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地兩檢」 情理之中法理之內(文:宋小莊) (10:20)

對香港高鐵西九站實行「一地兩檢」,社會上有多種聲音,一是可設,另一個不可設。還有一個是可設,但有難度,要在香港境內設邊境檢查站,與香港入境處一起,允許內地邊檢人員在檢查站內執法。筆者覺得奇怪,為何特區政府官員如此忸怩;如完全沒有難度,要高薪厚祿請司長、局長何用?邀請那麼多專業人士幹什麼?但此事並不是太難。

市場的阿嬸、舖頭的伙計、開車的司機,都不會認為在「可」與「不可」之間,政府有第三個選項。要麼就繼續努力完成高鐵項目,實行「一地兩檢」;要麼就不搞「一地兩檢」,永久停建高鐵,讓數百億元的高鐵項目,淪為一項地產項目,造成不必要的浪費。香港特區政府並非為了公共利益,而是為了商業利益徵地,名聲也就臭了。如特區政府要敗壞自己的名聲,或者認為政府自己的名聲不值幾個臭錢,別人就無話可說。

設聯合邊境站 不是世界難題

中國的高鐵居於世界領先地位,中國的不少鄰國也要建,也會存在「一地兩檢」的問題。人們也會問,難道「一國兩制」下直轄中央的香港特區,比兩個主權國家之間還難?如果「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區都搞不了「一地兩檢」,中國的「現代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還能夠搞「一地兩檢」嗎?「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假如路經30個國家,中國的高鐵沿線可能就需要29個「一地兩檢」檢查站。如果「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都搞不了,路經國家便可援引香港特區的「榜樣」。任何一個國家有問題,都會影響鄰近國家檢查站的運作,難道特區政府要成為「一帶一路」的麻煩製造者嗎?在西方國家,兩國之間設聯合邊境站,只是小菜一碟,並不是世界難題。

中國高鐵路線的選擇是經濟、技術、人口、環境等可行性研究的課題,筆者沒有參與,不敢在此饒舌。但可以推斷,高鐵要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益,就要選擇鄰近邊境貿易較為暢旺的口岸。如「現代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路經國都可以實行「一地兩檢」,甚至是共同設立聯合邊境站,可以促進兩國的外交和經貿關係,高鐵的路軌和車卡將不再是冷冰冰的項目,而是各國和平和合作的溫暖的紐帶,推動工程界、物流業和有關人員交往。

一國兩制下一地兩檢 情理法無可辯駁

考慮到以上各點,特區政府就不應當研究到底有沒有第三條道路,而應當加緊、加快說服反對「一地兩檢」的人們接受「一地兩檢」。除非有立場問題,「一國兩制」下實行「一地兩檢」,在情、理、法等方面都是無可辯駁的。

「情」是人情,是感情。在「情」方面,加強深港西部之間往來的深圳灣大橋就是一例。如按照舊有思維,邊檢站要設在深圳灣兩岸,但香港方面說沒有土地,兩地西部通道只能擱淺,鬧出「活人給尿憋死」的笑話。遂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一個專門決定,授權香港特區有關執法人員在深圳灣口岸邊檢,執行香港特區的出入境管理制度。為什麼深圳可以讓出一塊地,而香港卻不可以讓出可能更小的一塊地或空間呢?「情」字上說不過去,而這些地或空間本來都是國家的。

嚴重認知障礙 顛倒是非

在「理」方面,要講道理、講常理,可由正面說,但也可以從批駁「歪理」、「無理」說起。在香港生活久了,就會知曉反對派搞宣傳的3道板斧。第一道板斧就是把「小口岸」說成是「大香港」,說內地執法人員可以在西九口岸執法,就可以在香港1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執法。這是患了「空間幻想症」,把小口岸當作香港,把舢舨當成航空母艦。第二道板斧就是把「邊境檢查」說成是「司法管轄」,說內地執法人員可以在西九口岸執法,豈不是可以扣押、移送、檢控、審判、監禁,把內地的整個司法體系搬到香港。這是患了「事態幻想症」,把檢查證件當作是抓賊、緝盜、懲治犯罪。第三道板斧就是把「一地兩檢」,各檢各的,說成是越俎代庖,干預香港特區高度自治。這是患了「事類幻想症」,把進入內地邊境檢查證件,方便乘坐高鐵,當作取消香港特區的邊境檢查體制。「空間幻想症」、「事態幻想症」、「事類幻想症」是嚴重的認知障礙,混淆了大小、搞錯了輕重、顛倒了是非,可能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病,香港有不少病患者。

中央可發指令 西九部分空間劃內地使用

為了發揮高鐵的運營效果,「一地兩檢」是必須的。在「法」的方面,可分3點說明:

一是邊境檢查的性質。內地邊境的檢查不是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不言而喻。香港邊境的檢查,列入香港《基本法》第七章「對外事務」,該法第154條規定:「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入境、逗留和離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實行出入境管制。」這是中央通過香港基本法授權給香港特區政府的。即使高鐵西九口岸實行「一地兩檢」,上述管理權也不受影響。

二是高鐵西九口岸內地邊境檢查站的區劃。1990年4月4日全國人大《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明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區域圖由國務院另行公布。」該行政區域圖不是香港基本法的組成部分,其修改不受香港基本法第159條的限制。香港基本法第7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中央政府可以發出指令,將西九口岸一小部分土地或空間劃歸由內地邊境檢查站使用。

三是高鐵西九口岸設內地邊境檢查站後,內地邊檢人員可以在該站內執法。全國人大常委會屆時還需要作出專門決定,對有關職責作出明確授權。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2月2日),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賽後檢討】鍾樹根指,支持者認為他「瞓喺度都會贏」,警覺性不足,曾鈺成更曾反問他「會輸架咩」,而民建聯亦有策略錯誤……http://bit.ly/1jxBp33【區選戰後】鍾樹根擬改形象但不改名:樹根好接地氣...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Tuesday, December 1, 2015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