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地產霸權下的「暗角事件」 (文:韓江雪) (17:39)

在港產片《竊聽風雲2》中,曾詳細描寫一個名叫「地主會」的地下秘密組織,以曾江為首的大財團聯手操控股市。然則在現實的香港中,又是否存在真正的「地主會」呢?其實在地產霸權早已成為日常的今天,就算真有其事,大家也毫不感到驚訝。

每當談及地產霸權的現象時,到底我們具體所指為何呢?是指少數地產商壟斷市場,抑或官商之間存在明顯利益糾葛?是指土地政策嚴重向地產業傾斜,抑或執行過程欠缺透明和問責性?簡單而言,地產霸權其實可理解為一道「資本旋轉門」,從1985年開始,政府開始將地價收入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只限用作基建的「非經常性支出」。基金內的公帑再投放工務工程,形成不斷製造土地、發展基建,並依賴地產行業提供新收入的惡性循環。

黑箱作業的補地價談判

一般而言,無論地產商之間如何有默契,出售官地仍然是個相對公開的過程。近年多改用招標而非公開拍賣模式,亦未見得出現很大的爭議性。問題反而是囤積大量私人土地(特別是農地)的大地產商,對於如何進行規劃、何時申請補地價均擁有絕對主導權,補地價談判亦是一個極度黑箱作業的過程。這亦正是在《地產霸權》一書中,作者潘慧嫻提出的主要質疑。

然而,地產霸權力量的無遠弗屆,似乎仍然遠遠不止於此。最近康文署在未經公開招標下,與新世界發展合作尖沙嘴海濱「優化計劃」,悉數交由新世界旗下的所謂「非牟利機構」接管,並在收到300份反對申述書下,於8月底強行在城規會通過。事件令人感到訝異,為何一個小小的康文署,竟然也會涉足地產霸權的勾當?

林鄭轄下統籌處是黑手?

近日經傳媒的追查之下,卻發現原來仍有藏在「暗角」的幕後黑手,即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轄下的政策及項目統籌處。在9月初,林鄭與民政局常秘馮程淑儀、康文署長李美嫦一起巡視星光大道,其間對傳媒的提問一概不予回應。其後在回答傳媒查詢時,政務司長辦公室則指出,項目的推展工作一直由民政局和康文署負責,「統籌處的主要角色是作出協調,相關決策局及部門仍須繼續負責所需的詳細評估、審核、磋商和批准程序。」間接承認統籌處曾參與計劃的前期協調。

到底什麼是政策及項目統籌處?在政務司長的網頁上,可以發現這是直屬政務司長的三個部門之一,其餘兩個則為行政署和效率促進組。但另兩部門均各自擁有本身的網頁,清楚交代各自的權責、工作範疇和進度。統籌處則只有以下寥寥幾句介紹:

「過往的經驗顯示,社會關注的事宜往往不能清楚地歸納為某個政策/工作範疇或某個部門的工作。社會期望政府反應更快,並貫徹跟進跨局政策的工作。涉及人口和扶貧這兩項重要政策亦有需要由政務司司長親自督導。有見及此,本屆政府在政務司司長辦公室下成立了『政策及項目統籌處』,目的是:協助政務司司長於制訂政策時,在整個政府內作出更佳的協調;為扶貧委員會和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提供秘書處支援服務;以及提供首站及一站式的跨局/部門諮詢及協調服務,利便政府順利推行有助可達至政策目標的土地發展及其他特別項目。」

毫無疑問,扶貧和人口政策乃屬統籌處的主要工作範圍,這亦較常見諸不同公開場合和活動;但最後一項「提供首站及一站式的跨局/部門諮詢及協調服務」的職能,卻顯得相當低調和神秘得多。唯一有迹可尋的是在2012年11月,即林鄭出任政務司長不久,旋即向立法會內會提交開設統籌處的文件。當中便明白無誤的指出,此職能乃是源於林鄭當發展局長時,曾設立維時三年的發展機遇辦公室。該辦公室已於林鄭卸任局長時一併取消。現時統籌處的設署乃是機遇辦工作的延續,分別是它已恍如私人助理一般,隨林鄭過檔到政務司長旗下。

統籌處工作職能含糊

正如2009年機遇辦成立時,黎廣德曾經指出,為釋官商勾結之嫌,發展局聰明地為機遇辦加添了兩重包裝:一是利用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作為緩衝;二是突出機遇辦可以支援非政府機構倡議的項目。即使城規會這種法定機構,亦難以洗脫政府「橡皮圖章」的形象,更何况是一個全由政府任命的諮詢委員會,恐怕只能老老實實地按司局長的本子辦事。「至於所謂支援非政府機構,與設立機遇辦針對『市場不願勾地、補地價過慢』的原意相比,根本是文不對題。况且現行機制早已賦予足夠酌情權支援非政府機構,發展局這種說詞實在是口不對心。」

不過相對於當日的機遇辦,現在的統籌處似乎又已「進化」了不少。首先是除了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外,當日機遇辦仍會向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定期提交報告,但現在的統籌處成立已近三年,卻完全找不到任何相關的工作交代!其次是若以尖沙嘴海濱的「優化計劃」為例,「非政府機構」的定義實在寬鬆得可以,實難保日後香港所有的地產商,均可以「非牟利」的形式,通過統籌處和不同政府部門私下協議,瓜分全港所有的公共空間!

但事實上,「非政府機構」要向統籌處提出項目,據規定亦必須先取得落實擬議發展所需的土地。現時「優化計劃」西起梳士巴利花園、東至連接近紅磡站的一大段尖東海濱公園,長度超過一公里的維港海濱,原來皆是康文署管轄的公共空間,反映統籌處這次插手「優化計劃」,已明顯屬於越權的舉措。惟公眾既然對統籌處的工作一無所知,又哪有審視和監督其工作的一絲可能?

最上層賦予「軟權力」

正如黎廣德當日提出的疑慮,機遇辦要為欽點項目開綠燈,毋須違背法定程序,只要運用最上層賦予的「軟權力」,影響部門的專業意見,便可暢通無阻。這與內地市長執行「首長工程」的手段可謂同出一轍。「這些憂慮在專業部門中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月娥上場後多番讓部門『打倒昨日之我』,例如在合和二期項目,規劃署由原先堅持皇后大道東QRE地盤保留作公共用地的立場,變成支持發展商更改為商業用地;運輸署放棄一貫採用的交通模型而轉用發展商提出的評估模式……」

或許我們都錯怪了康文署官員,試問他們又怎敢私自從事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問題是在今時今日的官場裏,由最上層指派下來的任務,無論如何違反程序和有違公眾利益,官員都只能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站在鎂光燈下承受千夫所指。至於那最上層和地產商是如何進行「諮詢及協調」的,那就只得天知和地知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原文載於2015年10月1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ingpaoinews

【男人被性侵】香港現行法例列明,強姦的定義是「男性的性器官(即陽具)插入女性的陰道」,因此男性就身體結構而言,是不可能成為強姦的受害人的......睇片+文章:http://bit.ly/1QDuyQM【短片】去殖民地化: C...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10月19日

相關字詞﹕文摘 地產霸權 暗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