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不談民主 梁振英也是一事無成 (文:葉建民) (19:19)

不經不覺,又進入了《施政報告》的起草日程,政府開始密鑼緊鼓地與社會各界討論這份理應是每年最重要的政策文件。這份施政報告,亦將是梁振英任內最後一份有實際意義的政策總匯。因為到了2017年,他的5年任期將剩下不到半年時間,到時候也不可能再談什麼鴻圖大計實踐願景。故此,假如他真的有什麼救港方略施政抱負,這將是他公告天下的最後機會。所以,這理應是令人期待的一份文件。

但實情是,今時今日,誰人仍會對他的施政報告有期望?近年施政報告不斷被人批評過於凌亂雜碎,缺乏重點方向,這固然是因為各個部門與政策局都希望能把自己的工作計劃納入文件其中,以作為爭取更多資源的理據。所以結果總是來個皆大歡喜,人人有份,卻令到文件變成是支離破碎、雜亂無章的流水帳。但在梁振英任內,這個情况更為嚴重,這不單是因為上述的原因,而是他的施政重點,說到香港發展,來來去去便只有「把握大陸發展機遇」的幾句,又或只是重複房屋問題的迫切性,卻又再三強調不可能一時三刻解決問題。在其他的政策範疇上,過去3年他都沒有拿出什麼方針重點具體方案出來,以至令他的施政報告變得更為空洞無物。

增市民參與公務 梁交白卷

對於民主政改、落實普選,我們自然對梁振英政府毫無期望。在政治忠誠重於一切的心態下,在他的餘下任期內,也肯定不會有任何推動民主政制發展的動作。這點大家心裏明白,絕無懸念。但在其他擴大公眾參與的環節上,他過去3年又有過什麼建樹呢?競選期間,他信誓旦旦要擴大區議會職能,但3年以來,政府從沒有任何動作,以至討論去試圖作出改動。所謂擴大區議會權力的先導計劃,只是延續上任政府的既定方向,並且放權的幅度也是完全微不足道。取消區議員委任制度,也是2010年政改協議朝野間早已定下的共識。他唯一的動作,是大灑金錢去增加區議員的薪津補助,以及向各區派錢進行所謂的「重點項目計劃」,結果弄出了千奇百怪的地標建築。但增撥資源並不能提高區議會在地方行政上的角色,也與擴大公眾參與無關。在增加市民參與公共事務的環節上,梁振英政府實際交了白卷。在他任內,市民究竟多了什麼機會去參與時政討論,政府又有什麼新的方法去拉近官民距離?諮詢委員會的制度早已與時代脫節,以諮詢文件徵求市民意見的方式,也變成了聊備一格的門面功夫。但政府對現行的諮詢制度有進行過任何檢討和公開討論嗎?政府有嘗試利用新科技去加強和市民的溝通嗎?昔日誰曾誇下海口要探討制訂檔案法以擴大公眾的知情權?當初又是誰說要「走出中環」聆聽民意?3年過去,市民在公共事務參與的機會和權益等環節上,我絕對看不到任何明顯的進步。

關鍵議題 討論仍未開始

梁振英在政改失敗後強調要多談民生、少談政治。但在民生問題上,他又有何建樹呢?社會福利與保育,是梁振英競選期間的兩項核心內容,但這兩方面在過去3年我們也實在看不到任何實質性的發展。政府制定了貧窮線,這是一項進步。但這條界線,只是政府制訂扶貧政策的輔助工具,它本身並沒有特別的政策作用。在具體政策上,很多關鍵議題至今甚至連討論都沒有開始。在勞工保障上,關於強積金對冲問題,政府依然顧左右而言他,迴避問題。即使傳聞馬上會啟動有關的公眾諮詢,也極其量只是一個起步。在全民退休保障上,研究一個接一個,諮詢之後再諮詢,政府刻意掩飾其立場,諸多拖延。標準工時問題進展相對「較好」,至少啟動了討論,但「標準工時」忽然變成了「合約工時」,要取得共識依然遙遙無期。至於自願性醫療保障制度,恐怕大家早已忘記了吧。在保育方面,梁振英政府確實落實了上屆政府進一步擴大膠袋徵費制度的承諾,但政府曾豪言要大力推動的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制度,諮詢了多少輪,研究過多少次,到了今天始終還是沒有具體落實方案。實情上,上述所有關乎民生的重要政策,絕對沒有可能會在今屆政府內實現。即使是那些已經啟動討論、完成諮詢,甚至是已經「拍板」上馬的政策,當中所涉及的法律起草、立法程序以至撥款申請,根本就不可能在本屆政府餘下不足兩年的任期內完成。換言之,梁振英在改善民生提高保障上的成績單,同樣近乎空白。

沒足夠才能凝聚改革動力

「求變」是梁振英2012年的競選口號和承諾,但他的任期過了三分二,我們看不到社會、民生狀態有任何實質改變。遇到質疑,梁振英及其陣營必然會條件反射地去把責任推到反對派身上,推說政府未竟全功,是全因泛民處處抬槓,刻意拖垮施政所致。問題是推動新政、爭取支持、拿出方案由始至終都應該是政府的責任。當前香港社會確實存在這樣那樣急需處理的問題,不少人皆有求變之心,所以有人提出要大刀闊斧去改變局面,其實會輕易得到一定支持和認同,去推動新風。但梁振英必須坦白承認一個事實,他就是沒有足夠領袖才能和識見,去凝聚這股廣泛存在要求改革的社會動力,去為香港開創新局。他的團隊主政了3年,一直便只能予人志大才疏、徒具口號、缺乏內涵的感覺。就算連他們口中所謂重中之重的核心問題,整個政府也缺乏識見和決心,去提出自己的構想,去引導公眾討論以爭取認同,弄得既與泛民為敵,也與建制力量不和,甚至和公務員團隊也貌合神離。結果3年過去,政績乏善足陳,施政全無亮點。大家憂心梁振英能否成功連任,原因不單在於他好鬥成性、抗拒民主,或者身邊盡是才德欠奉的二流角色,而是3年以來,他根本無法用行動去證明自己有足夠謀略去動員支持推動新政,更沒有能力帶領香港穩步向前、克服難關。大家擔心的,是假如不幸地特區政府真的由他再主政5年,香港將會衰落到一個什麼地步。

我相信到了今天,即使是那些少談政治、講求實際、靈活務實的香港人,也實在說不出什麼理由去支持梁振英去再做5年,繼續連任。咬緊牙根,多捱年半,等待這歷時五載的噩夢結束的日子來臨時,中央可以體裇港人的憂慮,實事求是地為特區政府換人換馬,令我們這個家可以有一個新開始,這絕對是當前香港社會的共同願望。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原文載於2015年10月30日明報觀點版)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繼續觀望】程序上,6名校董會成員組成的推選委員會將推薦新主席,再交特首「拍板」。報道:http://goo.gl/Erqrdw【短片:李國章錄音曝光】馬斐森指不揣測 校委會主席未定案】 http://goo.gl/Q96g1G【教...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10月29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施政報告 梁振英 特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