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下一篇
上一篇

【基因改造嬰】46內地律師聯署 促當局追究賀建奎 (23:49)

「基因編輯嬰兒」近日掀起風波,多名法律工作者斥責,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的基因試驗不負責任,給全人類社會帶來安全隱患,呼籲國家盡快完善相關法律,及調查並追究賀建奎包括刑事在內的相關責任。

「基因編輯嬰兒」消息在本月26日(星期一)一出,46名四川律師便聯名要求追究賀建奎刑事責任。發起聯名譴責的四川律師姚飛接受本報採訪表示,科學發展超前於法律,並不意味着科學可以為所欲為,「科技的發展給人類帶來的益處必須獲得社會的共識,而法律就是這種共識的表現形式」。他說:「2001年的《人體輔助生殖管理辦法》,第9條就規定禁止對用於生殖的人類胚胎進行基因操作。顯然賀建奎違反了這些規定。」

但姚也承認,這些法規對違者責任語焉不詳,不足以構成警告和震懾,但賀建奎或許還涉嫌其他違法問題。「比如,他(賀建奎)說實驗通過了倫理審查,但是醫院方面否認,認為證書造假並報案,如果這被屬實的話,那就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及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此外,鑒於該試驗可能會因基因的遺傳性而污染人類基因庫,這也可以被控危害公共安全罪。」

姚飛續說,目前賀建奎團隊對相關的試驗程序和數據並不公開,因此還不能確定是否還涉及「非法行醫」、「醫療事故」或「故意傷害罪」,「上述若有一條被查實,則都意味着可以採取刑事措施。」姚飛認為,賀建奎團隊此次的試驗,涉及到整個社會未來穩定和中國科學界聲譽,因此他認為在現時基因科技相關法律缺失的情況下,司法機關仍應介入調查。

上海律師丁金坤則認為,事件關乎倫理亦涉及法律問題,但由於相關法律規定幾乎是空白,故賀建奎不涉及刑事犯罪,僅需承擔無太大懲處措施的行政責任。他在微博發文指,「刑法對編輯基因並無相關罪名。有律師提出要對賀建奎立案偵查,缺乏法律依據。」

但丁同時認為,2003年由科技部和原衛生部頒佈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第6條,及2016年由國家衛計委發佈的《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辦法》,均禁止相關涉及倫理的試驗,不過《指導原則》並沒有提及法律責任和罰則,《審查辦法》亦對處罰表述甚輕,「違反倫理程式要被處罰,但處罰甚輕不足以制裁違法者。」

至於待產嬰兒和已出生的兩名女嬰,上述律師均表示賀建奎需承擔民事責任,但對處理方法兩人意見不一。丁金坤認為,事件中最重要的《知情同意書》,約定了一系列的免責責任,但依《民法總則》第153條規定,「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所以《知情同意書》應該判屬無效。賀建奎作為相關責任人,要對已經出生的編輯基因嬰兒負責到底,不能以一紙文書逃避責任。

姚飛則認為,因出生的嬰兒涉及到整個社會安全,雖然個體人權也非常重要,但在社會背景下考量,建議由國家組織權威專家,對相關嬰兒進行風險評估及一系列保護措施。「對於這些孩子未來生長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比如婚育情况,建議國家層面能夠組織專家對健康狀況進行評估,或者跟蹤調查,再進行建議。但從人道主義上考量,作為自然人,他們應該會有自己的選擇,但這種選擇前提是不能危害到他人。」

朝陽法院南磨房法庭法官裴小星,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亦對已出生的嬰兒未來表示擔憂。他指嬰兒若成長成人,必然也需面對工作生活和結婚生子等問題,依《勞動合同法》第八條規定:用人單位有權了解勞動者與勞動合同直接相關的基本情况,勞動者應當如實說明。若兩個孩子主動告知用人單位實情,或其未主動告知卻被用人單位發現,用人單位以此為由決定不錄用或開除,那麼就有可能會引發就業歧視問題。

裴續稱,《婚姻法》亦明確規定,夫妻之間有互相忠實的義務,由於經過編輯修改後的基因,將直接影響下一代的基因,該事項顯然是未來配偶知情的重要內容。如兩個「基因編輯嬰兒」的未來配偶得知實情後,出於對未來後代健康等考慮而不能理解和接受,對婚戀產生影響,這種損失將如何估量?責任和後果應當由誰來承擔?這些問題都可能將面臨糾紛。

相關報道:

峰會同場學者多質疑 諾貝獎得主:賀建奎做法不負責任

對實驗感自豪 賀建奎:因現况已暫停臨牀實驗

自己嬰兒會否做實驗? 賀建奎:I would try it first

相關字詞﹕基因編輯嬰兒 基因改造嬰 賀建奎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