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評論】從「華漢勾引誕龍種」看蒙古反華都市傳說 (17:11)

蒙古國民間長期以來存在強烈疑華反華情緒,但有關這方面的研究一直很缺乏,劍橋大學人類學家比勒(Franck Bille)是少數專研此問題的學者。他於2006至2007年親到蒙古作實地研究,採訪很多當地人,並透過當地傳媒乃至蒙古人社交活動,了解蒙古人的反華情緒,2008年發表題為「面臨滅絕:當代蒙古的迷思與都市傳說」的論文。他認為,蒙古民間有一種「中國亡我之心不死」的情意結,並體現於一大堆都市傳說和謠言。

「中國亡我之心不死」論盛行

比勒列出蒙古民眾感到被中國人威脅的三大範疇,包括國土、個人健康和種族繁衍。比勒指出,他所接觸過的很多蒙古受訪者都提到,有一張中國人的地圖不把蒙古當成獨立國家,而是作為中國領土一部分,但一如典型的都市傳說,沒有受訪者親眼看過它,只是道聽途說。根據比勒的考查,該幅地圖應該是1990年代初由一間駐港台灣公司編製發行的(中華民國政府直至2002年才正式承認蒙古的獨立國家地位)。問題是,對很多蒙古人來說,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並無太大分別,總之中國人就是從沒真心接受蒙古獨立。

至於個人健康的威脅,比勒發現,很多蒙古人認為中國運來的蔬果貨品遭落毒,但並不是指產品偽冒質素差或中國黑心商人違規作業,而是中國政府企圖用有毒產品毒害滅絕蒙古人。

比勒指出,雖然主流報章鮮有直接指控中國產品是要「蓄意」傷害蒙古人,但字裏行間卻常有這方面的引導,一些八卦小報就說得更白。比勒將此與美國黑人過去流傳白人刻意在商品中落毒,企圖殺害或阻止黑人生育相提並論。

謠傳中國用毒食品滅絕蒙古

早在1980年代,一些蒙古人已懷疑中國產品帶有「邪惡傷害意圖」,例如害怕購買中國製牛仔褲,原因是它們會導致蒙古男性不育。比勒還提到,1990年代初共產政權崩倒,蒙古湧現很多街童,儘管後來有所減少,但一些蒙古人並不認為這是救援組織的功勞,比勒便聽過蒙古人流傳謠言,指一些蒙古街童被送到中國,然後摘取器官。

最後,在民族繁衍方面,很多蒙古國民眾都對「中國男子勾引年輕蒙古婦女、逼她們賣淫又或令她們成孕」等都市傳說相當關注。比勒發現,在蒙古,包括民族主義者和自由派人士都曾向他說,認為中國政府有秘密計劃,鼓勵中國男性遠赴蒙古與蒙古少女發生性行為,從而誕下「中國嬰兒」。一些人甚至否定「混合兒」這概念,總之任何人的血統有絲毫來自中國,就不是蒙古人而是中國人。比勒形容這就像昔日一些美國白人認為,凡是先輩有一丁點黑人血統,他就是黑人。

誠然,關於中國政府是否透過鼓勵漢族和國內少數民族通婚作為同化政策,向來備受爭議。比勒也承認,內蒙的蒙古族人正慢慢被漢族同化,在很多大城市,蒙古人的語言風俗都在慢慢消失,然而國內政策是一回事,是否可能有效率地鼓勵國家男子遠赴外國「播種」又是另一回事。比勒指出,蒙古的民族主義排外論述,與強烈的父權倫理息息相關,儘管蒙古社會視婦女為延續「種族純淨」的關鍵、擔心她們被中國男子欺騙利用,但比勒發現,很多受過較多教育的蒙古國婦女,都寧可選擇外國人作配偶,反映她們對蒙古男人的失望。他還發現,蒙古性工作者和同性戀者「恐華」程度也最低,儘管蒙古傳媒常將中國男子描繪為貪婪富侵略性,但多名性工作者都向他說,中國客人一般很體貼,未如蒙古男人粗暴。

父權論作怪 憂女性遭「利用」

比勒坦言,有別於陰謀論總愛搬出一些「佐證」作為支持,上述在蒙古流傳的都市傳說,都無法找到單一源頭。它們的一大特徵是沒有具體實物證據,而是靠「眾口一辭」搭夠,一個都市傳說的「支持證據」,要麼就是另一都市傳說,要麼就是搬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例如為了支持「中國人想用有毒產品殘害蒙古人」的想法,他們會援引諸如美國下令回收中國製有問題產品等為例,然而單憑這些事實不足以證明中國有此動機。當反華都市傳說在蒙古如此大行其道,中蒙兩國民眾要減少猜忌建立互信,確實毫不容易。

文﹕郭濟士

【你以為,他在說甚麼?】這段留言,令許多人都會心微笑。報道:http://bit.ly/1FlUpuJ【iOS逾300個新Emoji面世 新增多種膚色及同性關係】http://bit.ly/1IMuUQP【維多利亞女王童年所寫故事首次出版】http://bit.ly/1y7ACwu#明報 #明報即時新聞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Thursday, April 9, 2015

原文載於明報國際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