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殺文史哲系 荷蘭學生佔領首都大學掀全球校園民主化運動 (21:40)

警清場惹公憤 全球聲援

「警察強制驅離學生的那一天,徹底改變我對警察、對這個社會、對整個體制的看法。我一直以為警察是人民的保護者,但那天,警察站到了我們的對立面,而我們,一群和平示威、從頭到尾溫和理性的學生,竟會遭到這樣粗暴的對待。」

這不是在講佔中,而是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正在進行的一場「佔領大學」抗爭運動,反對學校因商業利益「殺系」,要求校園民主化。支撐了幾個月的參與者已經疲憊不堪,而且分分鐘要延遲畢業,但借助網絡,這場名為「新大學」的運動已經延燒英國、加拿大、美國等,得到多國大學的響應。

一切起源於去年11月曝光的一份荷蘭語名為「Profiel 2016」的秘密文件,校方計劃廢除阿拉伯語與希伯來語等語言系所,並將哲學、荷蘭文學、歷史與英語科系合併為一個定義寬廣的「人文」學位(Liberal Arts)。校方認為,此舉可以精簡人事、節省空間,同時也可以簡化課程,讓學生「更容易畢業」,這樣學校可盡快拿到政府提供的畢業生基金。

不過,新系畢業的學生將不再有能力精於任何專業,未來不管是想深造或是求職,恐怕都將面臨重重困難。但管理階層認為這不是他們的問題,並一再強調學校面臨龐大的債務危機,不得不想辦法開源節流。

今年2月13日,一群不滿學校敷衍專橫態度的人文學院學生發起「人文遊行」(Humanities Rally),演變成了佔領阿姆斯特丹大學城中建築物之一Bungehuis。學生質問,為何學校財政差到如此地步,他們創立一個新團體叫De Nieuwe Universiteit (新大學),對校方提出六大訴求,包括學校管理董事會經由民主選舉產生、以質而非量來衡量學術產出、取消Profiel 2016等。

但阿姆斯特丹大學管理董事會拒絕回應,並向法院提出對每個參與佔領活動的學生每天索取10萬歐元(84.32萬港元)天文數字的賠償。最後在阿姆斯特丹市長的斡旋下,雙方終於展開對談,但談判破裂。隔天警察湧進大樓強制清場,不肯離開的學生都被扣上手銬、甚至遭到警棍攻擊,最後共計有42人遭到逮捕,被拘禁30個小時之久。清場當天,校方便公布學生占領的Bungehuis已經被賣給英國投資集團,將成為高檔會員制的超高級連鎖旅館Soho House。

學生們建立Facebook專頁,提供最及時資訊,包括每天的活動時間表,轉貼媒體報道,分享世界各地對相關問題的討論,也利用時興的聯署網站Change.org搜集簽名,獲得了7000多人聯署支持,其中還不乏學界大人物,如美國著名語言學家Noam Chomsky、法國哲學家Jacques Rancière與美國政治學者Judith Butler等,同時不斷有國際知名藝術家、音樂家、學者前來探望學生。

學生認為,若學生與校方無法達成協議,持續占領Maagdenhuis就是為生最重要的籌碼。學生Eli表示,現時Maagdenhuis不分日夜保持30、40個人,「隨時要有人醒着。」Eli曾經參與Bungehuis的佔領活動,雖然清場當天他並不在屋內,但他也奮戰了近兩個月,眼角滿是疲憊,上個學期的課程必須在明年重修,但他仍認為這是值得的。

目前校方同意成立兩個獨立委員會,一個將檢討學校的財務狀況,另一個則將研究校園民主化,「Profiel 2016」也暫時被凍結。但學生們「收貨」嗎?「至少是一個校方展現誠意的動作,先爭取校園的民主,我們就可以對抗大學的商業化」,Eli說。Harriet則比較強硬:「除非看到校方願意接受我們人文學科反對殺系、合併的意見,我是絕對不會停止抗爭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場從阿姆斯特丹燃起的火種在荷蘭與世界各地延燒,幾乎全球各地的大學生都感同身受,遠至緬甸、菲律賓與加拿大,近如荷蘭本土的其他大學,都紛紛發起響應活動。荷蘭其他8個大學也已經成立「新大學」分部,要求校園民主化、資訊透明化。英國的倫敦藝術大學(The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學生也在日前佔領著名的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對抗校方以盈利凌駕學術的經營方針。

(泡泡網)

【廣告狂人的年代】今日,這些歧視已全數消失了嗎。報道:http://bit.ly/1GgErlO【加州一醫院收400陸孕婦 部分未能繳住院費】http://bit.ly/1NNuxav【港昨錄逾百宗山火 灰燼飄到深圳 居民抱怨】...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Monday, April 6, 2015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