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這些違心的認罪和報平安……(文:呂秉權) (09:06)

被迫報平安,被迫違心簽字,國家機器開行,鐵人都瞓低。強如國家主席習近平,10多歲時就曾被打成「黑幫子弟」,被專政機關實行專政,造反派還威脅要把他槍斃100次。

2013年薄熙來案開庭,他在一審時當庭翻供,指認罪是在「辦案人員施加的不正當壓力和誘導下違心所寫」。

連政治強人都被迫跪低,那麼對區區草民級的政治犯來說,公安、國安、國保和央視的鐵蹄,豈不更可肆意蹂躪,來回踩個幾遍?

你說這是綁架嗎?他們說這是「把你弄進去」。

你說這是違法的,他們說「法律包括很多層面,有你知道的,也有你不知道的」。

你說這是「兩制」嗎?他說這是「一國」,兼有強力部門,宇宙最強嗰隻。

由內地維權和異見人士親身講述被公安綁架實錄的《遭遇警察》一書,有不少情節,似曾相識。

筆者的友人、維權律師滕彪,曾被國保黑頭套綁架70天。在某次被綁期間,滕彪獲准發個短訊報平安,但要先經國保審查。

結果內容是:「老婆,別擔心,照顧好孩子。在和朋友談事兒。愛你的老公。」

被公安綁架50多天的《零八憲章》簽署人華澤,亦曾獲當局開恩,能對母親「真人發聲」報個平安,但條件是不能說正被綁架、軟禁及身在何地,而手機就要開免提喇叭由國保拿着,隨時可切斷通話。

華澤憶述的母女通話如下:

母:「你在哪啊?為什麼手機一直關機?我們都以為你出事了。」

女:「我在歐洲旅行,電話壞了。國際漫遊太貴,不能經常給你打。放心吧,國外比國內安全多了。」

至於簽字、認罪?例子更是多的是。

被指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的高瑜,曾在央視片段認罪,辯護律師指是由於當局以高瑜的兒子的安全為籌碼來脅迫。

因微博言論被入罪的維權律師浦志強,案件開庭時他堅稱無罪,並由律師作無罪辯護,但案件宣判時,浦變了認罪悔罪加道歉,並說從自身的經歷,「感受到法治的進步、法律的完善」。

2006年的福建念斌投毒冤案,他多次被判死刑,但最後被裁定無辜,獲國家賠償。念斌供述當時之所以認罪,是因為被本着「命案必破」的公安,「吊到窗戶上,用鐵棍打,並用長長的竹籤使勁往肋骨的縫隙插」,往死裏打,唔認打到你認。

2012年李旺陽案,妹妹李旺玲「簽字」說不與外界聯繫。

2008年四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受害家長,要簽字放棄追究和認同黨和政府抗震救災的努力才獲救助金。

今天,桂民海由泰國迂迴的自願回國自首,又說真切感到自己是中國人,叫瑞典不要插手;李波家書指不要將其自願回內地配合調查一事放大炒作,並表示會保留對那些不負責的傳媒和個人起訴的權利……

這些說法,歷史自有考驗。

對政治案件,有公安、國保曾明言:「這就是政治,任何個人在政治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從魏京生、徐文立開始,凡是與國家作對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2016年1月1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桂民海「報平安」】身在英國的桂民海女兒Angela向《明報》表示,前晚中央電視台播出父親「被訪問」片段後,失聯多時的父親竟然向她傳信息「報平安」,還叫她封口少談事件。報道:http://bit.ly/1SZVTjD【粵公安證李波在內地 ...

明報即時新聞貼上了 2016年1月18日

相關字詞﹕書店5人失蹤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