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港大風波的政治啓示令人不寒而慄 (文:盧子健) (10:50)

大約一年前,我告別本報「筆陣」,並暫停持續了30多年的政治和時事評論,放一個沒有下限的「悠長假期」。這個假期比我預想的早了結束,「破壞者」就是近日困擾全城的港大副校風波。不久前港大師生在校園內舉行了一次靜默遊行,發出了一個響亮的信息:「我們不會再沉默。」我也自覺很難繼續沉默。

我是香港大學的畢業生。1976年我踏入港大校園,從此生命不一樣。我在港大的最大收穫是做人和做事的道理,終身受用。眼見母校受到如此摧殘,真的難以沉默!

想當年在港大,我主要的學習並非來自課堂,而是來自學生會、學生運動、社會運動。所以當我見到一大批有權有勢有錢有地位的人口誅筆伐有正義感、有勇氣的港大學生會會長時,不禁搖頭嘆息,也可憐他們。我想他們的學生生涯一定是非常貧乏。

就港大風波已有無數評論,我完全贊成主流的觀點,就是風波因政治干預而起,一眾港大校委會的校外成員以莫須有的理由否決陳文敏的副校長任命。有些校委信誓旦旦的說沒有受到政治干預或壓力。如果他們想證明自己清白,就應該光明磊落地公開反對陳文敏出任副校長的理據。更好的就是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一個公開公正的方式取證,把所有事實放在公眾面前,他們自會作出公平的評價。

不過,大多數評論在確認有政治干預的同時,針對的是校委會的決定和表現。較宏觀的會觸及學術自由的問題。較少評論觸及這次風波對宏觀政治有什麼啓示,而這正是這次風波驅動我嚴肅思考的問題,而愈想這個問題,就愈感受到近來頗為流行的一個用語:不寒而慄!

強硬是北京對港主旋律

港大風波啓示之一是不要再對北京對港政策抱持所謂強硬和溫和之爭的主觀願望。

不少人把港大風波歸咎於梁振英一個人,這未免高估了他的能耐。一眾有頭有面的校外校委不至於因為梁振英的要求就願意如此「樣衰」。就算是梁振英動員到某些中聯辦官員的協助,亦不能達至這樣的效果。《人民日報》系統刊物亦曾經就港大副校長問題表態,顯示北京早已介入事件。就算本地親北京勢力不是全面投入,介入事件的人肯定亦已得到北京有勢力人士的支持。

北京對港政策趨向強硬在過去兩年早已逐步明朗化,不過很多人主觀上不想確認。由「一國兩制白皮書」到全國人大常委「8.31」決定,到面對佔領運動寸步不讓,到票債票償、不怕爭議、去殖民地化等,在在顯示強硬是北京對港政策的主旋律。

但港大風波特別令人寒慄之處還有幾方面:第一,香港大學是香港的寶貴資產。為了政治目的,北京不惜摧毁這樣寶貴的資產。所以香港公民社會不要以為自我犧牲、玉石俱焚的策略能夠改變北京的政策。第二,一間大學的副校長北京也要過問,可見北京不單是要監督香港的管治,而且已趨向直接的管治,最終甚至會變成全面的直接管治,跟內地的政治制度看齊。第三,今次北京針對打擊的陳文敏,在政治光譜中屬於溫和泛民,連這類政治定位的人都不放過。有些溫和泛民以為自己是中央的「朋友」是一廂情願。當然「朋友」一詞的定義有很大彈性,甚至是可以隨着時間而轉變。昔日貴為國家貴賓、愛國商人今天可以變成一個貪圖小利的資本家。個人是否遭到鬥爭並非單是取決於有關人士的立場,而是服膺於大棋盤內的整體鬥爭策略。

風波的偶然性與必然性

由此帶到港大風波帶給我的第二點啓示:這次風波有其偶然性,亦有其必然性。偶然性在於風波緊隨佔領運動的腳跟,而必然性在於北京始終要強攻它心目中的香港意識形態堡壘。港大風波令人寒慄之處是這場攻防戰已經開打,未來只會是硝煙瀰漫。

不少論者把港大風波與佔領運動掛鈎,因為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是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陳文敏其中一條罪狀是包庇戴耀廷。就正如每一次戰爭啓動都有其導火線的同時,亦一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港大風波也是一樣。

自回歸以來,港大有不少政治是非,其中1999年的民調被政治干預風波和2011年的「8.18」事件最令人矚目。這些是非並非偶然。

港大在香港有獨特的地位和角色。回歸前,港大是港英政府培育各界精英的搖籃,在政府、商界、專業各界,港大校友都是其中流砥柱。在港英計劃之外的是社會運動和公民團體中亦有不少精英來自港大。

港大精英覆蓋廣闊政治光譜,與港大的英式教育和管理息息相關,其校園文化的特點是思想開放、觀點多元、自由發展、不會膜拜權威、不會受制傳統或者教條。這些價值觀正是專制管治的攔路虎。如果北京要制訂一張去殖民地化的清單,港大肯定名列前茅。

當年港大的民調風波和「8.18」風波都使北京和本地建制權貴吃了悶棍。兩次風波中港大師生和校友對北京政治干預作出強力反擊,但這不會減少北京「收服」港大的決心,而且只會更加令當權者覺得「收服」港大有其戰略重要性。因為攻陷了這個不服專權的精英堡壘,在以後的意識形態爭奪戰中就會有更大的優勢。

精英輕易自毁長城 令人擔憂

北京在這次港大風波中出了很大氣力,以確保能打勝仗。但沒有一眾校委配合,北京亦難如願。今次風波對我的啓示之三,又是最令人寒慄之處是:所有校外校委甘願成為北京的馬前卒,親手摧毁自己家園城市的寶貴資產。

港大校委都是所謂有頭有面的人,這次做得如此難看,難道他們內心毫無掙扎?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會得到莫大的利益?還是受到莫大的威嚇?果如是的話當然令人震驚。但可以更令人震驚的是有些人也許為少許好處便出賣靈魂,有些更可憐的就是慣性服從權威,既然「阿爺」心意已決,自己唯有服從。

無論如何,這一批有頭有面的精英如此容易就自毁長城,真的令人擔憂。香港要能捍衛自己的一制,關鍵是能否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學術自由、院校自主在港大崩潰後,其輻射作用遠超過港大本身。可以這樣說:除非是準備放棄香港的核心價值,準備放棄香港的一制,港大人與公民社會都沒有選擇,只能應戰。那些還在留戀建制地位或者貪圖小利的傳統精英,尤其是港大出身的,應該好好地想想:港大倒下去之後,香港不一樣,建制也會不一樣。傳統精英到時如果不被趕走,亦會淪為建制內的過氣附庸。

港大人和公民社會近日開始動起來。這場在港大開打的核心價值攻防戰恐怕還會延續一段時間。如上分析,這場仗不好打,但我們別無選擇,這場仗唯有打下去!

作者盧子健是公共事務顧問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原文刊於2015年10月12日《明報》觀點版)

【校董目標】何君堯期望在教育水平方面「做靚啲」,「唔會話分咗心」。報道:http://goo.gl/iJuU08【向梁自薦? 何君堯:非個個人諗到嘢都可致電特首】http://goo.gl/xS5k6q【曾鈺成:君子擔大任須知「天命...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10月11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港大副校風波 校委會 陳文敏 梁振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