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兩制危機】一地兩檢:別在港人傷口灑鹽(文:黎廣德) (21:16)

律政司長袁國強與運房局長張炳良赴京商討高鐵「一地兩檢」,會後承認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無法避免」,否則西九龍總站無法做到「一地兩檢」,又指問題複雜,變相承認未有解決法律和憲制問題的方案,因為「要在下次會議繼續研究」。

自從5年前公共專業聯盟和不少有識之士指出「一地兩檢」的死結後,這是首次有特區官員承認兩項過去一直迴避的事實:一是沒有「一地兩檢」高鐵不可行;二是不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一地兩檢」不可行。把這兩項加在一起,坊間盛傳的陰謀論就是確鑿的事實:特區政府硬推高鐵就是硬要港人接受公安在港執法。

即使從未看過《基本法》的香港人,都明白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等同赤裸裸踐踏一國兩制,而這正是袁國強仍然想遮掩的第三項事實: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境執法,必然要扭曲基本法。

雖然袁國強說話時加上註腳,「關鍵在於怎樣於法律及憲制上符合基本法,亦不影響一國兩制的概念,這就是複雜情况」,這顯然是「此地無銀三百両」。試想,基本法並非什麼「哥德巴克猜想」之類的數學難題,並且從訂立至今正文部分未改過一筆一畫,過去5年都找不出合法方式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為何明年會突然找到辦法?唯一方法就是北京與特區官員聯手扭曲基本法,把黑說成白,然後強迫港人接受。

這項「不能說的秘密」,港府內部其實瞭如指掌,因為早於興建深圳灣西部通道時已作詳細研究,結論是「一地兩檢」無法在香港境內實行,所以當時人大通過決議只在深圳境內實施一地兩檢。

公安執法 兩制不保

內地公安在港執法有何含義?無論袁國強用什麼語言偽術包裝為「局部執法」或「有限執法」,內地公安必然會執行超越香港法律的大陸法律(否則何必多此一舉),意味香港人在香港境內不能受香港法律保障。專賣內地禁書的銅鑼灣書店老闆店員4人離奇失蹤,有傳是從泰國被大陸公安擄走,將來「一地兩檢」更省事,只需把目標人物威迫或誘騙到西九龍總站,公安便可完成任務。這種威脅就在眼前,香港人難道要「殺到埋身」才明白?

此例一開,內地公安初期限於西九總站內執行內地法律,有了所謂「法律基礎」後日後擴權便順理成章——為了方便通關在紅磡直通車站和中港客運碼頭要執法,為了保護領導人安全在中環解放軍碼頭和中聯辦大樓要執法,以至內地政要經常到訪的央企寫字樓,都沒有限制公安執法的理由。最終中港界線模糊,國際投資者視香港風險為中國風險,試問香港豈能保住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可能我們應該感謝袁司長,因為他點出事實後香港人可以有清晣的抉擇:要廣深港高鐵還是要一國兩制?二選其一,沒有第三條路。

第一條路是完成高鐵工程,接受內地公安在港執法,香港人開始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惶恐當中生活,逐步邁向「一國一制」。這是梁振英政府希望香港人不假思索「順理成章」走下去的單行道。

第二條路是維護一國兩制,放棄高鐵項目。既然放棄,當然是愈早停工愈好,以便減少損失。梁班子一直害怕有人提出這個選項,也一直利用香港人「洗濕個頭唔洗唔得」的心理,制止大家認真思考這個選項的好處。

停建高鐵 三大好處

事實上,只要市民打破「師奶炒股唔敢止蝕」的心理障礙,敢於客觀分析形勢,便明白停建高鐵有三大好處。

(一)政治前景:停建高鐵便毋須考慮「一地兩檢」,馬上粉碎「避唔到公安在港執法」的偽命題。一國兩制是保障香港人生活方式50年不變,今天還未走到一半,我們沒有引公安入關、自動棄守的道理。何况傘後醒覺的年輕一代,正要開展新一輪角力,為2047年後的命運爭取空間,這一代人豈能令他們的路愈走愈窄?

(二)維護法治:高鐵工程至今支出近500億元,若全面計算「合同付款責任」,已經超出立法會批款額度,但是港鐵故意拖延處理承建商逾200億元的索償,路政署則一直迴避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等同剝奪立法會審批公共開支的權力,違反基本法第73條。所以梁振英政府若真要守法,便須馬上停工,在未向立法會取得新增撥款前不能復工。這是防止挪用公帑的重大原則,斷不能讓「打死狗講價」合法化(註1)。

(三)經濟效益:高鐵工程停工後需與承建商解除合約,政府除了已支出近500億元外,尚需支付承建商索償和應得利潤,即使要多付100多億元,相對於超支總額850多億元的無底深潭,仍可節省公帑200億元以上。只要善加利用,過去工程的成果不會完全白費。假如將西九總站已挖掘的38萬平方米樓面面積改作地下生態商城,光是六成面積的50年商舖租金收入已逾1800億元,尚未計算其他公共空間、創意空間和石崗地盤改作房屋用途的社會效益。由此可見,改變用途後的收益,遠高於政府估算高鐵運行50年的經濟效益780億元(註2)。

共設騙局 忍到幾時

只要交通規劃得宜,停建高鐵不會令香港有重大損失。運房局已經宣布興建北環線,完成後北環線從錦上路站經古洞接駁至落馬洲,意味市民可以從西九柯士甸站用西鐵直接過境,利用深圳福田站乘高鐵至全國各地。事實上,深圳福田直達全國各地的高鐵路線比西九站計劃開通的城市更多,市民無論用西鐵或巴士過境轉乘,都比現今的高鐵設計更便宜更方便。

今天停建高鐵的唯一障礙是北京和特區官員的面子,袁國強和張炳良把「一地兩檢」拖下去,不是他們不掌握扭曲基本法的方案,而是他們希望高鐵工程米已成炊才公布,屆時便可以大言不慚,宣稱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是維護香港利益的唯一辦法。這是京港官員共同設定的騙局,香港人還要啞忍到幾時?

註1:詳見拙文〈路政署涉違法 高鐵回應揭新漏洞〉,刊於《信報》,2015年10月30日

註2:詳見拙文〈與其爛尾 毋寧再生〉,刊於《蘋果日報》,2015年7月13日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23日),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政治關心你】其實鉛水的問題不是市民關不關心鉛水「帶挈選情」的問題,而是如李庭豐在臉書上說,「紅色資本極權哪會讓願意道出真相的人得到權力」。全文: http://bit.ly/1LvoXas【說好的沉默大多數呢 (文:假才子)】http://bit.ly/1P1VXPp#明報 #明報即時新聞 #明報文摘

Posted by 明報文摘 on Monday, November 23, 2015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