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評論】蒙古新納粹組織反華與種族純淨觀 (16:40)

中國多名遊客日前在蒙古遭到襲擊和被迫下跪侮辱,引起廣泛關注,除了烏蘭巴托市長親自向受辱華人道歉外,蒙古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也公開抨擊極端民族主義有害。內地不少媒體都指,涉嫌襲擊活動的是蒙古新納粹組織「藍色蒙古」(Khukh Mongol)。

在不少人心目中,新納粹分子只是活躍於歐美,實在很難想像為何蒙古會有這類組織,然而藍色蒙古是新納粹組織,卻也是路透社和英國《衛報》等權威國際媒體公認的事實,並非內地媒體的一面之詞。根據路透社的說法,活躍於蒙古的新納粹組織,除了藍色蒙古,還包括「白色納粹十字」(Tsagaan Khass)、「泛蒙古運動」(Dayar Mongol)等。

蒙古新納粹運動始於1990年代,當時仍是美國一極獨大的時代,中國的滲透力和影響力也遠遠未如今天。根據《衛報》5年前一篇專題報道,白色納粹十字一名自稱「大阿哥」的創辦人便坦言,蘇聯瓦解後,新納粹思想從俄羅斯一些極端民族主義團體傳入,白色納粹十字也是在這個時期成立。雖然大阿哥在訪問中堅稱,他們並不支持暴力,也不同意希特勒挑起二戰,但卻支持希特勒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特別是對「種族純淨」的重視。他形容希特勒「是我們尊重的人,因為他教會我們如何保護國家民族身分」。

認同希特勒極端意識形態

就像很多骨子裏推動極端排外主義的組織,白色納粹十字等蒙古新納粹組織,也總愛利用民間一些恐懼憂患情緒,撈政治本錢。蒙古約有三成人口活於貧窮線以下,收入分配不公和社會不平等的情况都相當嚴重。與此同時,作為前蘇聯的衛星國,蒙古對再遭外力控制當然也深感憂慮,然而偏偏全國經濟九成都依賴礦業,高度依賴外資(例如蒙古最大礦業投資項目Oyu Tolgoi就由必和必拓持有66%、政府僅持33%),何况南邊還有日益強大的中國。劍橋大學學者Franck Bille便指出,不少蒙古人擔心中國想吞併蒙古。

藉對外資恐懼撈政治本錢

作為人口只有300萬的小國,蒙古人擔心外資大舉控制當地礦藏資源、擔心伴隨外資而來的外國廉價勞工(主要來自中國以至東南亞)搶走飯碗、擔心日益受制於中國,絕對可以理解。蒙古警方人士就向《衛報》表示,近年一些本地年輕人對外國人(特別是中國人)湧現確實感到不滿,覺得外來人太多了,令本地社區變得儼如唐人街。此外亦確有一些外資公司遭投訴剝削本地僱員,拒絕發薪。

對新納粹組織來說,這些恐懼和憤怒情緒正是最佳的養分。《衛報》的報道亦直言,反華情緒刺激了新納粹極端民族主義在蒙古抬頭。蒙古新納粹組織一邊高舉「資源民族主義」旗幟,指控外資企圖剝削蒙古的礦產財富,一邊聲稱可代受剝削蒙古民眾出頭,襲擊外資公司報復。

由於強調「種族純淨」,他們極度排外。大約7年前,藍色蒙古一名領袖涉嫌謀殺女兒的男友而被定罪,據報只因該名男子曾在中國讀書。另外,為了「種族純淨」,他們也大力反對跨族裔異性交往和通婚。美國國務院便曾因為當地接連發生針對跨族裔通婚夫婦的襲擊活動,警告美國民眾(特別是異族通婚夫婦)到當地旅遊時要小心。

反跨族通婚 散播排外謠言

一些蒙古婦女也因為被指與外國人有性關係,遭當地新納粹組織質疑是為外國顧客服務的妓女、強行將她們剃光頭。當地甚至還有人散播各式「都市傳說」,例如聲稱北京有一套秘密政策,鼓勵中國男子與蒙古婦女發生性行為。雖然無法證實這些謠言是否由蒙古新納粹組織散播,但它們確實有利煽動公眾支持他們的希特勒式「種族純淨」主張。

文:郭濟士

原文載於明報國際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