly/20SAVFM【紀實圖輯:旺角騷動 對峙衝突磚頭警棍開槍 濺血的旺角黑夜游擊戰】...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2月9日

相關字詞﹕影評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