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不敢動的公務員體制  (文:王慧麟) (16:10)

香港的社會議題,來去匆匆。上周過了截稿時間後,前特首被正式控告一事方公布,震撼香港社會。但不夠兩天,此事又被丟淡。現在談論此事,可能有明日黃花之感。

絕不。前特首被控,媒體的即時反應,就是先抽秤現屆特首沒有履行承諮,不把防賄條例按照李國能法官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建議作修改。現屆政府語言技巧極高,會否「食言」,大家還有一年半時間追數,至少現屆政府沒有說,在特首落任前,不會提交方案,但筆者比較擔心的,是現時的公務員制度上,特別是管理階層的人事任免、升遷、利益申報以至決策機制方面,是否存在「貪腐因子」的問題。

上任特首的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多講不宜。好了,單單看上屆特首的左右手,2005年是政府第二把手的許仕仁,就可以看到一種迹象。在他第一次離開政府之後,已經幫地產商打工。按當時由港英時代遺留下來的制度,此舉並無犯規。但是,後來他出任政府第二把手之後,其與地產商的關係,至少在申報制度上,也幾乎找不到任何痕迹。

公務員制度是否出問題?

一個人總有弱點,一個官員要貪腐,或者「被貪腐」,大抵與個人因素有關。許仕仁案讓人看到,即使申報制度上有多嚴密,貪腐的官員總有制度上的方法迴避之。但是,如果揭開與上屆政府官員有關的可能涉及貪腐的事件,已審結的有許仕仁案,未有調查結果公布的有湯顯明案,已在法院審理的有前特首案件,換言之,有3名需要由中國國務院任命的香港高級官員,涉及了「貪腐」的指控,是否現在公務員制度,特別是公務員管理階層制度,出現了問題呢?

例如某人既然在公務員的八卦圈子已經盛傳是「酒筲箕」的官員,為何仍可以步步高陞呢?又例如某人未退休之前已經出名「四圍飛歎酒食米芝蓮」兼往歐洲現場聽歌劇的高官,卻還可以身居要職呢?以前,這些聽起來像天馬行空,有關高官飲飲食食的「傳聞」,原來都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上屆政府遺下的所謂人才,究竟如何被擢升的?還有什麼事情外界不知情的呢?

當一個公共政策出現了問題,就需要改革。筆者不止一次提過,對上一次公務員改革,已是1998年。十多年來,制度運行出了問題,只有一屆領導敢去碰,其他的不敢動。現屆政府民望低、公信力弱、管治力不足,連鉛水問題也給政客弄得團團轉,如果沒有一套已經運行得有相當時間的公務員機器撐住,公共管理早就失效了。所以,理論上,公務員體制亟需改革,以防止「貪腐」分子可以扶搖直上,但現實上,任何觸動公務員利益者,最終可能會遭制度內的人事反噬,結果落得灰頭土臉,倉皇辭廟,公務員夾道送走都「送唔切」。

2017年快到了,現在開始有人在旁邊打鑼打鼓,認為由公務員出身的人士做特首,可能會比較中立,容易為市民接受。信焉?難道清廉真的離我們那麼遠?

王慧麟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原文刊於2015年10月13日《明報》觀點版。原題為〈不敢動的體制〉,現題為編輯所擬。)

【戰況速報~】提名期將於周四結束,屆時若仍沒有其他參選人,有關人士將「自動當選」.....報道:http://bit.ly/1Pcq0TP【兩雨傘組織灣仔撞區 陳健民:實在莫名其妙】http://bit.ly/1Pcqrh6【工...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10月13日

相關字詞﹕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