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維權鬥士「屠夫」涉煽顛政權罪被捕】曾言:「很多人滿口仁義道德,卻他X的傷天害理!」 (21:34)

網名為「超級低俗屠夫」的內地知名維權人士吳淦,自5月起被江西南昌公安局行政拘留至今。他先被當局指控涉嫌尋釁滋事及誹謗兩罪,今日當局指控升級,指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此舉意味著,當局很可能重判這名活躍於多個維權範疇的人權鬥士。

42歲的吳淦,是福建福清人。2009年,其率眾圍觀湖北「鄧玉嬌案」一舉成名,經常參與內地各類維權活動。他曾向本報解釋自己的外號,說:「我要嘲笑這個社會低俗,很多人滿口仁義道德,卻他媽的幹傷天害理的事!」

5月19日,吳淦到江西省高級法院門口,抗議高院阻止江西樂平4名被控殺人罪的村民的律師閱卷,因此被以尋釁滋事罪名行政拘留。

吳淦委託的律師燕文今日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消息指,燕文新在6月27日接到廈門市檢察院電話通知,吳淦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三個罪名報捕。燕表示,吳淦多了一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此舉顯示當局將重判吳淦。數日前,吳淦的維權活動也牽連其父親徐孝順,他被當局以職務侵佔罪刑事拘留。

今年5月,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以大篇幅揭露吳陳年舊事及個人私隱。吳淦任職的北京鋒銳律師所發表聲明,指央視報道完全悖離客觀背景,刻意剪裁編織,任意扭曲。內地評論家莫之許稱,此舉非針對屠夫本人,而是針對「死磕律師」、圍觀公民訪民,以輿論和網絡動員的模式進行大合圍式打壓的開端,維權律師和活躍圍觀群體將是下一步打擊目標。

吳淦於2009年開始活躍於中國維權界,以下是本報當年的專訪:(請往下繼續閱讀)

【在fb大受歡迎】內地網民:別說臉書了,《紐約時報》在國內也不存在。(fb圖片)報道:http://bit.ly/1Jpm2Fn【黨報指香港沒重啟政改條件】http://bit.ly/1Jpm53Y#明報 #明報即時新聞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6月27日

「屠夫」化身維權鬥士  網上輿論搞手 鄧玉嬌案成名

原文刊於:2009年10月4日

【明報專訊】今年5月的「洗腳女殺官案」轟動全國,在這場風暴中的關鍵人物之一、網友「屠夫」發起百萬網民網上維權風暴,甚至親身到湖北省巴東縣聲援,令當地陷入「半戒嚴」狀態,法院最終判處鄧玉嬌終免於刑責,被網民視為維權之戰的勝利。「屠夫」現時轉為全職維權鬥士,雖滿嘴粗言,卻在為弱勢階層奔走呼號。

現年37歲的「屠夫」原名吳淦,自嘲過去的日子「超級低俗」,十足「豪情大滾友」。「我年輕時在廈門邊防當兵,後來轉地方當保安,他X的沒意思,辭職做生意。現住在桂林,每天喝茶喝酒,找些訂單,炒炒房子。」但去年三鹿奶粉的毒禍、四川地震的豆腐渣令孩子無辜送命,終於令他覺醒,「這些事對我刺激太大了!我突然感到吃喝玩樂沒有意義,醉生夢死,整天胡混!太多人沒有出來維權,我必須要站出來,於是今年開始在凱迪社區(內地著名BBS網站)與網友談自己對人生的想法。」

過去胡混度日 三鹿毒禍喚醒人生

今年5月10日,湖北巴東縣女服務員鄧玉嬌因反抗當地官員提供「特殊服務」的要求,刺死對方,被控「故意殺人罪」。屠夫立即向網友籌款趕往當地,但一開始並不順利,「16日見到鄧玉嬌的家人。山高地遠,他們沒有接觸過『網友』這種東西,根本不相信,哪有人那麼遠來送錢?還給他們找最好的律師,呼喊網絡強大的力量支持你們?」

巴東政府以傳統的方式對付網上輿論,由政府網站公布案情,但網民根本不相信,多個司法正義觀察團、律師後援團、青年網民後援團紛紛成立,大量網民加入聲討巴東政府,打電話到鄧玉嬌入住的醫院抗議。

「騷擾電話都打爆了,罵祖宗三代!我於是在網上為醫院說好話,第二天院長就說,打來的電話果然少了,輿論一下子轉向了。」屠夫藉此游說醫院讓他入內探望鄧玉嬌,以便「發放更多正面的消息」,於是他成功拍攝了連中央台也拍不到的鄧玉嬌相片,網民、傳媒都靠他發放的文字和圖片了解最新進展,爭相轉載,「屠夫」的名字已經無人不曉。

警察半夜請飲茶 屠夫稱不怕壓力

「5月底,快要到六四的時候,我一個人到北京遞交抗議信。我晚上喜歡裸睡嘛,眼睛一開,半夜幾個警察穿便衣,拿着那攝像機闖進來,半夜三更叫我去喝茶。」屠夫坦言不怕壓力,「我要讓公民看到,喚醒大家,每個人都可以起來去行動,去公安局抗議,其實公民權利蠻大,很多人沒有用出來。憲法規定,公民有權監督、控告、了解重大案件。」

屠夫坦言,維權過程並不順利,一度情緒低落。他堅持在法律框架內維權,以免被誣陷、嫁禍。「第一,我愛國,支持黨中央。第二,我不鼓動人家,他們自己做自己的。第三,我激情,但理性,強調個體公民身分,喚醒國人,每個人做自己的。」他還把身分證等個人家底全數在博客公開,又定期公開捐款用途帳目,接受網民監督。

被評「官員WEB 2.0危機製造者」

此後,他又在省政府面前表演行為藝術諷刺腐敗,在製造「小學生賣淫案」的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五華區檢察院門前穿著寫有「黑透了」的T恤,諷刺司法不公。官員見之如鯁在喉,他卻說:「我要嘲笑這個社會低俗,很多人滿口仁義道德,卻他X的幹傷天害理的事!」屠夫期待中國「將會有更多像我這樣的人覺醒。」

《南都周刊》形容他是「官員WEB 2.0危機製造者」,而曾經為鄧玉嬌和四川作家譚作人辯護的維權律師夏霖則這樣評價他:「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屠夫吳淦 維權

上 / 下一篇新聞

相關新聞