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場主沙律媽,重視毛孩勝於自己,她戴上膠手套,穿上不合碼、鴛鴦色拖鞋,在場內穿梭打掃煮食,只為讓毛孩不用餐風露宿。(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場主沙律媽,重視毛孩勝於自己,她戴上膠手套,穿上不合碼、鴛鴦色拖鞋,在場內穿梭打掃煮食,只為讓毛孩不用餐風露宿。(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 狗兒打鬧玩過火,嘶吼對峙,沙律媽一個喝令,狗皃迅即裝作無辜撒嬌,沙律媽的心即時融化。(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 狗兒打鬧玩過火,嘶吼對峙,沙律媽一個喝令,狗皃迅即裝作無辜撒嬌,沙律媽的心即時融化。(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一頭唐狗因食物中毒,腦部及視力受損,視力欠佳終日轉圈,幸獲悉心照料,病況漸有好轉。沙律媽為牠取名Bravado,中譯勇者,寓意要勇敢生存。(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一頭唐狗因食物中毒,腦部及視力受損,視力欠佳終日轉圈,幸獲悉心照料,病況漸有好轉。沙律媽為牠取名Bravado,中譯勇者,寓意要勇敢生存。(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鐵皮與圍欄的後方,狗兒等候義工探訪。(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鐵皮與圍欄的後方,狗兒等候義工探訪。(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狗兒雀躍跳欄,只為求撫拍寵惜。(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狗兒雀躍跳欄,只為求撫拍寵惜。(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狗兒在風扇下躺臥乘涼。(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狗兒在風扇下躺臥乘涼。(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因公屋禁養寵物,阿信只好將愛犬「妹妹」寄養在「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因公屋禁養寵物,阿信只好將愛犬「妹妹」寄養在「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驅使義工到狗場清潔打掃的,大概就是愛心。(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驅使義工到狗場清潔打掃的,大概就是愛心。(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請求協助流浪貓狗的電話時常響起。(鄧宗弘攝)
    請求協助流浪貓狗的電話時常響起。(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帆布護着的,是被遺棄的毛孩。場主沙律媽和義工甫離開,毛孩難掩落寞。(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帆布護着的,是被遺棄的毛孩。場主沙律媽和義工甫離開,毛孩難掩落寞。(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內,青年周日甘願放棄娛樂,化身水泥工人,鋪平狗場路面。(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內,青年周日甘願放棄娛樂,化身水泥工人,鋪平狗場路面。(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內,磚頭搭起的豈只是污水池,更是一個溫暖窩。(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內,磚頭搭起的豈只是污水池,更是一個溫暖窩。(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貓兒佔據牀鋪,沙律媽笑着。(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貓兒佔據牀鋪,沙律媽笑着。(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花光積蓄經營流浪貓狗收容所,沙律媽就算只睡在20呎貨櫃內,亦不覺委屈。(鄧宗弘攝)
    花光積蓄經營流浪貓狗收容所,沙律媽就算只睡在20呎貨櫃內,亦不覺委屈。(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沙律媽細心餵食,冀盼狗兒快快長大。(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沙律媽細心餵食,冀盼狗兒快快長大。(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照片攝下狗兒模樣,牠們的獨特個性,則印在沙律媽的心上。(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照片攝下狗兒模樣,牠們的獨特個性,則印在沙律媽的心上。(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的毛孩患病需送進診所做手術,沙律媽無法抽身前往探望,只好從電話了解病情。(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的毛孩患病需送進診所做手術,沙律媽無法抽身前往探望,只好從電話了解病情。(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場主沙律媽,輕撫已經離世的「肥呔」畫像。(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場主沙律媽,輕撫已經離世的「肥呔」畫像。(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貓兒可知,桌上安放的是昔日同伴骨灰?(鄧宗弘攝)
    元朗流浪貓狗收容場「沙律貓狗之家」- 貓兒可知,桌上安放的是昔日同伴骨灰?(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義工願能與沙律媽一同撐起「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義工願能與沙律媽一同撐起「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 相片日期:2018年10月3日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義工們願能與沙律媽一同撐起「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義工們願能與沙律媽一同撐起「沙律貓狗之家」。(鄧宗弘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