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烽火一周年:烽煙退去 傷痕關起

反修例運動去年11月蔓延到大學,示威者及警方分別於中大及理大爆發激烈衝突,汽油彈、催淚彈交戰,在校園留下傷痕,有地方熏黑破損,有地方被噴上訴求塗鴉。

一年後社運稍息,校園變回上課的地方,表面上損毁大致修復,抗爭痕迹抹去,加上疫情下沒太多人回校,氣氛平靜。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現時中大二號橋兩旁架設了約4米高的鐵絲網及大石壆,兩端有保安駐守,亦只能單程行車駛入校園。下圖:中大二號橋曾是衝突主要「戰場」,當日示威者在橋上設置自製「投石器」,向下方吐露港公路擲石。(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上圖:現時中大二號橋兩旁架設了約4米高的鐵絲網及大石壆,兩端有保安駐守,亦只能單程行車駛入校園。下圖:中大二號橋曾是衝突主要「戰場」,當日示威者在橋上設置自製「投石器」,向下方吐露港公路擲石。(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疫情下中大未完全恢復面授課程,偌大的夏鼎基運動場未有學生使用。下圖:去年此時,防暴警向夏鼎基運動場發射多發催淚彈,多名示威者爭相走避。(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上圖:疫情下中大未完全恢復面授課程,偌大的夏鼎基運動場未有學生使用。下圖:去年此時,防暴警向夏鼎基運動場發射多發催淚彈,多名示威者爭相走避。(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示威者在中大校園各處留下的塗鴉,如今已被抹走。下圖:中大衝突後,校園各處留下與反修例相關的塗鴉,如圖中高錕樓外牆,寫滿「香港人反抗!」、「光復香港」等。(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上圖:示威者在中大校園各處留下的塗鴉,如今已被抹走。下圖:中大衝突後,校園各處留下與反修例相關的塗鴉,如圖中高錕樓外牆,寫滿「香港人反抗!」、「光復香港」等。(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一年過去,中大「四條柱」看似與昔日沒大分別,實際上已由原本開放訪客自由出入,變成由保安駐守,訪客入內要先登記。下圖:警方去年曾在中大位於大埔公路的正門「四條柱」發射催淚彈,令校門煙霧瀰漫。(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上圖:一年過去,中大「四條柱」看似與昔日沒大分別,實際上已由原本開放訪客自由出入,變成由保安駐守,訪客入內要先登記。下圖:警方去年曾在中大位於大埔公路的正門「四條柱」發射催淚彈,令校門煙霧瀰漫。(賴俊傑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現時理大長樓梯已修復,正門亦加設閘機,教職員及學生要拍卡入校。下圖:去年示威者佔領理大後以大量雜物堵塞校園正門的長樓梯,然後縱火,部分階級燒焦。(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現時理大長樓梯已修復,正門亦加設閘機,教職員及學生要拍卡入校。下圖:去年示威者佔領理大後以大量雜物堵塞校園正門的長樓梯,然後縱火,部分階級燒焦。(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現時理大游泳池被圍封,池底部分磚頭被撬起,相信正在維修。下圖:理大爆發衝突期間,示威者製作大量汽油彈,更有人在校內游泳池練習投擲,令泳池受損熏黑。(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現時理大游泳池被圍封,池底部分磚頭被撬起,相信正在維修。下圖:理大爆發衝突期間,示威者製作大量汽油彈,更有人在校內游泳池練習投擲,令泳池受損熏黑。(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理大李嘉誠樓地下停車場某一角落,如常關起的渠口是去年被困示威者逃出重圍的希望。下圖:理大被圍期間,有示威者欲循渠道離開,一小時後失聯,消防派蛙人入渠搜索。(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理大李嘉誠樓地下停車場某一角落,如常關起的渠口是去年被困示威者逃出重圍的希望。下圖:理大被圍期間,有示威者欲循渠道離開,一小時後失聯,消防派蛙人入渠搜索。(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一年過後,夕陽映照在無人的理大平台,寧靜氛圍與去年衝突時的緊張氣氛形成極大對比。下圖:理大被圍堵時,校內平台處處是化學品、汽油彈,柱上有塗鴉「報仇」二字。(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一年過後,夕陽映照在無人的理大平台,寧靜氛圍與去年衝突時的緊張氣氛形成極大對比。下圖:理大被圍堵時,校內平台處處是化學品、汽油彈,柱上有塗鴉「報仇」二字。(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曾是被困示威者度宿地方的理大邵逸夫體育館,現已重新開放使用。下圖:示威者被困理大期間,邵逸夫體育館成為休息空間,曾有人形容該處似地震避難所。(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曾是被困示威者度宿地方的理大邵逸夫體育館,現已重新開放使用。下圖:示威者被困理大期間,邵逸夫體育館成為休息空間,曾有人形容該處似地震避難所。(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20年11月12日
    上圖:事隔一年後,連接理大及港鐵紅磡站的行人天橋包了鐵絲網,防止有人擲物,隧道口車水馬龍。下圖:去年理大衝突期間,紅隧九龍出入口收費亭上蓋的行人天橋起火,黑煙有如烏雲一樣,半條天橋的頂部被燒穿。(馮凱鍵攝、資料圖片)
    上圖:事隔一年後,連接理大及港鐵紅磡站的行人天橋包了鐵絲網,防止有人擲物,隧道口車水馬龍。下圖:去年理大衝突期間,紅隧九龍出入口收費亭上蓋的行人天橋起火,黑煙有如烏雲一樣,半條天橋的頂部被燒穿。(馮凱鍵攝、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