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碼頭的前世今生

中環灣仔繞道1月20日早上8時正式通車,特首林鄭月娥主持繞道通車儀式時,指興建繞道「幾經波折」,包括要清拆天星和皇后碼頭,及相關的司法挑戰等,形容繞道得來不易。皇后碼頭早於2007年中開始清拆,發展局今日回覆《明報》指,相關組件一直儲存於大嶼山狗虱灣政府爆炸品倉庫,並由土木工程拓展署負責保養。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資料圖片/明報製圖)
    (資料圖片/明報製圖)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現今的皇后碼頭是本港史上的第二個皇后碼頭,落成於1954年初,今天的大會堂那時還未建成,當時在碼頭仰望,可見大片巍峨山嶺。(資料圖片)
    現今的皇后碼頭是本港史上的第二個皇后碼頭,落成於1954年初,今天的大會堂那時還未建成,當時在碼頭仰望,可見大片巍峨山嶺。(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建成後,政府在碼頭旁陸續興建大會堂及公眾廣場,指明往後會成為英國王室和歷任履新港督登岸的地方。負責設計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的退休政府建築師Ronald Philips早年表示,大會堂與廣場是他刻意安排成一直線,讓港督登岸時,可直接進入大會堂舉行儀式,碼頭「絕對不能移走」。(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建成後,政府在碼頭旁陸續興建大會堂及公眾廣場,指明往後會成為英國王室和歷任履新港督登岸的地方。負責設計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的退休政府建築師Ronald Philips早年表示,大會堂與廣場是他刻意安排成一直線,讓港督登岸時,可直接進入大會堂舉行儀式,碼頭「絕對不能移走」。(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衛奕信接替在1986年突然逝世的尤德擔任港督,他在皇后碼頭登岸後,向市民揮手示意。(資料圖片)
    衛奕信接替在1986年突然逝世的尤德擔任港督,他在皇后碼頭登岸後,向市民揮手示意。(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負責設計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的退休政府建築師Ronald Philips曾表示,大會堂與廣場是他刻意安排成一直線,讓港督登岸時,可直接進入大會堂舉行儀式,碼頭「絕對不能移走」。(資料圖片)
    負責設計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的退休政府建築師Ronald Philips曾表示,大會堂與廣場是他刻意安排成一直線,讓港督登岸時,可直接進入大會堂舉行儀式,碼頭「絕對不能移走」。(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停用後,2007年5月23日,一批學生來到碼頭,觀看保育人士放在地上和掛起的橫額與直幡。(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停用後,2007年5月23日,一批學生來到碼頭,觀看保育人士放在地上和掛起的橫額與直幡。(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停用後,有保育人士睡在吊牀上留守。(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停用後,有保育人士睡在吊牀上留守。(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2007年7月30日凌晨,十多名本土行動成員完成裝置「皇后SOS」燈飾,並即時舉行「亮燈儀式」。(資料圖片)
    2007年7月30日凌晨,十多名本土行動成員完成裝置「皇后SOS」燈飾,並即時舉行「亮燈儀式」。(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2007年7月30日清晨,朱凱廸睡在皇后碼頭上蓋。同日他有份就政府不將皇后碼頭訂為古蹟提出司法覆核,最後被判敗訴。(資料圖片)
    2007年7月30日清晨,朱凱廸睡在皇后碼頭上蓋。同日他有份就政府不將皇后碼頭訂為古蹟提出司法覆核,最後被判敗訴。(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警方2007年8月1日在皇后碼頭清場,逾20名示威者早有準備,手挽手築起人鏈並用鐵鏈互相綑綁起來躺在地上,要5名警員「捉手捉腳」才可將他們逐一抬走。(資料圖片)
    警方2007年8月1日在皇后碼頭清場,逾20名示威者早有準備,手挽手築起人鏈並用鐵鏈互相綑綁起來躺在地上,要5名警員「捉手捉腳」才可將他們逐一抬走。(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清場後,工程人員徹夜運來4米高的圍板包圍碼頭,並用石屎加固。(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清場後,工程人員徹夜運來4米高的圍板包圍碼頭,並用石屎加固。(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的四字牌匾是碼頭標記,工人當時清拆牌匾前,小心翼翼地包上海綿和透明膠紙保護,以防工程期間損壞牌匾,影響將來完整重置。(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的四字牌匾是碼頭標記,工人當時清拆牌匾前,小心翼翼地包上海綿和透明膠紙保護,以防工程期間損壞牌匾,影響將來完整重置。(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皇后碼頭原本的位置,現在已變成馬路。政府曾稱擬在照片左下方的中環9號和10號碼頭中間重置皇后碼頭,但至今仍「正研究」重置設計方案和在2016年公眾諮詢中收到的意見;已被「肢解」的皇后碼頭,則儲存於大嶼山狗虱灣政府爆炸品倉庫。(資料圖片)
    皇后碼頭原本的位置,現在已變成馬路。政府曾稱擬在照片左下方的中環9號和10號碼頭中間重置皇后碼頭,但至今仍「正研究」重置設計方案和在2016年公眾諮詢中收到的意見;已被「肢解」的皇后碼頭,則儲存於大嶼山狗虱灣政府爆炸品倉庫。(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被「肢解」的皇后碼頭,組件存放在大嶼山政府爆炸品倉庫,政府2008年曾公開碼頭組件的儲存情况,包括曾經放在碼頭小食亭後的綠底黑字「皇后碼頭」牌匾。(資料圖片)
    被「肢解」的皇后碼頭,組件存放在大嶼山政府爆炸品倉庫,政府2008年曾公開碼頭組件的儲存情况,包括曾經放在碼頭小食亭後的綠底黑字「皇后碼頭」牌匾。(資料圖片)
  • 相片日期:2019年1月20日
    被「肢解」的皇后碼頭,組件存放在大嶼山政府爆炸品倉庫,政府2008年曾公開碼頭組件的儲存情况。其中皇后碼頭的斜尖上蓋以臨時支架固定位置,政府當時稱會用鐵皮及透明玻璃在「上蓋建上蓋」,以免它長期受風吹雨打。(資料圖片)
    被「肢解」的皇后碼頭,組件存放在大嶼山政府爆炸品倉庫,政府2008年曾公開碼頭組件的儲存情况。其中皇后碼頭的斜尖上蓋以臨時支架固定位置,政府當時稱會用鐵皮及透明玻璃在「上蓋建上蓋」,以免它長期受風吹雨打。(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