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無限加錢】工程超支?以後告到你甩褲都得(文:艾敬) (16:11)

早兩天看到一則饒有趣味的新聞,話說「有裝修公司涉嫌以「先斬後奏」及「隱藏收費」手法,令一個裝修單位的客戶,由最初首張報價單10個裝修項目收費的17.5萬元,經不斷追加裝修費後,總數增至78.6萬元」,「苦主」 支付50萬元以後終於向海關舉報,海關最後拉人,咁樣樣。

大部分民情都覺得懲罰奸商大快人心。不過魔鬼就在細節中,睇真啲,呢件事就相當有嫌疑。事先聲明,本人對案件內情毫不知情,新聞一單,你睇咁多我睇咁多,純粹提供分析,細節估吓又冇壞。

首先,800呎實用面積(唔係建築面積喎),基本裝修(天、地、牆) 只收17萬,試過裝修的朋友都應該知道這個價錢便宜得過份。如果廁所和浴室的水電都要更新,就更加沒有可能。但在這單新聞中,說17萬還包括訂造家俬!這若果不是超越常識,就是業主太天真。

工程界經常都抱怨,客人常常只看報價金額而漠視現實價格,更漠視承辦商的質素和信譽,令業界不停壓低標書價格來爭取生意,合約糾紛就愈見頻繁。要記着工程這回事是「羊毛出自羊身上」,要花的錢怎麼也變不走,如果有一個承辦商的報價比其他人明顯地便宜一大截,那麼這個報價多數只有計算成本而「暗藏殺機」,日後自會利用其他合約細項來追回利潤。此風不可長,只可惜,即使全港最大的顧主――香港政府也是奉行價低者得的政策,又更何況是小市民。

然後,我們來上一課「合約101」:要構成合約,至少有要約(offer)和受約(acceptance)*。問題來了,所謂「不斷追加8張報價單」,如果雙方沒有接受條件,那麼不管幾多張報價單都不構成合約,最多17萬拉倒算數。那又怎會變成「一再付錢至50萬元」呢?聽起來就跟用裸照勒索一樣。頭條日報更用「人肉提款機」來形容業主。可見如果沒有業主的額外要求,業主又同意付款,這個額外款項根本就不會出現。

果然,細看海關提供的追加(報價)單內容,那些有關拆牆的項目應該都不包括在最開始的報價單之內,而拆一堵牆再收口(補),收五、六千元也是合理價錢。所以,就這些新增工程項目再報價再收費,倒不見得不合情理。又如果業主在中途多番改變設計要求,就正好解釋出現八份新加報價單的理由。

一般小型工程例如裝修合約,都是行內所謂的「全包宴」(lump-sum contract):一個項目(例如全屋裝修)一個價錢,其中所有消費開支由承辦商全包。 如果一開始的設計和圖則清楚,這種合約就最簡單,一切以圖紙為依歸,沒有什麼事情好爭拗。在合約裏面一般也會訂明一些收費價目(rate), 即使將來項目細節有所改變,額外收費也有所跟據。所以,海關在記者會中又沒有公開合約全文,卻拿出一分普通不過的標準合約價目,實在是想要證明怎樣的「誤導式銷售」的內容呢?

說到這裏,大家應該會見到一個工程超支與否,跟合約和設計大有關係。一些細項或延伸收費有沒有包含在合約之內?合約到底有無已經包括所有要施工的項目和其規格呢?訂定合約的時候,設計是否已經確定?如果中途更改施工內容,收費又有沒有準則呢?

做工程,最怕就是未做好設計就急着開標要求報價,訂合約又趕頭趕命寫得不清不楚,一邊又要瘋狂趕工趕入伙,又要一味貪平。如果撞着大奸商,立心在細節裏大撈一筆,最後埋單時人家白紙黑字逐件追討,又怎會不超支到血流不止?

我們常說的法治精神可能很離地,但合約精神就是法治精神最「貼地」的表現:你情我願白紙黑字。看着各大報章的報道,一面倒地接受海關的說辭,一切訴諸感情,卻不去深究當中的細節;記者對合約的概念薄弱,讀者也淪為在旁邊叫好的三姑六婆,真是慘不忍睹。

等等等等……或者連我都錯了。有關合約糾紛,一般都以民事訴訟或訟裁處理,大不了是錢銀問題。今次海關是用「違反商品說明條例」來控告裝修公司,罪名是欺詐,可要驚動律政署啊!嘩,今次案例一開就大件事了,政府合約一旦中伏,以後就用這招來凌駕合約,起訴承建商詐騙可也。以後海關可就忙過阿寶了。

前提係,如果政府想,承辦商又係小市民嘅話。

至於明報說「收到匿名信件,指案中事主夫婦同為現任海關督察」嘛……反正我就信了。香港都成為了中國的「一個城市」,有事就看誰的後台硬,這些「潛規則」,我懂的。

*當然還有其他要素,先按下不表。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多謝公安】「比王日日日還要爛的劇本交了,香港人信不信不是他們關心的事,反正就示範了野蠻人可以漠視一國兩制。眾多傳媒已經自我河蟹還不夠,他們要寒蟬效應在香港社會徹底發揮,所有人都要『愛國愛黨』,半點批評都不能容忍。」全文:...

Posted by 明報文摘 on Thursday, February 4, 2016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高鐵超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